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四十七章 原因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166 2009-06-24 09:22:45

    用过晚饭,栀娘拉着风清到书房里,找出王农生前看过的医书典籍,有许多在迷踪林的家里也有一份。

  两人聊起了王农生前的许多点滴,说到动情处时,还不时一阵欢笑。

  最终还是谈到了他的最后时光,栀娘拧眉轻问:“师哥,师伯到底是怎么死的?”

  风清淡下笑容,起身走到窗前,吹着夜风,缓缓的说:“三年前,寂云杀了江湖上人称毒仙子的玉奴儿,她的哥哥玉面郎寻仇找上门,本应打到寂云身上的逆毒针被连若依给挡了下来,此针的毒液运行缓慢,但每运行一点毒液就会渗入骨髓,中毒的人若无解药将必死无疑,寂云为护连若依,失去了抓玉面郎君的最好时机,让他跑了。连若依中的毒已深入骨髓,我不了解毒针的药量的配置,只得请师父他老人家出马。也许是玉面郎看到寂云那么护着连若依,他要让寂云也尝尝失去至亲之人的痛苦,趁师父认真配药之际,将他暗杀。师父死后,我用他生前配好的半成品药每日给连若依服用,没想到她居在活了下来。那之后,寂云疯了似的想抓到玉面郎,最终让他抓到了,不管寂云如何行刑逼问,玉面郎就是不交出解药,不堪折磨之下,终咬舌自尽。”

  许久,栀娘拭了拭眼角的泪痕,颤声道:“师伯和爹一样,一生救死扶伤,不想末了都没落个好下场。”

  “什么?栀娘,师叔他……。”

  “我爹也是中毒死的。”

  “唉——。”长长的一声叹息,感触着人生背负的使命,精彩一生,不精彩亦一生。

  “师哥,太晚了,我要回房休息了。”站起身边走边说。

  风清送她出了门,刚踏出门口,想到下午发生的事情,起声说:“栀娘,等等。”

  疑惑的回眸,看着他说:“师哥?怎么了?”

  “因为下午你救人的事情,寂云应该还在生气吧。”

  有些意外的点点头,说:“你怎么知道?”

  “去道个歉吧,下午的事情是你错了。”

  移过目光,不解的说:“栀娘那里错了。”

  走到她面前,矫正她的身子,对视着那双清澈的眸子,一脸的严肃:“你只是个弱女子,如何阻止得那些流氓?”

  恍然回神,忆起凌寂云双眼的怒光,叹息他还担心自己,该高兴吗?

  微抬首,眸中星光闪闪,少顷滑落两行热泪,说:“师哥,还记得那日我们去溪边为藏青采药草时发生的事情吗?”

  细细回想之后,点点头说:“记得。”

  “那你应该还记得小三娘叫我什么吧。”

  脸色微沉,风清心疼的说:“栀娘,原来你……。”

  缓缓的依到他的怀里,轻声抽泣,“我不想听到以后有人叫她破鞋。”

  轻抚着她的长发,紧紧的搂着她,尽量让她感觉安全,别去想让那些不开心的回忆,“栀娘,别想了,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如果以后再有人敢欺负你,师哥一定会头一个站出来,帮你把她打跑。”

  ‘扑哧’一声,栀娘笑出了声,拭泪看着风清,满脸的哭笑不得。

  “快回房吧休息吧,晚安!”

  “嗯。”轻转身,一缕发丝轻扬,掩过了她满脸的忧伤。

  风清松了口气,对着黑暗的转角,轻声道:“寂云,出来吧,人都走了。”

  借着月光,一条长长的影子伸延开来,风清指了指院内石桌说:“想喝酒吗?”

  纵身一跃,落到地上,风清随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