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二十五章 一叶紫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403 2009-06-20 09:23:29

    凌寂云骑上藏青,走了起来,栀娘并没有上马,缓缓的跟了上去。连若依站在门后,看着眼前这一骑一走的人,自语道:“难道是我多虑了?”

  走了好一阵,凌寂云停下马说:“上来。”

  栀娘并没有停下脚步说:“栀娘不介意走着。”

  “你……。”凌寂云气得无言以对,栀娘的倔强,他不是第一次领教了,只是当两人的倔强同时出现时,最后不得不妥协的一定是他。

  抬起手将栀娘捋上来坐在身前,拉紧了缰绳:“驾——。”

  栀娘平复好心绪,想说什么,转过头,唇却覆在了凌寂云丰厚的唇上,这暖昧的动作让她刹时羞红了脸,连忙坐正,气恼自己的冲动。

  凌寂云没说什么,脸上却洋溢着少有的淡笑,心里涌入一丝甜意。

  无论藏青跑得多快,彩儿都一样能够追上,叫嚷着闪进栀娘的怀里。

  风呼呼的从耳际忽啸而过,林间飞舞的落叶显得那般脆弱,一叶入怀,桅娘拿在手里细细的看着,淡淡一笑,这就是栓树的叶子,瑞阳山近了。

  林间小道越来越窄,两人不得不下马行走。此刻正值申时,瑞阳山里周围却遮天蔽日,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凌寂云警觉的观察着密林,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升。

  马儿实在走不进去了,凌寂云放下缰绳道:“你还没找到吗?”

  “王爷可以先回去,栀娘一人可以。”

  凌寂云好一阵挫败,这个女人,真的是什么都不怕吗?周围的一切都证实这是一个人际罕至的地方,怕是一名胆大的男子一人来此都会望而却步吧。

  越走越深,栀娘拭了拭额上渗出的细汗,长时间的低头寻找,让她脖颈酸疼,稍适量的活动一下,又垂眸继续,一定要在天黑前找到,不然在这林子里定会迷路的。

  忽然觉着少了些什么,方忆起彩儿不见了,栀娘急忙唤道:“彩儿,彩儿——。”

  回声传得好远,似每棵参天大树都在回话,好不容易听到彩儿的叫声,这才放下心来。

  彩儿飞过来停在栀娘的手上,栀娘有些气恼的责备道:“彩儿,去哪儿,让我好担心呀。”

  彩儿飞出手心朝一个方向叫着,凭直觉,栀娘知道彩儿定是发现了什么,毫不犹豫的朝那边走去,凌寂云拉住她说:“你猪啊,相信一只鸟儿的话?”

  栀娘甩开他的手道:“栀娘相信彩儿,王爷大可以在这里等着。”

  看着她大步朝前走去,凌寂云一颗心紧张到了极点,他能放着不管吗?

  这回越走越宽了,简直就像是路,不对,这就是路,这山里怎么会有路呢?凌寂云凝视着周围的一切,感到有股危险的气息正渐渐朝自己靠近。

  而栀娘在彩儿的引导下,真的找到了栓树,找到了一叶紫,赶紧采了一些放在怀里。刚起身,却迎上凌寂云紧皱的剑眉,一双漆黑的眸子叙说着危险,拉起她的手说:“快走。”

  风过分的拂过,树上正绿的叶子不舍的飞落,栀娘也感到一丝不寻常,看看捏得紧紧的双手,心里不安起来。

  突然,十几支箭朝两人射来,说是迟那是快,凌寂云手起剑落,飞来的箭瞬间被斩成两断,栀娘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凌寂云瞥了她一眼,掌心传来的温度示意他会保护她周全,栀娘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如果她不说用彩儿治病,如果不来瑞阳山,如果……。

  眼眸噙满了水雾,少顷一行暖流潸然而下,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对不起。”

  诧异的回眸,逐渐充满了坚定,毅然的将她挡在了身后。

  这回无数支箭从周围射了出来,抱起她一跃而上,停在了树杆上,又是箭,抱着她朝藏青的方向飞去。栀娘怀里的一叶紫掉了出来,“等等。”栀娘说,“下去。”

  凌寂云停在树上复杂的看了她一眼,道:“不要了。”

  “不行,那是连姑娘救命的药,再说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求你。”第一次开口求她,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想治好病赶紧在他眼前消失,可连若依的病不得不治,此时的凌寂云,心里失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