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七十九章 幽幽的思念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162 2009-07-03 08:36:25

    司徒零放慢了步伐的速度,叹息道:“风儿,为师岂今为止就收了你和寂云两个徒儿,也把平身所学都尽数的传授给你们了,师傅这把老骨头也硬朗不了几年了,只希望在生之年,能看到你和寂云能建功立业,有着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下,也不枉为师教导你们一场。”

  能听出司徒零的弦外音,风清也知道凌寂云方才的态度已出卖了一切,反正瞒终是瞒不下去的,说出来总比他查出来要好。

  “师傅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司徒驻足,猛然回眸道:“寂云到底出了什么事?”

  回忆起来,凌寂云心痛,他又何偿不心痛,现下不想多说什么,轻描淡写的说道:“寂云负了一位女子。”

  “哼。”司徒零冷笑:“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令他凌寂云不娶正妃的?还谈起色沉的,而且方才见寂云的态度,她应该不在府上吧,明日去将她带来,老夫倒想看看她有什么能耐。”

  抬眸,望着天空朦胧的衔月,思绪全然被打开。有风拂过,扬起他几缕发丝,却未将他脸上的伤愁吹散。缓缓的苦笑:“她死了。”

  “死了?”这到让司徒零有些吃惊。

  轻颌首,道:“是啊,死了,是我亲自送她上路的。”想起了那个把自己当作为一亲人的女子,忆起了那个甜甜地叫唤自己师哥的师妹。

  “为何你会说是寂云负她?什么叫是你亲自送上路?”司徒零问着,言词间夹杂着不耐烦。

  掀开了记忆,风清忧伤的尾尾道来:“事情要从去年大王子来边城说起……。”

  残月明,轻倚窗,回首往昔心碎伤;

  瞧惜物,泪双行,一针一线绣痴菖;

  弥留际,分两房,一天一地隔阴阳,

  香魂离,随尔去,竹筏悠悠两不弃。

  眼泪滴到了腰带上,溅起的水花瞬息化为空气,滞留在绣线上的小水珠也经不住长时间的停留,深深的溶入到里子里。

  看着腰带,凌寂云目光变得深情柔和起来,温柔的说着:“栀娘,你狠心离开了,如今可有想我?我想你了,每天都想, 很后悔为何你生前不跟你说这些话,现在我说你能感受得到吗?彩儿在你走后也消失了,应该回迷踪林了吧,原谅我没能替你好好照顾它。栀娘,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如果能听到请应我一下,不要只是你看得到我,而我却看不到你,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紧紧贴在胸口,仿佛是栀娘正感受着自己的心跳。他从未觉得自己亏欠过别人,一直都是天下人负他,如今他亏欠栀娘的,负栀娘的,怕是永生永世也还不清吧。

  “栀娘,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一定会穿着你做的衣服带着你绣的腰带。若有来生,我找到了你,你能凭借这两样东西认出我吗?”

  风拂过,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没有回音,却将这份心意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花园里,司徒零听完风清叙述的经过,沉默了好一阵子,风清更是自顾哀伤。

  “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奇女子。”司徒零感叹道。

  风清没有回话,司徒零继续说:“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你们也该从失去她的悲痛中醒悟过来,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容这等儿女私情给牵绊住。也许这是天意,寂云命不该绝,是老天爷让她来救寂云的,她的使命完成了,自然也该走了,只可惜了迷踪林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