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万兽共尊:倾城召唤使

第十一章 逆转开始

万兽共尊:倾城召唤使 万夜星 2093 2016-01-20 21:04:52

  “啊!”

  西院之中,惨叫经久不息,一声声的,格外凄凉!

  已经清醒过来的柳红艳,正哭得稀里哗啦的,她知道,经由这件事之后,她一切都完了,全完了!

  柳长通面色异常的冷肃,阵阵风暴,在他脸上凝聚。

  作为庶女,柳长通倒是没有想过把柳红艳当作联姻工具去利用,对这个在他面前一向表现得乖巧可人的女儿,确实有几分父爱在内,现在这件事,对他而言,对柳郡府而言,无疑就是一个天大的丑闻!

  事后,他大为震怒,立刻发动了力量去查探有谁胆敢把手伸进柳府,但查探的结果,却令人吃惊,这乞丐居然是有人授意私放进来的,这个结果,不光令他震怒,更令他心寒。

  如今,柳府上上下下,便都聚于西院,连南院的荣氏和儿子柳继先,女儿柳红春,东院柳玉凰在内。

  “爹,爹,您一定要为女儿做主,为女儿做主啊!女儿的清白,不能这么没了!”

  柳红艳哭哭啼啼,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父亲,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恶意陷害,还请父亲明查!”柳继风立刻说道。

  “是啊,夫君,这件事,我看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人陷害,您一定要还艳儿一个公道啊!”陈氏也抽泣着,她是真伤心啊,到目前为止,她还想不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明明躺在地上的,应该是柳玉凰那个野杂种,怎么会——

  而且,根据女儿的交代,这件事确实有许多的疑点,最为怪异的,就是那个瓶子。

  想着,她将那瓶子紧紧地握住,怨毒的目光,看向柳玉凰。

  柳玉凰不急不躁,慢悠悠地喝着茶水。

  “二姐,要我说,你可真是太不小心了,艳儿的年纪也不小了,也不紧着点,发生这种事……啧啧。”荣氏说着可惜的话,可是脸上的表情一点也不可惜,简直是大快人心啊。那小蹄子,仗着自己长得艳丽,经常目中无人,把自己的女儿红春比对着,以色压人。

  柳红艳听了荣氏的话,哭得更加厉害了,而陈氏则差点咬碎银牙!

  “好了!”柳长通一撂杯子,“都给我少说几句!”

  柳长通在柳府的威严,谁也不敢抗拒,话语一出,众人噤若寒蝉!

  而跪在地上的一众仆役,当即浑身一抖,当中以红梅为最!

  “红梅,你先说,你平日在东院服侍少主,为何会出现在西院的花园?”

  柳长通威严地问道。

  “我……我……”柳红梅身体抖动得厉害,这要她怎么回答,明明这件事,是针对少主的计谋,她出现在少主不远处才是天经地义的,怎么会变成四小姐,为什么啊!

  而陈氏的一双眼睛,也自泪眼之中放射着冷光,若是说错一句,可是小命不保。

  “回……回郡主大人,是,是少爷让我去花园之中,摘取几朵鲜花……”

  红梅立刻推到柳玉凰身上,按照她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之下,少主那么怯弱胆小的人,应该是不会说什么话来反驳她。

  “父亲明鉴,我根本就没有叫她去摘过鲜花。另外,父亲,这丫头把这件事扯到我身上,简直居心叵测。”

  柳玉凰非但没有沉默,不光反驳了红梅的话,更是将了她一军。

  红梅此刻,就算是没有疑点,也变得有疑点了!

  柳长通严厉地看向红梅,红梅哪里承受得住,正要招出陈氏,陈氏忽然朝柳红艳使了个眼色。

  “哇!”柳红艳忽然大哭,“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玉凰哥哥,是他!白天他拿了个瓶子给我,并哄骗我说那里面是好闻的香粉,我就相信了,没想到,没想到……哥哥心机这么歹毒,我是你妹妹啊,你就算嫉妒继风哥哥,你也不能这么害我们呐!”

  柳红艳,一声声,指责着柳玉凰!

  “夫君,艳儿说得没错,这个瓶子很有问题,我找医师化验过,这种药膏,有着强烈催qing的作用!”

  陈氏忽然拿出那只漂亮的瓷瓶出来。

  “而且这只瓷瓶,真的就是少郡主的!”

  陈氏噗通跪倒在地。

  “夫君,我女儿的清白,可以不顾,但是夫君的大业,绝对不能由着心智恶毒狡诈之辈接任,否则就是我天波郡的大灾啊!”

  陈氏声情并茂地说道,这陈氏,的确是个心机深沉之辈,能够这么快地转不利为利,真是手段高明思维敏捷,这么一来,在众人的压力之下,陈长通不换少郡主都不行了,而且基于亏欠补偿心理,少郡主的位置,很有可能落在她优秀的儿子柳继风身上。

  “是的,郡主大人,我们可以作证,这只瓷瓶是少郡主给小姐的!”

  一干丫环仆役说道。

  人证物证俱在,柳长通看着柳玉凰,眼底的失望之色毫不掩饰,是的,他太失望了,他柳长通的儿子,可以平庸,可以无能,但怎么可以以这样的手段伤害自己的妹妹?

  柳长通出离愤怒了!

  “柳玉凰,你还有什么话说!”

  而此刻,柳玉凰却是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站起身来,拱手道:“看来父亲是已经确定是我干的了,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父亲如果已经认定是我干的,那我就不用再说什么。父亲若有一丝一毫的怀疑,那我就给父亲一个真相。”

  柳玉凰不急不缓,气度委实不凡,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她。

  柳长通看着这个“儿子”态度有些怪异,声音缓慢了些:“你有什么话说?”

  同样一句话,却是两种不同的意思。

  陈氏没来由的,心中一慌,她早就和女人对好说辞,又暗暗敲打了那些仆役,应该众口一致,没有什么遗漏才对,为何有些不安?

  “父亲,妹妹和二姨娘所说的,全部都是假的,包括那个瓷瓶,我确实有个瓷瓶丢了,可绝不是这一只。还有那些丫环仆役的话,我不知道为何她们这么陷害我,但这件事,根本和我没关系。”

  说着,柳玉凰拿出一只水晶球来,这水晶球,是种非常特殊的工具,能够记录收藏一些影像资料,声音等等,通常人们拿它来记录武技招式讲解。

  看到这水晶球,陈氏懵了。

  而柳玉凰,则已经启动了水晶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