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万兽共尊:倾城召唤使

第二十二章 那少年

万兽共尊:倾城召唤使 万夜星 2156 2016-01-25 22:39:33

  天波郡商业中心南部,灯红酒绿,常年不歇,不打烊,力求时时刻刻,到这个地方来,都能够享受到最热切的服务。

  天波郡地广人多,因位置关系,最受一些佣兵、猎人、矿工的喜爱,这些人,做事简单粗暴,每次干完活,都要来放松放松,他们也愿意花这些银钱!

  是以,赌坊、当铺、酒楼等等,就在这里应运而生,而且成为产业支柱,提供大量的税收。

  柳玉凰要去的,就是那十里八乡,英雄们沉醉,最著名的“卧红一条巷”。

  是的,整个巷子,一家一家的风情馆,也不知是谁的手笔,投资了巨量的金银,建立而成,整个巷子里面,单门独院的,或者是以酒楼行事开设的,其实幕后老板就只有一人!

  且这卧红巷,并非天波郡一处有,而是开遍了大夏国每个地方,便是柳玉凰,也拿捏不到背后老板的真正底细。

  不过,这些且先不谈。

  进入卧红一条巷,就看那霓虹彩光,华丽高楼,一直延伸几千米之远,阵阵的胭脂味道,弥散空中。

  从最低规格的女ji到那价值千金一夜的花魁,全在其中。

  柳玉凰带着一丝痞痞的笑意,穿街过巷,一路之上,不知受到多少招揽,就算不要钱,也要陪她一夜的大有人在!

  但她却是目标明确,只为这其中,最动人的那抹颜色而来!

  “这位小哥,请来我屋里座座嘛!”

  “小哥,你长得好俊俏啊!”

  “小哥,如果你是的话,不要钱姐姐也甘愿!”

  一个个的美人儿,围上了柳玉凰!

  柳玉凰微笑着,那笑竟然像是有魔力似的,那霓虹的光彩,也不及她笑容的万一,触碰到她笑容的人,都不禁纷纷脸红,不知觉地,端正了姿态,不敢像对待别的客人一样对待她。

  “各位姐姐,抱歉得很,这次不能陪你们。”

  清透而略带低沉的音色,更是令人,酥酥麻麻。

  她伸出手,捏起一个女子发鬓上一支玫瑰,在那女子眩晕脸红之际说道:“这朵花,就请姐姐送给我可好?”

  “好好好!”听到这样的请求,那女子哪里会不愿意呢,立刻答应,只是心里有些失落。

  柳玉凰道了谢,手持玫瑰,朝着前方大楼走去。

  “原来他要去牡丹楼。”

  “唉,这样清俊绝美的少年,怕是那青竹楼里的竹君都比不上。”

  “这样的少年,也不知道谁能入他眼。”

  “不过,倒是有个人,能够跟他比一比,咿——”

  那女子忽然惊叹了声!

  因为她看到,柳玉凰居然去了青竹楼!

  “这——没想到!”

  “太可惜了,太可惜……”

  “这样一个美少年,居然……居然……”

  是弯的!

  她们只觉得多年都没有感觉的心,片片破碎!

  卧红一条巷最里面,有最大的两栋楼,一栋是供男人消遣的牡丹楼,还有一栋是供女人和特殊癖好的男人消遣的……青竹楼!

  名字叫得好听,但实际上,里面都是出卖肉体的……男ji。

  柳玉凰闻了闻玫瑰,以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隐藏于黑暗之中的猎手,孤独的恶狼,最锋利的利刃……呵呵,我来看你来了。”

  上一世她在很长一段时间,有个敌人一直跟她针锋相对,这个敌人最厉害的,不是自身,而是养了一条厉害的狗,忠诚地执行任何那个人的命令,于暗影之中,刺杀了她无数次,而这条暗影,更是为那个人铲除了无数明面上打不倒的敌人。

  这条暗影,就在这栋青竹楼之中。

  为何这暗影会如此听话,很久之后,当她设计杀死他,他忽然讲出了他的故事……

  柳玉凰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曾经都在天波郡呆过,只是那时候,她是胆小怕事任人欺辱的天波郡少主,而他……则是青竹楼的清倌儿,被人玩弄凌辱的对象,他之所以如此忠诚,是因为她的那个敌人,将他从这妓馆拉出去。

  原因很简单,很直接,尽管他知道,那个人,不过是把他当作屠刀,但至死也不悔。

  “沐婉,这一次,你的屠刀,你的暗影,归我。”

  起码,还要时隔四年,他才会被沐婉拯救,而今天,正是他悲剧开始的时候。

  原本她可以再等等,等个一两年,他受尽了折磨,再收为麾下才是最明智也是最好的,只是,偶然回想,当她设计斩杀他那一刻,他犹如解脱般的神情。

  ——和曾经的她,是多么的相像!

  算了,她不介意当个屠夫,当个恶魔,她的心是冷的,是硬的,但是,对那抹神情,她始终也无法释怀。

  如今她重新来过,那么,就把他的命运,也一并改写,就算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也至少,把她敌人的尖刀给夺了。

  柳玉凰如此想着,踏入了青竹楼。

  “哎哟,好俊俏的公子,来我这青竹楼,可有什么需要?”

  一个打扮妖艳,浓脂厚抹的公公摇着扇子走出来,朝柳玉凰抛个媚眼,一双暗藏的锐利眼睛上下打量着她。

  公公,和老bao一样,只不过称呼不同。

  这公公,不知见过多少人,一双眼睛毒辣得很。

  “给我来个青嫩多汁的,价钱,不是问题。”

  不过柳玉凰易容之道已经极为精湛,便是这公公也看不出她是女儿身。

  “啧啧,这个小公子,样貌的确是清俊不凡,令人发疯,没想到他居然有这种爱好。”

  这个公公暗暗想着。

  而柳玉凰已经一大把的金子递上去。

  “记住,我要的不是人人亵玩过的,少爷我嫌脏,要没被人碰过的,知道么?”

  “是是是!我这就去安排!”

  那公公接过金子,在柳玉凰的手心一抹。

  柳玉凰快捷无比,将那公公手腕一扯一带,抱住他的腰,捏住他的下巴。

  “虽然,你也算风韵犹存,不过,我对你没有意思。”

  那公公,厚厚的胭脂下不知是什么表情,不过却是明显地愣了愣,撞入柳玉凰那璀璨而又深邃的眼眸之中。

  他立即脸色一肃,直起腰杆,又是一笑。

  “少爷,奴知道错了,不敢逾越,这就准备。”

  柳玉凰这才放开他。

  公公一路走,一路心惊,不知柳玉凰是什么来头,他在这青竹楼,什么风情没见过,但刚刚居然被撩拨得心跳加速,这简直是从未有过的事!

  偶然回头,那个少年,端坐竹楼,斜斜地靠在丝绸玉枕之上,捏着酒杯,恣意风流。

  

万夜星

嗷嗷嗷,我家玉凰好帅好俊~~~来抱一个,啵啵(* ̄3)(ε ̄*)   柳玉凰: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