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九十七章 不平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660 2009-07-10 09:02:14

    婉尔一笑道:“在我家附近采到的。”

  “姑娘,你开个价吧。”掌柜爱不释手的说。

  开个价?她也不知道该说个什么价好,说:“掌柜大叔看着给吧。”

  “那……。”掌柜的犹豫下,伸出了一个指头说:“一百两怎么样?”

  栀娘点点头说:“那就一百两吧。”

  “你可想好了,出了药铺的门可别说我老头子欺负你。”掌柜的小心冀冀的说着,害怕栀娘出门后会反悔,再回到铺子里找他的麻烦。

  摇摇头,动动篮子说:“掌柜大叔,就一百两。”

  “好,好,好,徒弟,快进去拿钱。”掌柜喜上眉梢,一百两银子买下五百两的东西,能不高兴吗?

  小哥转身入了里屋拿钱,从门口进来一位衣着军衣,身材魁梧的男子。

  见掌柜满脸喜色的拿着什么东西仔细看着,朗声道:“钱掌柜,什么事那么高兴呀。”

  钱掌柜放下何首乌,急忙拱手迎了出来:“冯将军,您来了。”

  “客气,我拿替家母拿药。”冯添来让随行的将士停在铺外,说道。

  “我早给您准备好了,你稍坐一下,立马给您拿。”请他坐在凳子上。

  从栀娘身后经过,冯添来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那里闻过。目光打量着立在柜前的栀娘,问着钱掌柜说:“她是干什么的?”

  “卖药的。”

  “什么药呀,给我看看。”自行拿过篮子里的何首乌问:“这不是何首乌吗?唔——,好像又不像何首乌。”

  “将军有所不知,这是野生的何首乌,比普通的稀有多了。”钱掌柜笑着说道。

  “那不是很贵,你给人家多少钱啊?”

  钱掌柜有些尴尬的说:“一百两。”

  “一百两?这可以卖成百两的东西,你只给人家一百两。”冯添来有些替栀娘抱不平,侧过面对栀娘说:“姑娘,一百两,你可亏大了。”

  淡然一笑,却被纱篷给挡住了,说:“没事,我不介意。”

  钱掌柜面露难色,正巧小哥取来了银子递给栀娘说:“姑娘,给你。”

  道了一声谢,微微的向他鞠了一躬后,侧身离去,裙摆抚过门槛,消失在了转身之后。李泽民直摇头说:“真是个怪人。”栀娘走后,将他认为似曾相识的味道也带走了。

  夕阳躲到晚霞背后,只探出小半个头,留恋的瞧瞧即将变成黑暗的世界。

  黄昏的时候,栀娘走了袁记布庄,这间布庄,生意和以前一样的好,海哥忙前忙后的招呼着客人。

  看到有生意进门,招牌似的笑容挂在脸上,迎了上来说:“姑娘,进来瞧瞧。”

  栀娘踏进门槛,问道:“请问一下,给长者做衣衫那种布料恰好?”

  海哥问:“是老爷还是夫人啊?”

  栀娘说:“是老爷。”

  海哥一笑,说:“您稍等一下。”

  看着他走到柜后,取出顶上的布料,在栀娘面前摊开说:“姑娘,您看看这块料子怎么样?现在买这种布料给长者做衣衫人特别多。”

  栀娘用手摸了一下,质感还不错,比师公穿在身上那件好多了,对海哥说:“好,麻烦你了,就要这种料子吧。”

  “好嘞,我这就给您包起来。”取来尺子量好,撕开叠好包好,一系列熟悉的动作,海哥皆能独挡一面,再也不是两年前那个被山鬼抓到山洞里崴伤脚大叫的海哥了。

  付了银子出来,两旁街道都掌灯了。还好告诉了师公,今夜赶不回去,要在城里住一宿,不然他肯定会提心的。

  看了看篮子里的酒葫芦,想起了师公调皮的样子,开心的笑了笑,朝梁记酒肆走去。

  银勾已挂上天际,散着淡淡柔光。梁记酒肆的酒是远近驰名的,踏进百米之类,便能闻到四溢的酒香。

  栀娘进了铺子,取出酒葫芦说:“小二哥,帮我把它装满?”师公告诉她,只要将这个葫芦递给小二哥,小二哥便知道装什么酒。

  果不其然,但小二哥接过酒葫芦却久久没见动静,只是打量着眼前这位衣着素净,篷纱掩面的女子,少顷说:“姑娘,我家掌柜出门办事了,要用了晚饭才回来,你看你是不是用了晚饭再来。”

  栀娘不解的问:“为何?我只是打酒而已。”

  “姑娘有所不知,这葫芦特殊,每次都是位老者前来打酒,而且都是我家掌柜亲自接待的,如今掌柜不在,小的岂敢代劳。”小二哥有些为难的说。

  栀娘应了一声道:“那我就用过一会儿再来吧。”

  “好,您慢走。”

  从酒肆从来,酝酿着过多久来打酒,仰头望望漆黑闪亮的天空,一声叹息,起步朝客店走去。

  遥香居,记得跟风清一起来喝过茶,看着那块依旧的匾额,稍有些故地重游之感。

  踏进门槛,便有小二哥前来招映:“姑娘,你是吃饭还是住店呀?”

  “住店。”淡淡的应着,仿佛思绪还在远游。

  “好嘞,跟我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