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五十一章 复诊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2378 2009-06-26 09:30:46

    眺望远处树梢上的夕阳,染得大地一片淡黄,此时的光阳柔柔的,早已收回了正午时的坚强。

  栀娘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府中,没有注意撞到了老管家松伯,松柏扶着她,瞧见了她手指上的红肿,惊心的问:“栀娘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手指怎么伤成这样呀?”

  连忙收回手,轻捂着笑道:“松伯,栀娘没事,回雅絮苑上点药就好了,劳您担心了。”

  “你这孩子,总这么客气,来,到松柏那去上药。”松伯拉着她起步。

  栀娘说:“松伯,我还要去连姑娘那儿呢,晚了,王爷会怪罪的。”

  松伯不理,说:“去那儿也得先把手上的伤治好,出了事我担着,我是看着王爷长大的,我就不信他会折磨我这把老骨头。”

  栀娘没有吱声,感动的看着松柏苍老的背影,眼中泛起了水雾。

  松伯拉着栀娘,途中还不忘交待下人:“天就要黑了,快掌灯。”

  城主府内,分为东苑、西苑、南苑、北苑。北苑住着下等男仆,他们的工作是打扫院子,处理府中所有的锁事;南苑住着下等丫环,她们的工作是清洗衣服,保持屋内环境卫生,来客时负责端茶奉水;西苑住着各侍妾的随身丫环和护院,所以西苑又分为柳园和虎堂;至于东苑,住着老管家松柏,和一些分管下人的管事,管事不多,却能将整个城主府管理得井然有序,丝毫不乱。这些都是在望月湖畔,风清缠着她说的,本就不感兴趣,索来无事,也就记下了。

  松伯的屋子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屋内的摆设虽然简单,但收拾得干净极了。

  招呼栀娘坐下,取出金创药说:“这药还是好久前去药院老头子那里拿来的,都是给那些犯了小错却被重罚的人。”

  “松伯,你的心真好,是王爷太过于残忍了。”栀娘淡淡的说。

  “唉。”一声叹息,松伯轻轻的为栀娘涂着药,说:“其实这也不能怪王爷,想想以前王爷受的那些苦,这些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他受过苦?这到是让栀娘有些吃惊,忍不住脱口而出:“他受过什么苦?”

  松柏微颤身子,似想起些什么,脸上的皱纹由浅变深,意味深长的说:“都是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淡然一笑,没有再问下去,本能告诉她,知道太多未必是件好事。

  松柏细心的替她包扎好手指,还似个以大夫的口吻说:“切记不要碰水,不然伤口会好得很慢的。”

  “谢谢你松柏,栀娘一定会小心的,我先走了,若是让连姑娘等久了,王爷会生气的。”栀娘起身,将受伤的手微握,隐在了水袖中,她可是个大夫,怎会不知伤口禁水,而松伯的话让心里窝心的温暖。

  “好,快去吧,小心说话,免得受皮肉之苦。”

  栀娘深深的鞠了一躬,笑着侧身离去。

  一轮满月躲进了云里,少顷却又探出头来,重新泄下的月光撒了一地,也披在了栀娘身上,簿簿的一层光晕,将她衬脱得煞是美丽动人。

  水袖中受伤的手凉凉的,已不在疼痛,可回想起那种痛楚,栀娘却扬起唇角,轻轻的笑了。

  神游不知出处,思绪仍在天边。偶然间回想起松柏方才的话‘其实这也不能怪王爷,想想以前王爷受的那些苦,这些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凌寂云生在帝王之家,虽不清楚为何会来到边城,却也不见得会受怎样的磨难,可从松柏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曾经经历过一些悲惨的事情,他的霸道、嚣张不是天生的吗?还是因为曾经历过什么,后天不得以逼得来的?

  在此看来,自己对他的了解,若像是天之一角,那么的微不足道。罢了,几日的缘份,糊涂了未尝不是件好事。

  “栀娘小姐,您可来了,小姐都等了好一会儿,快请随奴婢来。”雪香这丫头一脸焦急的迎上来,拉着栀娘就绿依苑内苑走去。

  连若依真的很珍惜自己的生命,为了凌寂云,这个她可以用生命作交换的男人,为他生,亦喜,为他亡,亦愿。自己如何去跟她争?也许说‘争’都是太高估自己了吧。

  悲由心升,在踏进门槛的刹那,心中的影子又远离自己一分。

  凌寂云三兄弟都坐在屋子里,和躺在绣榻上的连若依说着话,她是如此的幸运,能得到诸如此类的宠爱;她是如此的幸福,能得到凌寂云的真心。她似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而自己出现在她面前,自卑得如一丝刚探出泥土且注定连陪衬都不配做的杂草。

  还好有自尊,庆幸有骄傲,得之,吾幸;失之,吾命。

  “栀娘小姐,不好意思,又得麻烦你了。”连若依灿烂一笑,俨然若春花。

  微扬唇角,想通之后,不再在哀伤,径直走到榻前,抬手诊脉。

  “体内的毒素全无,脉搏也恢复了正常,只是气息稍差,不过稍作调理,不日便可痊愈了。”收回手,栀娘努力的保持着微笑,毕竟她要与凌寂云牵手一生,自己不能在此时表露出一丝丝的悲哀。“恭喜你,连姑娘。”

  “这都栀娘小姐的功劳,若不是你不惜用彩雀来医治若依,若依做梦都不敢妄想自己能痊愈。”连若依真心的感激着,却也夹杂了一丝迫切:“栀娘小姐,当初我说过,如果你解的我的毒,我一定会让王爷好好谢你的,你功不可没,总不能让你走的时候无所得吧,你想要什么?快告诉我,王爷一定会答应的。”

  稳住微颤身子,淡漠的斜眸,看着凌寂云说:“栀娘先谢王爷赏,医者仁心,栀娘无所求,只希望您和若依姑娘百头偕老,便是对栀娘的感恩了。”

  凌寂云面无表情的盯着她,深遂的眼眸透着刻意隐藏的寒意,能切身感受的怕是只有栀娘吧。

  “栀娘姑娘,你要走了吗?”凌寂华启声说着,音调中带着不舍的温柔。

  稍移眸,轻声道:“既然连姑娘的病已经好了,栀娘就无留在府上的必要。”

  凌寂杰起身踱到栀娘面前,笑眼一弯说:“还有几日便是四王弟的生辰,姑娘何不留下吃杯酒呀,也让若依了表一下自己的心意,如何?”

  栀娘为难了,扫过凌寂云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沉默无声,连若依说:“是啊,栀娘小姐,云的生辰就要到了,过完他的生辰,我决不会再留你了。”

  微微叹息,迎上连若依似期待亦躲闪的目光,说:“好吧,我也好跟师哥道别。”

  “如此甚好。”凌寂华一拍手,起手笑道。

  “夜深了,几位慢聊,栀娘先告退了。”轻转身,走出屋子,带走了几道探究的视线,也带走了一腔的心酸。

  出了绿依苑,仰望闪烁不定的星空,身边拂过一阵惆怅微风,凄凉的起步,任肩上的发丝一缕一缕的胡乱飞扬。

  后天便是凌寂云的生辰了,城主府免不了大肆铺张,北苑和南苑是两个最忙碌的院子,在他们的巧手装扮下,府中早已喜气洋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