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装傻王妃:窦芽菜

见死不救

装傻王妃:窦芽菜 江小湖 1305 2009-12-11 09:54:05

    再低头看原本挂在她胸前的紫玉,原先一直隐隐闪烁的光不见了,呈现毫无生机的黯淡颜色,变成了一块成色低等的劣质玉,这意味着紫玉发挥过它的作用后就沉睡了。

  天,她窦晓苏回到古代了!

  “围起来,不杀掉刘皝便人人自杀。”

  一个穷凶极恶的声音把窦晓苏拉回现实中,眼前的打斗场面更加激烈了,简直可说是血流成河。

  有打杀就有伤亡,有伤亡就有需要帮助的。

  窦晓苏想到这,立即机警地躲了起来,连呼吸也屏住了,她小小的身子藏在树后面刚好合适,她捂住耳朵,希望自己什么也听不见。她怕她那颗现代的侠女心肠又开始发挥作用,忍不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里可是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她什么后台都没有,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就翘辫子了,好不容易来一趟,总得带些什么证据回去,看那些老学究怎么质疑她这个女神童的理论!还要在古代玩转一番。

  虽然她很想从树后跳出来,看看热闹,一探究竟,但是她牢牢抓住树干不让自己的身体出去,因此她的眼睛一边向打斗的地方看,心里却一边祈祷:千万不要发现她的存在啊。照眼前的形式看,白袍男子处于上风,但是以一敌十,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嘭……”一只飞镖从前方直刷刷飞过来,插入了窦晓苏躲着的树上。

  啊!~~她怎么这么衰,不过刚来古代,就碰到杀戮的事件,不会那么快就死掉吧,不要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四周好像安静了下来,才慢慢放下捂住耳朵的手。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声音……结束了吗?窦晓苏慢慢起身,紧紧抱住树干,又慢慢从树后探出了头。

  “呕……”好几具尸体呀,窦晓苏只觉得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来,胃部在翻腾着,刺鼻的血腥味让她差点晕了过去。

  “砰……”正想转身跑掉,突然一个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掉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路线。

  “咦?”有手有脚,是个人。啊,白袍子,不就是刚才那个帅帅的人吗?

  会不会已经死掉了,她忍不住弯下腰看了看,突然那个人的手,一只血淋淋的手伸了出来,倏地抓住了她的脚。

  “啊?”窦晓苏一脚踢了出去,用的是标准的跆拳道的动作,只听得闷哼一声,那个受伤的人被踢地翻了个身。

  力气真大。

  “救……救我……”断断续续的微弱声音发出。

  听到有声音,窦晓苏又倏地停止了尖叫和踢打。

  “大叔,你还没死啊?”窦晓苏舒了口气,同时好像听到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四处看了看,没有人了啊。

  窦晓苏低下头去,看到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男人身上有多处伤口,那血不停地流出来,她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感觉。

  “麻烦你……一件事……”男人困难地喘息,提出了要求。

  “不可以!”窦晓苏想也不想地从他的身边跳开,她势单力薄的,才不要带这样一个拖油瓶在古代。

  “我要走了,大叔,你自己保重。”窦晓苏迅速地离开案发现场。但走了几步又鬼使神差地跑了回来,拿开他盖住脸的头发,端详了她一番:哇,这个男人真是好看,挺直的鼻梁,略宽的嘴唇,虽然受了伤,但是一身白色的衣衫包裹着的颀长身形,还是能看住他卓尔不凡的气质。比他英俊多金的老爸还要帅。

  受伤的人恐怕要气死了,向她求救她不救,反而跑回来欣赏求救人的外貌。

  “对不起呀,你死了千万别来找我,谢谢啊。”丢下这一句话,窦晓苏转身就跑了。

  受伤的男人困难地睁开眼,看清了这见死不救的人的小小背影,灰黑的衣服,瘦黑的手臂和脸,这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应该是男的,他是不会开口向女的求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