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一百一十章 细针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003 2009-07-18 10:51:05

    栀娘才学会不久,底子怎会有凌寂云的好,不下瞬间就被凌寂云给抱在了怀里,重新落在了雅絮苑的院子里。

  凌寂云忍不住笑,说:“就凭你这点功夫,想飞出城主府?是不是刚才淋了雨,脑子发烧了?”

  栀娘瞪着他,这个嘲笑自己努力学习的成果的男人,却又觉得这话就应该如此从他口中说出来一般,语气中带着生气,带得更多的却是宠溺。

  伤心的推着他:“凌寂云,你快放开我。”

  他的手似两把千斤重的钳子,不论栀娘怎样用力推打,他仍旧牢固。心生一计,瞬间取出怀里的细小飞针扎进了他的血管里。

  凌寂云痛得迅速弹开,栀娘秀眉微拧,担心自己是不是下手重了。这一切当然逃不过凌寂云的眼神,她并没狠心,她还在意他。

  “王爷,栀娘劝你不要乱动了,不然会让细针顺着血液运行的速度加快,到时刺穿了心脏,休怪栀娘没提醒你。”栀娘狠下心,侧身不看他,毕竟他好不容易才获得的生命,不会为了自己这么快又陷入困境。

  雅絮苑的门又被打开了,这回进来了一堆人:风清,律心兰,连若依,司徒零,松伯,雪香,汪洋,连那个冯添来都进来了。

  众人皆怔怔的看着死而复生的栀娘,有欣喜,有悲哀,有妒恨还有不甘心。

  “栀娘——。”风清率先打破了僵局,大步上前,激动的抓住她的肩:“你真的没死。”

  栀娘淡淡的笑道:“是师公救了我,师哥,汪大哥,你们还好吗?”

  汪洋也走到栀娘面前,差点喜急而泣:“栀娘,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松伯也说:“栀娘小姐,老奴活了一辈子了,从来没像今天这么高兴过,就像汪将军说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看着松伯,栀娘想到了师公,眼神中充满的亲情:“松伯,让你替栀娘担心了。”

  风清将栀娘揽入怀里,说:“有怪师哥无情自私吗?”

  想起了求她求凌寂云的那一幕,栀娘微暗然的说:“不怪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如果有下次,栀娘绝对相信,风清还会做同一选择,毕竟凌寂云这个男人背负得太多,并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何况——她也并不想让王爷死,这句是在心里说的。

  ‘扑——’一声,凌寂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撒落在湿湿的地上,刹时转为一滩血水,连若依与律心兰快速的扶着凌寂云,关切的含泪,怒视着栀娘,连若依道:“栀娘小姐,你对王爷做了什么?他为何会吐血的?”

  律心兰说:“就是,想不到你长得不错,心却毒如蛇蝎。”

  “住口。”凌寂云对着律心兰一声怒吼:“不准你污蔑她。”

  律心兰惊得跄踉,明明帮着他,他却吼自己,满腹的委屈化作泪水滑落下来,伤心的看向司徒零。

  忍住想去扶他的步子,冷冷的说:“王爷切不要激动,否则细针会运行得更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