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十章 紧张的婚礼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648 2009-06-17 11:16:14

    连日来,凌寂云忙着处理他失踪后积累的大批事物,无暇顾及其它,脑子里总有什么事情想起,可当仔细去想的时,却总是被其它的事情给扰乱,他也就放下懒得去废心思了。

  书房里,凌寂云正写着什么,汪洋进来说:“爷,风清神医回来了。”

  凌寂云没有停下手中的笔说:“让他进来。”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不悦的声音:“凌寂云,你说话能不能带点温度啊?我要是有心悸病,早被冷死了。”

  凌寂云停下笔,看到一位衣着紫衫,长相俊俏的公子走了进来,“你那么没用,干嘛对你这么客气?”

  早惯了他说话的方式,风清也不生气,径直坐在了客椅上说:“对不起了,谁让我这么没用呢,不用说,这次又是无功而返。”

  凌寂云记起了这些天来一直要想起的事情,锐利的目光扫到汪洋说:“本王回来几天了?”这些日子太忙,连日子都记不清了。

  汪洋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说:“王爷,您回来五天了。”

  凌寂云说:“本王忘了问你,那日送本王回来的姑娘身边有没有一只很奇的小鸟。”

  汪洋这才想起看到停在栀娘肩上的彩雀说:“有,有只五颜六色的小鸟停在那们姑娘的肩上。”

  “快跟本王走。”

  不等汪洋回神,人已在几步开外了,汪洋只得跟了出去,只得留下风清一人莫名其妙。

  今天是栀娘与小三成亲的日子,简陋的草房却也被布置一新,这些对于栀娘来说都是无关紧的,可看着小三精神的收拾着,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栀娘一身红色喜服,虽说是喜服,其实就是一块红布新做的,虽然布的质感不好,可穿在栀娘身上,却也贵上了三分。

  小玲儿打扮着新娘子,笑着说:“栀娘,你今天可真好看,嫁给小三哥,真是便宜他了。”

  栀娘看了她一眼说:“别这么说,让小三哥听到会不高兴的,再说我这辈子嫁给谁都是一样的。”

  “唉——。”小玲儿叹口气说:“这就是我们贫穷百姓的命啊,你看大户人家的小姐,那个不是嫁得风风光光的。”

  “怎么能这么说呢?嫁得风光又不一定能幸福。”

  小玲儿有些认同的点点头说:“说得也是,你看边城首富杨老爷的小姐嫁进了城主府,前两天还不是因病过逝了,有嫁进城主府的命,却没有享受富贵的命,可怜啊。”

  栀娘一惊,差点将手中的梳子掉在地上:“你说什么?杨小姐死了?”

  “是啊,你还不知道吗?”

  栀娘想到了凌寂云,本以为他不会那般残忍,不料他还是没有放过她。冷笑一声,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小玲儿看着停在旁边的彩儿说:“栀娘,这是什么鸟儿呀,真漂亮。”

  栀娘回过神来说:“它叫彩儿。”一抬手,彩儿跳到了她的手上,栀娘说:“彩儿,今天乖乖的待在家里,等栀娘忙完就送你回迷踪林。”

  彩儿似听懂般飞上飞下的,惹得小玲儿好不惊奇。

  门开了,小玲儿的母亲刘大婶一脸笑意进来说:“栀娘,该上花轿了。”

  小玲儿这才将盖头盖在栀娘头上,扶着她走出了门。其实小三的家不远,可他非要用轿子抬栀娘过门,栀娘无奈只得同意。

  上了花轿,就有客人将挂在门口的鞭炮点响了,响声震耳欲聋,好不喜庆。

  小三家的院子里,小三娘正沉浸在当婆婆的喜悦当中,拉着乡里乡亲的说着话,笑得合不扰嘴。小孩子们拿着糖果也在院子里追打戏闹。

  小三依在院门口,喜气洋洋的眺望着花轿来的方向,要好的同伴,拍拍他的肩说:“别急,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

  小三红着脸说:“别闹了,别闹了。”

  眼看着花轿近了,小三更是紧张不已,院子里的人都出来迎新娘了。

  栀娘从花轿里下来,小玲儿扶着她走到小三跟前,牵过喜缎说:“快走吧,吉时到了,该拜堂了。”

  小三娘笑着坐在上方,面前放着两个拜堂用的蒲团。

  “吉时到——。”刘大婶一声长喊,周围的人都静了下来。

  小三扬了扬手说:“等等。”

  众人看着小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见他拉起栀娘的手说:“栀娘,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你嫁给我是你受委屈了,可我会努力做个配得上你的男人,在往后的日子里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我发誓会让你过得幸福快乐,我会以我的努力让你证明自己没嫁错人。”

  栀娘的心颤抖着,忐忑不安的看着小三的方向,根本不爱他,嫁他只是母亲的遗愿而已,自己这样盲然的下嫁对他公平吗?与其要他信誓旦旦的保证,栀娘更宁愿他什么也不说的好。

  “小三哥,你……。”栀娘带着复杂的心情开口了。

  不想话却被别人接了下去:“说得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