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六十八章 最后一程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2123 2009-06-30 08:49:17

    栀娘愣在那里,疑惑的看着风清说:“师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风清犹豫了一阵,最后终于痛下决心说:“你身上的药香味,不是普通的药香味,那是由上百种解毒之药长期渗入血液而形成的。”

  栀娘知道,从小父亲就让母亲给她用药草熬煮洗澡水,久而久之,身上也就有了这股子味道。听师伯说过自己百毒不侵,当时还当他开玩笑,原来是真的。

  栀娘明白了,看着风清的眼睛说:“我明白了,师哥是要用我的血救王爷的命。”

  风清别过头去,他知道此时的自己要多不是人,就有多不是人,栀娘当他是世上唯一的亲人,因为这个唯一的亲人却要她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救一个他真正在意的人。

  心下揪痛,一阵苦笑,定是上辈子做的错事太多,这辈子如何也逃不过还债的命运。轻声说:“师哥,我明白了,你起来吧,我去。”

  风清站起身来,狠狠的甩了自己两耳光,痛苦的看着栀娘说:“对不起,栀娘,师哥不是人。”

  淡淡的一笑,若能救他,她愿意。退了退,风清用掌力劈开了牢锁,扶着栀娘颤弱的身子走了出去,点了牢侍昏睡穴,抱起栀娘朝凌寂云房中狂奔。

  雨还在不停的雨着,黑漆漆的天空突然炸雷响,一道明晃晃的闪电转瞬即势。

  风要命的吹拍着穿户,似敲响着迎接一个鲜活生命的乐曲。雪香将这窗户再次关牢,不忘抱怨说:“这鬼天气,真是吓死人了。”

  连若依为凌寂云细心的拭着汗,低怒道:“住口,快去看看风公子回来没有。”

  雪香低头应声道:“是,奴婢这就去。”

  汪洋刚从药斋出来,便瞧见风清抱着栀娘朝凌寂云的方向跑去,心下一惊,自语道:“难道王爷有救了?”

  跟上风清说:“风公子,栀娘,你们是去救王爷的吗?”

  风清的脚步显然慢了一拍,轻声道:“是啊,是去救王爷。”又垂眸看着栀娘,满脸忧伤:“却是……。”却是去害栀娘。

  栀娘认命的靠在他的怀里说:“师哥,不要伤感,这都是栀娘的命,不过还能看到汪大哥,这都是意外的福气了。”

  汪洋心下一阵没来由的慌乱,看着风清眼角含泪,定是有事,跨步挡在他的面前,直视着他的双眼说:“风公子,你带栀娘去做什么?她现在这个样子,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还能看好王爷吗?”

  不愧跟在凌寂云身边这么多年,对什么事情都敏锐。风清紧了紧怀里的栀娘说:“让开,你不想救王爷了吗?”

  “你不说我就不让。”汪洋也固执起来。

  栀娘心里一阵温暖,眼眸溢满了泪水,笑着对汪洋说:“汪大哥,栀娘谢谢你。”

  “栀娘要为王爷换血。”僵持不下,风清忍着心痛,吐出这句话。

  汪洋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圆,指着栀娘说:“换血?栀娘给王爷换血,换谁的血?”

  “换我的血。”栀娘依旧笑着,淡然得似朵不起眼的小花,却那样美丽煞人。

  怒视着风清道:“风公子,你也疯了吗?用栀娘的血换王爷的血,你也不想想栀娘的身子与王爷的身子差别有多大,你再看看栀娘现在的状况,你想要她的命吗?”

  一滴热泪从风清眼中滑落,滴到栀娘的脸上,诉着他的心痛与无奈,“那你想让王爷死吗?你想让寂云这么多年的苦心毁于一旦吗?”

  “可是你不能拿栀娘的命……。”

  “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如今寂云的毒根本就不能在拖了,只有栀娘体内的血能挽救,除此之外,你告诉我该怎么办?”风清接过汪洋的话,盯着汪洋。

  汪洋目瞪口呆的看着风清抱着栀娘与自己擦身而过,他却连阻止她送命的理由都没有。脸憋得通红,一声怒吼:“啊——————。”握紧拳头狠狠的打向廊柱,刹时廊柱上出现一个带血的拳头印子。

  怀着悲恸的心情转身跟上风清,他要送她最后一程。

  雪香揉了揉困乏的眼睛,看着风清抱着栀娘,还有汪洋朝这边走了过来,急忙进去通知了连若依。

  到了凌寂云房外,风清放下栀娘,带着哭腔说:“栀娘,到了。”

  正欲抬足跨槛,连若依大步走了过来,看到栀娘便扬手狠狠的甩了她一记耳光,怒道:“你这个贱人,王爷被你害得还不够惨吗?你还要到此催命,你安的什么心啊?”

  风清扶着栀娘,怒视着连若依,汪洋冲上前来,怒火中烧,不顾主仆迂越,将连若依推到一边,朗声吼道:“连姑娘,你凭什么动手打人,你若再敢打栀娘,别怪我汪洋不当你是主子。”

  没见过汪洋发火,连若依吓住了,雪香上前来说:“汪洋,你好大胆子,想造反啊。”

  “我就是要造反,滚,滚得越远越好。”指着雪香,此时的汪洋恨不能掐死她。

  栀娘拉着他说:“汪大哥,够了,别让王爷知道了生气。”

  这个时候,栀娘还在替他想,汪洋刹时有种要疯了的感觉:为了救王爷,她连命都不要了,王爷却冤枉她,连若依欺负她,连风清都自私的要将她推向死亡的边沿。她口口声声的叫自己汪大哥,虽不敢往深了想,当每次听栀娘甜甜的叫他大哥,他就感觉她真的像自己的妹妹,如今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帮她做,从未有过的挫败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栀娘取下捂着脸的手,安慰道:“汪大哥,谢谢你,栀娘没事,进去吧。”

  踏进那道门槛,似踏进了鬼门关,周围都是小鬼朝她招手。

  看着凌寂云似死人般躺在床上,被他毁得毫无完整的心居然还有血流。

  风清看着雪香说:“去端盆热水来,再拿一个……大空碗来。”

  “风大哥,你要做什么?”连若依警惕的问着,目光却死死的盯着栀娘。

  栀娘坐在床边,把了把脉,心下便明了,不可一世,残忍霸道的凌寂云真的命在旦夕了。

  看着栀娘拉着凌寂云手,连若依吃味的吼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汪洋瞪着她说:“连姑娘,你安静点好不好?”

  连若依有气不敢发,脸色极其难看。如今凌寂云躺在那里,自己若有个什么闪失,他又帮不到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