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九十五章 思量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365 2009-06-17 10:31:33

    浩荡的一群人,停在了城主府门口,凌寂云翻下马后便穿过回廊去了书房。

  此时的他正坐在位置上,听着汇报。

  “爷,傲然城的姚老将军昨日飞鸽传书,说清楚了为何戴城久攻不下的原因。”身为右将军的汪洋双手抱拳,恭敬的禀报。

  “什么原因?”凌寂云端起茶,小饮了一口。

  “姚老将军的信息与属下调查的一样,戴城城主李泽明是个武将出身,此人精明过人,骁勇善战,先皇在世时,他以十万兵力一举兵退了天平国五十万精兵,得到先皇赏识,赐他戴城城主之位,他感恩先皇的赏识,发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茶杯瞬间翻倒在桌上,杯盖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茶水溢出桌沿,似断了线的珍珠一点一滴的砸在地面上,水花四溅。“他倒挺忠心的。”一个起身,走到桌前说:“去打探一下戴城还剩余多少兵力?”

  “遵命,属下这就去查。”汪洋退出了书房。

  左将军冯添来上前一步禀报:“启禀王爷,玉西国国主今早派来使者,说愿意出兵二十万助我军攻打傲然城。”

  “哼。”冷吟转身:“算他识相。”

  ……

  夜空落了淅沥小雨,轻雾迷弥的绕着房梁,廊柱上灯笼的光晕与暗淡了下来,意外的惆怅。

  轻推窗页,任小雨敲打着窗梭,水滴坠入地面,叮咚作响,谱写一曲遥远的思量。

  身后传来轻微的声音,微闭眸子。连若依放下亲手熬煮夜宵,唤道:“爷,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凌寂云头也不回的说:“放下吧,夜深了,回去休息。”始终隐忍怒意,只因今生他曾欠过她一条命。

  笑容从丽颜上逝去,水雾浮上美眸,带着哭腔道:“云,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我到底那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我一定改。”

  “回去吧。”还是那句话,刚落音,腰间环上一双纤纤玉手。

  紧紧的靠着他,泪水止不住流落,“求你了,别这样对我,我心痛。”

  她心痛时,还能这样靠着自己;栀娘心痛时,却独自承受着孤寂。他仿佛看到了一年前,栀娘在王农墓前涩涩发抖,柔弱无助的样子。

  心下一阵抽痛,推开连若依,擦肩而过走到一旁,拿起桌上的书,佯装看起来说:“你该回去了。”

  连若依伤心的夺门而出,屋子里漂过一阵清香,凌寂云放下书,拳头紧握,厉眸里尽是哀伤。

  迷踪林里,鸟语花香,药王自从那日见过凌寂云后,就心事重重的,一直在思考着要不要告诉栀娘。

  坐在华虚子夫妇坟前,一个人喝着闷酒,“徒弟呀,可怜你就这样死了,丢下栀娘一个小丫头独自活在世上,现在我遇到了一个超大的问题,你说我该不该告诉她那个冤家找上门来了呀?尽管他进不来迷踪林,可那样等着也不是办法呀。”

  扬起脖子,才发现,酒葫芦里没酒了,起身拍拍屁股说:“天意呀。”

  望见不远处的炊烟袅袅,药王起步踏着透过树叶的点点光晕,朝院子走去。

  栀娘端出最后一盘菜放到桌上,朝外喊道:“师公,回来用午饭了。”

  “回来了。”药王一声长应,惹得栀娘笑开了花。

  彩儿飞到药王的肩上停着,也随着药王的一蹦一跳而起落不定。

  洗了手坐在餐桌前,看着满桌的佳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赶紧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伸出大指哥说:“栀儿,你的菜越烧越好吃了。”

  “好吃师公就多吃点,栀娘不跟你抢。”递上一碗米饭,栀娘笑着说。

  药王似个孩子般狼吞虎咽的吃着,栀娘看在眼里,苦笑不得,怪不得爹和师伯要发明笑汤来整他呢,这么个活宝师傅,他们俩也肯定够受的了吧。

  吃到一半,药王将腰上的酒葫芦放到桌上说:“我的酒没了,你去城里梁记酒肆帮我装一葫芦酒回来。”

  眼见着筷子滞停在碗上瞬间,她果然还有反应,药王装着无意的继续吃着饭,等候栀娘的回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