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万兽共尊:倾城召唤使

第十二章 赐死红梅

万兽共尊:倾城召唤使 万夜星 2616 2016-01-21 14:38:04

  那水晶球之中,显示柳玉凰白日去而复返,柳红艳和一干仆役侍女矢口否认见到瓶子的情景!

  不得不说,那水晶球非常地忠诚,将其百天那段场景表现出来,并且连一个侍女脸上的麻子点都显露出来,真实得不能再真实。

  正在痛哭的柳红艳傻了,陈氏也傻了,那些侍女更是呆了!

  柳长通脸上的寒霜更是凝聚得肉眼都可以看出来,气压非常的低沉。

  “父亲,我不知道,为何姨娘和妹妹会把这件事推到我身上,对于妹妹遭遇的事情,我表示非常的同情,可是这件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不是孩儿受欺负太多,这次特意留了个心眼,这一次父亲将会怎么对待孩儿呢?”

  说着,柳玉凰上前一步,跪倒在地,侧脸倔强而委屈。

  柳长通心中一寒,是啊,自己该怎么对待这个儿子,雷霆大怒之下,剥夺他的少郡主之位非常可能。

  他看着柳玉凰,那已经初步长成的模样,多么地像他的母亲,他心中阵阵剧痛,将那翻腾起来的痛苦给压下去。

  “父亲,还有一事,请父亲明鉴。”

  柳玉凰说着,又拿出一只水晶球,按在水晶球上,又是道影像展现。

  这一次,跪倒在地的红梅整个身躯都颤抖起来,几欲昏厥!

  因为那影像之上,呈现出来的,正是红梅偷偷摸摸地,将一种粉末倒在柳玉凰的床上,并且细致地整理了被子,抹除痕迹,再小心翼翼地退出去。

  “父亲,我不知道,这件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红梅会把它倒在我床上。”

  柳玉凰将一只小瓷瓶递出去。

  陈氏看到那瓷瓶,浑身一颤,死死地盯着红梅,这丫头办事不利,简直该死!

  而红梅见到那个瓶子,浑身筛子般地抖动着:“怎么会……怎么会,这瓶子……”她明明已经把这只瓶子丢入了河道之中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红梅自然不知道,这瓶子不是她丢掉的瓶子,而是柳玉凰重新找来的,当然,里面的药粉绝对是也是她研制出来的。

  柳长通一挥手,隔空抓过瓶子,闻了闻那药粉,脸色顿时大变,一声爆喝:“红梅!”

  红梅被柳长通带有威严和劲道的声音一吼,哪里受得住,顿时七窍流血,但她并不想死,而是立即朝柳玉凰求救:“少主,少主,红梅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奴婢!”

  柳玉凰斜了斜眼睛,却是抖着袍子站了起来,正在红梅以为她要为自己求情之际,柳玉凰说道:“还有一件事,父亲可能不知,红梅早已经和府内大总管勾结,将我天波郡府的财务,卷进自己的口袋。”

  柳玉凰一句话,石破天惊的,红梅彻底地呆愣了,而柳府大总管,一个中年男人立即噗通跪倒在地,连忙喊道:“郡主,绝没有的事,绝不可能啊,少主,少主这是……污蔑,真是让人心寒啊,我一家为郡主府效劳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会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那大总管诅咒发誓!

  “是或不是,父亲查查账就知道了。”

  柳玉凰清清冷冷地说,但是每一句话,都切中要害!

  不错,这大总管正是仗着几代人帮忙郡主府做过事,所以才有这么大的胆子中饱私囊。上一世,这位大总管负责郡主府里面的辎重,便连她的钱财,也敢克扣,还假借着父亲的名义,让她对亲生父亲平添了几分怨气。后来,这位总管势力越来越大,甚至用郡府的金银钱财营造自己的势力,直到郡主府要对抗外敌,需要钱财去买法器装备这件事才东窗事发。

  柳长通看着一夜之间成长得自己都快不认识的柳玉凰,他一件件事,做得有条有理,条理分明,让人不得不信。他忽然发现,自己一向很放心的柳郡府之内,存在着种种的问题。

  “王才,你去查查历年来的账目。”

  柳长通吩咐着自己最信任最得力的下属。

  “是。”

  这王才应声说道,立刻离场。

  原本还在狡辩着的大总管,顿时像是泄气的皮球,只能寄希望于王才不要查出什么。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这王才,做事最是认真耿直,绝不偏颇,没多久就爆回大堆的账本,一句句地说着:“这些账本,都存在问题,做了假账,其中许多物资和钱财的缺口对不上,不知流向哪里。这一本,元元年三月五日,一批珍贵的矿石,缺少了八十斤……这一本,元元年四月七日,少了各地税收上来的金子三百斤,这一本……”

  柳长通越是听,越是沉默,脸上也越是平静如水,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时候的他才是更加可怕的!

  “够了!”柳长通看向陈氏,再看向那群丫环仆役,看向跪地的红梅以及大总管,“大约,平日里,我太过慈悲温和,以至于你们都忘记了本分!”

  柳长通一字一句的,说得众人心中凉飕飕的!

  “红梅,背主害主,包藏祸心,杖毙!付理,侵吞主家财务,数目巨大,所有家中财务充公,贬入苦窖奴役五十年,这一干做伪证的丫环仆役,全部杖责二十,赶出郡府!”

  柳长通下达命令,顿时丫环仆役全部哭声一片。

  陈氏傻眼了,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别的不说,那些丫环仆役之中,不少有她培养的走狗、眼线,若是被赶走,那她损失可就大了!

  “夫君……”

  她想要求情。

  但柳长通冷冰冰的目光如刀子,却刮了过来:“贱妾,你纵容恶仆这些且不怪你,但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好,已经犯下大错,还污蔑少郡主,扰乱后院,罚你俸禄五年,半年之内不得出房间一步!”

  说罢,厌恶地一把甩开陈氏拉住自己袖子的手,大步走开!

  陈氏面如死灰。

  柳玉凰也准备离开,她主导的这场戏快要收场,结果还算满意,至少她将会有很长一段安静自控的时间,不担心有人敢于跟她捣乱了。

  “等等!”

  陈氏忽然冷冷地喊住她,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她:“少郡主,你真是好算计,好算计啊!原来,你一直都在装软弱,欺骗了我,欺骗了所有人,现在你终于展示了你的爪牙!但是,我不会输,你的天赋,永远比不过风儿,就像你那蠢笨的娘亲,永远比不过我!”

  陈氏几乎有些歇斯底里,这一次,她是惨败!

  柳玉凰听到陈氏提到自己的母亲,眼中的光锐利地闪烁了一下,一股戾气在狂放地滋长!

  但她面容,却是那样的平静、从容。

  她转过头,对陈氏露出个美丽的,甚至是纯良的笑容:“姨娘在说什么呢,什么输输赢赢的,这话要是给父亲听去,处罚可能会更重呢。”

  陈氏扭曲的面容,顿时白了。

  柳玉凰也大步离开房间,顿都不顿。

  “厉害,太厉害了,那天他对我所做的,还真是手下留情了,以后,万万不能和他作对……”

  柳继先吞了吞口水,惧怕地看了眼柳玉凰的背影,打定主意不再和她作对。

  “算了,没什么好看的了,我们也走吧!”

  荣氏也站起来,得意洋洋地看了眼陈氏,异常解气,这个狡猾透顶的二夫人,终于栽了大跟头。

  柳红春乖乖跟在母亲身后,看向柳玉凰的眼,闪烁着兴奋和好奇的光芒。

  “二夫人,求您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我这都是遵从您的命令……”

  “啪!”

  重重的一巴掌!

  “闭嘴,贱婢!都是你办事不力!所以现在你再敢多说一句试试看,你的父母兄弟……”

  陈氏扯着红梅的衣服!

  “呜呜呜呜……”

  红梅脸肿着,牙齿都被打飞了几颗,她看着如狼一般的陈氏,忽然好后悔,好后悔。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柳长通的命令很快下达,红梅被杖毙,大总管被送入苦窖,而那些做假证的丫环仆役,也杖责二十棍后赶了出去,郡主府内众丫环仆役寒蝉若禁,对待柳玉凰再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而柳府二小姐的丑闻,也传了出去,让那柳红艳不知又哭昏几次。

  柳玉凰却是不再管这些,她要去孙国医那里收验成果了。

  

万夜星

前两天家里来了朋友,更得少些了,so,今天万公公打算三更~   推荐票可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