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三十章 印迹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354 2009-06-22 09:00:53

    用过早饭,薛彪便大肆炫耀起自己的天然洞府来,拉着栀娘这边瞧那边看,一付讨好的样子。栀娘也不闲着,一面含笑听他叙述,一面牢牢的印在脑子里。天然的石柱支撑着高低不一样的山洞,洞体大小不一,起伏着状,形态多样,直到中午时分,才将整个洞府参观完,栀娘真心的感概说道:“这洞府真是太美。”可惜被一群乌合之众给玷污了。

  “怎么样,本王的洞府不错吧。”薛彪骄傲的仰首笑道。

  淡然一笑说:“栀娘以后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

  刚坐下的薛彪又起身盯着栀娘,一脸的难以置信道:“你真愿意留在这里侍候本王?”

  “栀娘谢过大王抬爱,自是愿意,只是……。”故意留下余音,薛彪着急问道:“只是什么?”

  “栀娘愿意留下侍候大王,只是我夫君在洞府中,让栀娘心神不宁的,希望大王早日放他下山回府与红艳姑娘完婚。”

  伸手揽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说道:“其实我何偿不想让你夫君早日下山,只是你也看到了,我妹妹长得那付德性,下了山你夫君会娶她吗?所以我想让你夫君在这洞府里待上几天,让我妹妹好好照顾照顾他,都说日久会生情,先培养一下他们之间的感情嘛。”

  薛彪的口气真诚,完全是为妹妹着想,只是依凌寂云的脾性,薛红艳怕是还没到到边城,就得让凌寂云碎尸万段了吧。想进府,谈何容易?自己没有哥哥,也能感受到薛彪宠爱妹妹此时的真情流露,可他的苦心注定是要被践踏的。

  “那大王准备将我夫君关多久呢?”栀娘此时不只担心凌寂云,还有连若依,出来本就没有料到会有意外,之前给她配的药多了一些,但也只能维持三四天,如果不能持续,那么之前自己的心血将会付诸东流。

  “不久,关他个十天半个月的吧,反正就算他毒解了,也不能……。”意识到自己嘴快,差点说溜了嘴,连忙打住,端起黑三递上来的茶喝着。

  栀娘心下一惊,听薛彪的口气,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为什么说他毒解了也不能怎么样?难道是那解药有问题?还是有什么别的变化吗?

  想得出神,没注意到黑三一双贼眼直溜溜的盯着栀娘,薛彪不悦的怒道:“你他妈看什么看,她也是你能看的吗?”

  黑三急忙赔不是:“对不起大王,黑三失礼了,黑三只是对大王突然变得怜香惜玉起来,有点儿不太习惯。”

  薛彪皱紧了粗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栀娘也好奇的盯着黑三,黑三说道:“平日里那些村姑侍候大王时,身上都会留下侍候过大王的印记,可栀娘姑娘身上却跟没事似的,所以黑三觉得大王真是喜欢栀娘姑娘,施展雄风时定是小心冀冀吧。”

  想起今早起身,自己脑子一片空白,不由得疑视着栀娘,怀疑的打量着怀里的佳人。

  栀娘一个起身,作怒道:“黑三,大王在我身上留下什么印记,岂能让你知道,难道昨夜我与大王洞房之事,还要细细向你汇报不成?”

  “不是,栀娘小姐,我……。”

  不等他说完,栀娘转身从容的对上薛彪的眼睛说:“大王,黑三想看您在栀娘身上留下的痕迹,栀娘现在就脱衣服给他看,省得让人说闲话。”说完故作样子脱起衣服来,刚解开腰带,薛彪连忙止住她的手说:“我没有不相信你,黑三,你他妈混蛋,快给我滚出去,以后不准在新夫人面前说三道四的。”

  “黑三这知错了,黑三这就滚。”黑三连滚带爬的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

  栀娘系好腰带,靠在薛彪里轻声道:“大王对栀娘真好。”清秀的容颜上有着让人心疼的微笑,只是那埋得很深的眸子里除了决绝之外还有冷漠。

  投怀送抱加上暧昧的语气,薛彪更加坚信了栀娘要留下来的诚意,紧紧的抱着她,以为自己的春天终于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