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三十六章 亵读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418 2009-06-23 08:31:05

    栀娘惊得抽回手,竟有些慌乱的别过头说:“大王是粗鲁了些,很快就不疼了。”害怕面对他的柔情,害怕此时直视他的眼睛,害所自己挺不过去,心会沉沦。

  “从认识伊始,你存在的目的便是欺骗,要知道在本王面前不真实,代价可是很大的,杨秀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细细回味他的话,结果不能否认,那就承认吧:“王爷说得没错,栀娘存在的目的就是欺骗王爷。”

  为什么不反驳,为什么要承认?凌寂云开始后悔自己前先的话,定是伤到她了,她的冷静让人怯步,让人心惊胆颤。剑眉蹙成了一座小山峰,掰过她的身子,让她正视自己的眼神:“你一定要让本王生气吗?”

  闪过眸目,却又被凌寂云纠正,道:“王爷的意思,栀娘不懂。”

  霸道的脱下她的外衣,看着她掐的痕迹道:“从薛彪抱起你开始,本王就一直站在门外盯着。”

  身子一个微颤退步,拾起地上的外衣道:“你都看到了。”

  “为什么要骗我,你明明可以说清楚的。”步步紧逼,语气中透着危险。

  栀娘步步后退,驻足侧身道:“栀娘的话,王爷会信吗?”

  “你如何得知本王会不信?”

  冷笑,凄凉的音调:“如果王爷在栀娘扎针前离开,恐怕栀娘此时定不会出现在这里吧。”

  被她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她始终还是了解自己,没有做作,没有奉承,有的只是坦然。止住她着衣的手,吻铺天盖去的袭去。

  横抱着她放在干草上,栀娘双眸睁得通圆,眼见他覆在自己身上,吻着她自掐的地方,支起他的身子,有些不悦道:“王爷,你……。”

  堵上她的柔唇,探着她的丁香,吮吸着这甜甜的味道,埋进她的发间,轻柔的说:“叫我夫君。”

  手微颤,一颗隐藏许久徘徊不定的心终究还是沉沦了。“你是属于我的,不准别的男人亵读你。”

  泪雨滑过耳迹,被他轻柔吻去。

  皎洁的月光羞涩了满地,想隐却无奈云朵未至,挡不住自己的羞意。暖昧的空气弥漫了整个洞里,此时除了天地之外,有的只是彼此。

  云雨之后,两人都不忍睡去,对他怀里的温柔柔竟是那么贪恋、熟悉。

  轻吻着她的额头,柔声道:“栀儿,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

  微颤,凌寂云忙说:“怎么了,是不是我刚才弄痛你了?”

  脸微红,道:“唔——,自从双亲去世之后,便无人唤栀娘栀儿了,方才夫君唤起,让我想起了爹娘。”

  “你想他们了?”他亦没有亲人,有的只是自己的雄心壮志,边城经营的一切,而她真的是一无所有。

  栀娘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凌寂云叹息道:“那为何不让自己做爹娘呢?”

  心下一惊,怔怔的看着他道:“夫君都知道了。”

  凌寂云颌首点头,道:“知道你拿掉了我们的孩子,我真的好生你的气,那天你出现在绿依苑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可一时想不到那里不对劲。准备去质问你的时候,你却向我要打开笼子的钥匙,说要做完自己该帮的事情,给我腾地方,后来还晕了过去。”

  靠在他的怀里轻轻抽泣,本以为自己早不在意,从他口中说出来,竟是那样的心酸,孩子,娘错了吗?

  “你一定气我那夜将你抛到刀下吧?”

  栀娘没有说话,默默的听着:“你为何不问问我原因?”

  含泪望着他,道:“可以问吗?”

  凌寂云点点头,栀娘问:“为何?”

  再次将她揽入怀,控制住重新燃起的欲望,温柔的说:“你受伤了,就会在府里多住几天,就不会那么快离开了。”

  多么骄傲的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自己还有什么满足的?感动的靠在他的怀里,心暖暖的。

  “栀儿。”

  “嗯。”

  “你想要几个孩子?”

  笑道:“以前一个也不想要,有彩儿和小当家他们就可以了。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两个孩子,我爹娘就我一个女儿,少时连个伴都没有,所以不要我的孩子少时没玩伴。”

  凌寂云一个坏笑,重新覆在了她的身上,道:“夫君现在就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