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八十七章 半壁江山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949 2009-07-07 08:51:12

    走过林阴小道,穿过茂密的枯腾树下,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张乔生微睁眼,隐约的看到一女子的身影在前方领着自己,想仔细看时,双眼便痛了起来,赶紧闭上,痛感才有所解缓。

  半个时辰后,迷踪林境边,栀娘驻足,将包袱放到他的手上,取下四白、晴明穴两处穴道上的银针,转到他的身后,说:“张公子,现在已是林子外了,你保重。”

  张乔生对栀娘充满了好奇,他张开了眼睛,却也只能模糊的看到东西。欲转身,栀娘急忙制住说:“请不要回头,你现在眼睛还看不到,待你往前走十步后,便能完全复明了。”

  张乔生期待的想看到栀娘的样子,不假思索的向前走着,还开口数道:“一,二,三……。”

  走完了十步,缓缓睁眼,眼光果然一片光明,猛然转身,身后那还有栀娘的身影?只有几只麻雀扑着翅膀时停时起,还有碧蓝的天空似水洗过般的清新。

  带着满心的遗憾,对着林子鞠了三躬。

  寂静的夜,突被一阵飞奔的马蹄声给划破,边城城楼上,火把不时的跳动闪烁。待到马蹄声越来越近了,一位将士对着城门下大喊:“快把城门打开——,把城门打开——。”

  ‘哐——’的一声,两扇重重的城门让四名守城的卫侍给打开了,一阵狂乱的马蹄声奔入城内,朝城主府方向驶去。

  漆黑的夜色,成功的掩饰了张扬飞散的尘埃,四位卫侍将城门重重的关上,随着马蹿声和消失,尘埃也渐渐的安定下来。

  城主府门口,司徒零与连若依、律心兰一起,早早的便在此等候,少顷闻得马蹄音逐渐临近,神色也跟着变得喜悦起来。

  一行人终于在出现在眼前,凌寂云跳下马,一甩袍子,举手投足间尽显王者气韵。

  律心兰早就让这个男人给征服了,冲上前去抱着凌寂云,一脸痴醉的笑道:“王爷,你可回来了。”

  凌寂云轻轻的推开她,不悦的看了她一眼。相较于她的热情主动,连若依则显得温婉贤淑,盈了盈身子:“爷,你回来了。”她不敢在叫他云了,她知道她的云被一个叫华栀娘的死人给抢走了,洞房花烛,他两个新房都没去,却去了那个女人曾住过的雅絮苑。次日她堵气不叫云,叫他爷,本以为他心里会有些动荡,回想起两人曾经的一切,可得到的结果却是:“以后就这样称呼本王吧。”那一刻,她的心都碎了,痛得险些晕倒。不过她不在乎,只要待在他身边就好,那怕称呼他为‘爷’,不相信他们之间曾经拥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他与华栀娘有从前,那她与他之间的从前则更甚。她不相信他把什么都给忘了,也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作古之人,只因华栀娘死了,自己还活着,能陪着他一起分享生活中一切的不会是个死人。

  “师父,我们回来了。”走到司徒零面前,凌寂云才有了一丝笑。

  司徒零点点头说:“你们都辛苦了,快进府,早就准备上好的好酒菜为你们接风洗尘了。”

  一轮银舟畅游在星河里,点点的盈光柔柔的缀在了地上。

  一行人洋溢着喜气的神色朝宴厅走去,坐定,司徒零首先起杯贺道:“我的两个好徒弟,恭贺你们两月内突破霆延王咸地、弓梁、池惶三座城池,真是可喜可贺呀,来,为师敬你们一杯。”

  众人齐举杯道,凌寂云与风清异口同声道:“多谢师傅。”

  趁丫环倒酒之际,风清笑道:“想不到我军此次势如破竹,气势更是锐不可挡,轻易就拿下了霆延皇三座城池,这无疑注定了霆延王朝绝对的覆灭。”

  “清说得对,寂云,你得好好保重自己,争回应该属于你的一切。”司徒零拍拍徒弟的肩,满眼的任重道远。

  凌寂云放下酒杯,拱手道:“师父放心,徒儿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这次虽拿下三个城池,但我军也有些损伤,我想择日犒赏三军,以鼓动士气。”

  司徒零点点头道:“这个提意很好,为你打天下的人是他们,不能忽略他们的感受,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臣服与你,这也是为王之道呀。”

  “谢师傅教诲。”

  “嗯,如今我们已拿下午霆延皇八座城池,也就是说现在半壁江山都在你的手里,现在军务最重要,你看是不是得将总指挥城换个地方才行呀?”

  微颤,杯中酒轻洒出杯沿,凌寂云道:“师傅,此事等我犒赏三军后再作决定吧。”

  “是啊,师傅。”风清接过话:“如今将士们有待休憩调息,如果不加细虑,恐会生出事端来,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

  司徒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说得有理,那此事就容后再议,快吃菜吧,都凉了。”

  转眼之间,四季更替,今日立秋了。虽早前便看到岭上的枫叶随风飘下来几许,轻轻的漂在湖面上,枯叶鱼喜欢在枫叶下游戏。

  药王离家都有好些日子了,此种情况之前也发生过,但这次时间真的过于长了,栀娘担心他是不是一去不返了。

  突然觉得很害怕一个人对着迷踪林。

  初绽的菊花香气顺着柔风弥散在身边,几只沙蝶在花枝中留连忘返。也许看出栀娘心情郁欢,彩儿轻轻的停在她的肩上,欢快的叫着,鹿儿不知何时衔来一朵茶花放在地上,在栀娘身边坐了下来。

  栀娘轻轻的笑了,长舒口气道:“有你们在身边真好,我一定是糊涂了,怎么会觉得迷踪林可怕呢。”扶着鹿儿的头,栀娘忽觉释然。

  有几片秋叶坠在湖里,被枯叶鱼认定为食物,成群的不停追逐着,湖面上瞬间荡起层层涟漪,惹得栀娘舒展了笑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