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十七章 徒然的喜脉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555 2009-06-17 11:29:54

    藏青的伤让栀娘照顾得好得差不多了,连若依那里也有很大的起色,可凌寂云的脸色却越来越冷,栀娘弄不明白,也没兴趣去猜想,一心做着自己应下的事情,之后赶紧离开这里。

  一个多月了,事情都非常顺利的进行着,只是自从那日回来后,便不见了风清,寻人问了一下,说是王爷有令出府了,栀娘也没多想。

  府中刚掌灯,连若依便让人过来说,晚上让栀娘过去用膳。本不想去,却也推脱不得,只得前往。

  绿依苑门口,连若依的丫环雪香便迎了上来说:“栀娘小姐,请跟奴婢来。”

  栀娘淡淡的一笑说:“有劳了。”

  绿依苑很大,里面有专属的花园,想来这连若依在凌寂云心中的地位一定不低。

  刚踏上花径,便看到连若依依偎在凌寂云的怀里撒着娇,栀娘怔了一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雪香感觉人没跟上,回头看到栀停在哪儿说:“栀娘小姐,请啊。”

  听到有人来了,连若依这才羞红了脸离开了凌寂云的怀里,迎道:“栀娘小姐。”

  栀娘勉强扬起一抹淡笑,盈盈一礼道:“王爷,连姑娘。”

  凌寂云没有说话,到是连若依热情非常,拉着栀娘坐下,又对雪香说:“让膳房上菜。”

  “是,小姐。”

  连若依重新坐下,脸上溢着的全是幸福,拉着栀娘的手说:“栀娘小姐,我的身子现在越来越好了,那都是你的功劳,方才我还在跟云商量,要怎么谢你呢。”深情的看了一眼凌寂云,凌寂云却对了上了栀娘的目光。

  栀娘移过尴尬道:“连姑娘客气了,栀娘也希望你少受一点病痛的折磨,和王爷一起白首到老。”

  连若依缓缓移过目光,有些担心的看着凌寂云那张铁青的脸说:“云,你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凌寂云瞪了一眼栀娘说:“本王没事。”

  雪香领着下人将菜端了上来,连若依指着菜说:“都是些家常小菜,栀娘小姐不要介意才好。”

  栀娘看了一下桌上的山珍海味,那样是家常小菜?苦笑一下,道:“不会,连姑娘。”

  连若依秀眉微蹙道:“雪香,还有一道东坡肉呢?”

  雪香解释说:“我去厨房看一下。”

  刚转身,就看到有人将那道东坡肉端了上来。放到桌上,栀娘看着胃里一阵犯怵,恶心得想把什么都吐出来似的,连忙起身离去,却还是忍不住吐起来。

  连若依上前拍拍她的背,对雪香说:“快拿杯茶来。”

  “是。”

  喝下茶后,感觉好了一点,从新坐在凳子上,连若依让人将那东坡肉端走了,栀娘抚了抚胸口,仍有想吐的冲动。

  “栀娘小姐, 用不用让大夫来瞧瞧。”连若依担心的问。

  久不开口的凌寂云沉着脸说:“她自己不就是大夫吗?”

  连若依反应过来道:“你看我都糊涂了,骑驴找驴,你赶紧把把脉,别有什么事情才好。”

  栀娘淡淡的笑了一下,把起来脉来。少顷,只见她的脸色越来越白,神情紧张得不知所措,惊慌失措的扫过凌寂云,赶紧收回目光,冷汗渗满了额上。

  连若依道:“栀娘小姐,你怎么了?”

  栀娘看了一眼凌寂云冷漠的脸,起身道:“对不起,连姑娘,栀娘身子有些不适,先行退下了。”

  不等连若依开口挽留,栀娘毅然穿过花径,头也不回的离去。

  看着栀娘离去的背影,凌寂云皱紧的剑眉,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看着远方闪耀的星星。

  几乎是用跑的回到雅絮苑,紧紧的关上门,从未有过的惊慌,怎么办?怎么?怎么办?为何如此大意,让自己留下犯的过错。

  翌日,栀娘打点好一切,收拾好包袱到了凌寂云的书房里。

  “真是少见,你居然会主动找本王。”凌寂云从来没有变过,这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极其正常。

  栀娘紧紧手的包袱说:“王爷,民女有事要出去半个月。”

  停下手中的笔说:“怎么,想走。”

  “王爷放心,彩儿还在王爷手中呢,再说栀娘已将该做的事情都交待清楚了,半个月后一定会回来的。”

  看她不像开玩笑,凌寂云严肃的问道:“要去哪儿?”

  栀娘侧过身子说:“那是栀娘的私事,与王爷无关,反正半个月后,栀娘一定会回来治好若依小姐的病的。”

  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凌寂云仿佛感觉自己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失去,少有的不安,想开口留住她,人却已走远了。想派人跟着,可回头一想彩雀还在手中,心也就不在那么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