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七十章 泪洒暗牢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335 2009-06-30 09:15:20

    暗牢里,栀娘微微动了动身子,失血过多的晕眩加上湿气的地面,本就虚弱的她此时更丧失几分气血,双眸缓缓的睁开一条缝,迷离的看着高高的气窗中透落的月光,嘴角浮起一抹忧伤,吃力侧头看着手上的伤口,雪白的帛巾早已被脏乱的地面给变了样。是风清帮着包扎的吧,那个师哥可有记住自己的话,不要告诉凌寂云是自己救了他?一切都过去了,只要他活着,好好的活着就好。

  朦胧中,似梦境般看不清,往事已如烟逝去,耳畔亦飘浮着曾经的声音,若冥冥中早有注定,何苦自己祸不单行?

  意识里,破碎的心不安静,泪水虽早已风干,却睁眸盯住气窗等着天明,期待着熟悉的身影,无奈承认缘份已尽。

  听到了铁门开启的声音,栀娘知道是谁来了。

  放弃了苦睁的双眸,眼皮如释重负般合上。风清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栀娘感觉到他在颤抖,吃力的拉着他的手,一滴眼泪掉在了她的手心,暖暖的。“师哥,谢谢你来送我最后一程。”

  风清说:“你坚持一下,等寂云醒过来,我会告诉他你为他付出的一切。”

  “不要——。”栀娘虚弱的说:“不要——,师哥,我就要死了,我们都了解王爷,如果他知道了真相,定会痛苦一生,栀娘不想他痛苦,若他怨栀娘,就会很快忘记我的存在,那样他就不用痛苦了,师哥你答应过我不说的,别说。”

  风清带着哭腔说道:“栀娘,原谅师哥的自私,是师哥没用,没能保护好你。”

  轻轻的摆了摆头,抬手拭去为她掉了眼泪,缓慢的说:“唔——,栀娘很幸福了,至少栀娘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师哥疼我。”

  “栀娘,你别说了,我心疼。”紧紧的搂着她,风清害怕得一塌糊涂。

  微微扬起嘴角,给了他一个心碎的微笑,睁开眼睛看向透气天窗的方向,无力的问:“师哥,天是不是快亮了?”

  风清重重的点点头说:“嗯,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日出了。”

  良久,缓缓开口道:“我好想回迷踪林里看日出呢?也不知道小当家有没有好好帮我看家。”

  风清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泪水如绝堤的潮水,止不住的涌出,“好,我答应你,等你好起来后,就带你回迷踪林去看日出。”

  微抬首,吃力的笑道:“师哥,别逗栀娘了,明知道栀娘等不到回迷踪林看日出了。”

  “别瞎说,栀娘,我不准你自己咒自己。”风清哭出了声,安慰自己亦安慰栀娘。

  “师哥,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你说吧,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风清慌乱的说,害怕她下一刻就不会再跟自己说话了。

  栀娘想了想,轻声道:“我走之后,把我带到边城十几里外的清水河边,把我放到竹筏中,我要顺水飘流,随水而去。”

  “栀娘,求你了,别说了。”风清颤抖着声音,不知所措着听着栀娘交待后事。

  “师哥不答应我吗?”努力支起身子,岂求的问道。

  “我答应,我答应,我答应。”风清疯狂的点点头,痛恨自己不能替她去背负一切。

  “谢谢师哥。”

  “那寂云怎么办?你们之间的误会难道就不能解开吗?你真的忍心让他忘记你么?”

  呼吸微弱的栀娘心跳再次缓了一拍,正摔倒之际,风清急忙扶住她:“栀娘,别吓师哥,我好怕。”

  “前生欠他的,此生已还清了,再无瓜葛,倒是你,师哥,好好照顾自己才是呀。”

  “栀娘——。”风清轻声唤着,胸口异常的抑闷。

  柔弱的一笑,轻起唇瓣:“师哥,很快爹会照顾我……娘会……照顾我,还……有有师伯……会……。”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眼前的人儿重重地靠在了自己的胸膛,风清瞪着漆黑的双眸,忘却了呼吸,随即紧紧的搂着她,仿佛世界被黑暗包围,心碎得听不到任何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