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皇妃

第四章 意外的邂后

神医皇妃 柳风拂叶 1691 2009-06-17 10:38:45

    迷踪林,当年华虚子找到这方土时,便运用天体运行八卦图与三垣二十八宿(本人也不懂,乱编的*_*)的阵式将这片林子隐起来。每两个时辰换一个方位,就是说进来的道路与出去的路是不可能重复的,加之林外的障气,天然烟雾,如没有破解之法,胡乱闯进林子里,那是必死无疑的。江湖上的受伤或中毒的人都知道,只要在这林子附近等着,如果有缘便能遇到医神华虚子,否则便是在这里等死。

  栀娘背着药筐刚采完药,走在华虚子开劈的羊肠小道上,放眼望去,满目的翠绿嫣红,自己果真喜欢这个地方,微微的扬起嘴角,大声喊道:“彩儿——彩儿——。”

  一只五颜六五的小鸟从树林里窜了出来,喝着优美的歌停在了栀娘的肩上。栀娘忍不住扬起手逗了逗她说:“好彩儿,你这一天都去那儿玩了,我们快回家吧。”

  小鸟儿似懂人性,一挥翅在前面倒飞着带路。

  有彩儿的伴行,栀娘心情很不错,还不时的采了些小野果,彩儿停在栀娘手上,低头啄着小果子,啄得栀娘一阵轻笑:“呵呵呵,彩儿,你轻点儿,好痒啊。”

  或是听到了栀娘的笑声,林子里许多小动物都跑了出来,松鼠拿着松果跳到栀娘身上,可爱的雪兔跳出来在栀娘周围跳着,蝴蝶围饶着栀娘飞舞,连小鹿也来凑热闹,栀娘心生感慨:“在这林子里,我们一起长大,爹娘虽然过逝了,可还好有你们一直陪着我,我愿意放弃人世间的繁华,与你们永远快乐的在一起。”

  “叽叽叽叽——。”一只猴子从树上滑下来,指着前方一直的叫个不停。

  栀娘笑着问:“怎么了?我的小当家?”栀娘没在时,就由它看着屋子,所以栀娘叫它小当家。

  小当家扯着她的裙子指着前面,栀娘知道它定是要带自己去哪儿?说:“好,我跟你去,你带路吧。”

  栀娘跟着小当家,其它的小动物都跟着。到了湖泊边,小当家又开始叫喊起来,栀娘仔细的检查着每一个地方,也没发现不对劲啊,正无奈之际,彩雀朝那一涧瀑布飞去。

  咦,奇怪?怎么瀑布的水变得这么小,栀娘问着小当家:“你带我来看这个吗?”

  小当家点点头,似同意,栀娘放下背着的药筐,走到瀑布下面,仰着头观察着,突然彩雀叫着直冲下来,栀娘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时,一个人已随着瀑布泄了下来,‘咚’的一声,吓走了所有的小动物。

  栀娘身上湿透了,她拭干脸上的水,蹲下去扶过那人的正面,顿时惊得坐在溪水里。他怎会在此?再仰头看了看瀑布便知道,定是被水冲到这里来的。

  探了鼻息——微弱,把了脉——似断不断。怎么办?让他死在这里?还是救他一命?想到了父亲做人的宗旨,只救有缘人,既然他被水流冲到自己面前,那么应该算是有缘吧,就不能计较他以前的为人如何。栀娘拖着他一点一点的朝家走去,等到竹屋外时已是大汗淋漓,累得直不起腰了。

  歇了一会儿,把他扶到了木床上,又急忙换上父亲生前的衣衫,这才停下来喝口水。

  彩雀在窗梭上叫着,栀娘一抬手它便飞了过来:“彩儿,听话,现在栀娘这里有病人了,等一下再唱歌好不好。”

  彩雀拍了拍翅膀,叫着飞走了。

  栀娘回到床前,打量着躺着的人,没有了往常的霸道、嚣张,只见他一脸腊黄,眼睑发红,嘴唇泛青紫,栀娘可以肯定他中了武林赤波门的赤梅双煞,父亲记载的书中写明这种毒是由两种毫不相干的成份组成的,赤梅是赤波门独步武林的密毒,据说它的形装似梅花,所以得此命名,若中赤梅毒会双眼外突,眼睑瞳孔同时如朱砂般鲜红,严重者若十日内不及时治疗便会双眼溃烂直至死亡;此外赤梅双煞的双煞是赤波门的左右护法的统称,因他们研究出了如何将有毒的障气与赤梅结合使用,赤波门门主便给这种新型毒取名为赤梅双煞。

  看来这凌寂云得罪的人定是要将他置于死地的,单中赤梅的毒就无解,还中了赤梅双煞,又让他吸入了至命的有毒障气。本死定的人遇到了自己,偏偏自己又知道如何解这毒,更甚是这迷踪林是医神华虚了的境地,奇药异草遍地皆是,凌寂云,上天眷顾你,是你命不该绝。

  取出银针,刺入眼周围的穴道,让毒液运行缓慢些,不至于多次快速进入心脏,又到药埔里摘下去障气的青针叶捣成糊状,将汁喂他服下,渣敷在眼上,用崩布缠好。

  湖泊里的枯叶鱼不但可以续命,也正好可以减轻赤梅毒的毒性,刚采的蜘蛛草也有缓解的作用,再加上其它的草药,多管其下,还怕本姑娘医不好你吗?

  知道他现下晕迷,吃不下东西,便用枯叶鱼煮了鱼汤,一点一点喂下去,这一喂就喂了半个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