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八十三章 与谁花烛 洞房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149 2009-07-04 10:40:05

    “王爷,夜已深了,您今夜去那位侧妃娘娘那里就寝?”松伯小心冀冀的问着,他何尝不知道凌寂云心中的苦,至从栀娘小姐走后,他这位主子闲下来时,总能看到他独自坐在雅絮苑中,痴痴的想念栀娘小姐。

  他本不想问,可今日毕竟是大喜的日子,若不进新房,次日司徒零怪罪下来,他可是承担不起的。“爷,恕老奴多嘴,您今夜还是选一个去处吧,你也知道司徒老爷的脾气。”

  许久,凌寂云才缓缓启口道:“松伯,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吧。”

  “是,王爷,老奴侍候您整二十八年了。”松伯如实的应着,便知道了他的用意。

  “那你下去吧。”

  一声叹息,松伯只得躬身退下:“老奴告退。”

  半边盈月藏在了云层里,凌寂云拿着一壶酒,蹋着月色走进了雅絮苑中,缓缓抬手推开了‘吱呀’的雕花木门,进到屋子里,点燃了桌上那半截红烛。

  烛光溢满了屋内的每个角落,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有的——只是凄凉与落漠。

  推开窗棂,深深一个呼吸,将今日整天的压抑放松下来。回眸,仿佛看栀娘躺在床榻上看着医书,彩儿被关在笼子里乱窜;又似看到栀娘靠在自己的怀里,甜甜的叫着自己夫君。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这是只有栀娘才有的味道,自从她的血液畅游在自己的体内,这种味道也就完全的属于他了。他不会去任何一个洞房,不想让那些女人玷污了自己体内的栀娘。

  “就知道你在这里。”风清先声夺人的走了进来,无奈的苦笑。

  凌寂云没有说话,只是坐在了凳子上,起手翻开桌台上的两只杯子。

  风清出坐下说:“你就不怕明日师傅责怪么?我觉得师傅可不是一般的宠溺那个叫心兰的公主,你若去连若依那里还好,却来了这里,不过,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

  倒好酒,递给风清一杯,“我管那么多。”

  风清接过笑道:“你还没喝够呀?”

  “少说废话,陪我喝。”凌寂云先干为敬。

  风清轻笑,也仰起了脖颈,看着凌寂云为他倒酒,又说:“话说回来,你今日不穿喜服成亲,也太胆大了吧,你没注意到师傅都被你气得脸发青了。”

  凌寂云又是一杯下肚,缓缓说:“还记得那日你回来,我们在花园里与大王子二王子一起聊天的事情么?”

  风清点点头说:“记得。”

  “后来不是看到栀娘背着一个包袱回来了,手还受伤了。”

  风清又点头道:“有这回事。”

  凌寂云眉梢挂着温暖,含笑继续说:“当时你还心痛的握着她的手,问是不是我欺负她了?”

  “嗯,我还记得你刚喝了口水,差点没呛到。”

  “是呀,现在我告诉你,就是我欺负她了,她是因为为我做这件外袍、绣这条腰带,手才被针给扎伤的。”

  “我听栀娘说过,幼时她娘教她学习女红,可她偏偏喜欢跟着父亲学习医术。”

  凌寂云倒好酒,心痛的说:“现在才来体会她的心意,我真觉得自己不是人。”

  冷笑,杯酒下肚,风清说:“你再不是人,可有我不是人?”回想起自己求栀娘救凌寂云的情形,风清就难过得无地自容。

  “兄弟,都别说了,来,喝酒。”凌寂云眼中闪着盈盈的雾色,举起杯子笑道。

  “好,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