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万兽共尊:倾城召唤使

第六章 震惊

万兽共尊:倾城召唤使 万夜星 2376 2016-01-17 14:56:26

  柳玉凰又取了几种草药,一部分用来研磨,一部分则放到锅中煮成糊,等半干了拿出来,两只小手在上面***很快,一张薄薄的,如同面皮般的薄膜就出现了,而那研磨的汁水,有红有黄有黑,正好染色之用。

  很快,一张泛着黄光的面皮就出现在她手中,柳玉凰端详一阵,满意地将它盖在脸上。

  柳玉凰摇身一变,就便成了一个面色泛黄,长相只是中等,带着病色的青年。

  她满意地将这张面皮取下来,她制作的可不是随随便便的路人甲,而是帝京之中,很有名,很神秘的那位……

  上一辈子,她和那位没有任何交集,只是曾经远远地看过他一眼,而当时他已经位列一流强者之列,跟当时籍籍无名,宛如泥土的她,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那位似乎得了什么绝症,没多久就突然暴毙,着实让整个大夏王朝都震荡了一番呢。

  “虽然不是尽善尽美,但也够了。”

  柳玉凰取下面皮,换了身长衣、厚衣,转身将床铺整理成有人睡觉的样子,丢出一块石头将侍卫们引开,悄无声息地进入花园,接着花草的掩映,轻如狸猫地跳上墙头,翻身下去。

  莫怪她太小心,如不是凭借着小心谨慎,她早就死了千八百次了。

  这个时候,太阳未升,正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候,整个柳府谁都没有发现少郡主已经不在房内。

  而也没有谁知道,一段惊世传奇,就将由此夜徐徐展开!

  柳玉凰走出两千米左右,拐进一条巷子,快速将面皮戴上,等她出来时候,从模样,到到走路的姿势,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只是帝京的那位身材要比她高出许多,不过,这也没关系。

  “天凉杀风雨,莫道几度春。”

  便是连声音,也变了样子,低沉、醇厚,却又如同琴音,非常好听,有种引人入胜的魅力,只听一次就忘不了。

  有谁能想到,如此平凡的相貌,居然会有这般动人的嗓音呢?

  柳玉凰可以说,把这人模仿得微妙微稍,再加上********,谁也认不出面皮下面的究竟是谁。

  她上一世历经重重苦难,度过重重的杀机,这易容术可谓功不可没,她最善于的,就是利用最简单的材料将其制成最实用的东西。易容之术,还有更加高深的,不过她现在也施展不了,去骗骗人,也是够了的!

  柳玉凰快步行走,天波郡很大,天波郡政治商业中心更是拥有着一万多家的商户和人家,房屋鳞次栉比,动则占地数亩,十几亩的房屋很常见。

  运足了脚力,柳玉凰身体如同青烟一般,在街上一飘而过,在晨曦第一缕光芒射进来之时,来到一处古香古色的四合小院前,敲响了门。

  “扣扣。”

  里面静悄悄的,无人应门。

  柳玉凰没有丝毫泄气,扣扣扣扣,不断地敲着。

  轻轻重重,暗含韵律,她就不相信,里面的人不心动。

  果不其然,没过三分钟,门就被迫不及待地拉开了。

  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俊秀青年拉开了门,这青年身穿素衣,身上没有什么华丽的配饰,但自有股灵秀,门一打开,便有股药草清香传来。

  “你怎么知道《妙药论》的旋律?”

  青年似乎很吃惊。

  柳玉凰没有回答他,而是自顾自地走进去。

  院子很干净,里面早早地,就晾晒着药草,搂衣坐于石桌旁:“累了,要喝旋落茶。”

  那青年一双眼睛略带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倒没有拒绝,真的去烧开水,拿了茶杯和一罐茶来。

  那茶,分两叶,一叶苍翠,一叶却是赤红,以水冲下去,茶叶就在茶杯里面打转,像花一样落到杯底,随之一股清香便传了出来,沁人心脾!

  “果然是好茶,孙国医制茶的功夫,实在是一流,帝都少了孙国医,不知让多少茶客抱憾。”

  柳玉凰清清淡淡的说道。

  但就是这样一句话,却让青年杀机暴涨,一展手,一把冰蓝剑递出手。原来这青年,居然是个高手。

  这点,柳玉凰当然知道。这个青年不断是个高手,而且是个法师,法灵四阶!

  在天波郡,也是顶尖高手。

  不过,柳玉凰动也没动,哪怕身体细微的波动都没有,她稳稳地端起茶,轻轻地吹了口,再浅浅地品尝。

  姿态何其地尊贵优雅!

  她非常清楚,她扣出了《妙药论》的韵,就绝对不会有事。

  “这杯茶,清淡之中,回味甘甜,灵气充沛,从胃部直入灵髓,常饮可以增强灵识,增强体魄,增加唤灵心的机率,帝京之中,一两旋落茶万两黄金,是名副其实的‘万金茶’,不过,这茶少了丝韧劲,应当是孙国医的传人制成吧。”

  柳玉凰说着,可屋子里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柳玉凰也不着急,把茶壶拿过来,捏了一缕茶叶放入杯子之中,将茶壶提高三十厘米,尔后一缕细细的水流灌入茶杯。

  那水流非常稳当的,冲着茶杯的边缘,缓缓注入,水流打着旋儿,带着着茶叶也打旋儿,分外的好看。

  她这一手,看上去简单,实则对力的控制要达到明微见性地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那杯茶沉淀了三秒钟,三秒之后,一股更加浓郁香醇的茶味便释放出来。仅仅闻香味,就知道这茶泡得比方才那杯好得多!

  青年的眼睛都瞪大了。

  “啪啪啪啪!厉害,厉害,小小年纪,就博学多识,连老夫这点微末雕虫都见地如此之深。小逸,你要多多向人家学习,你虽算可以,但心性不及他十分之一。”

  青年收了冰剑,恭恭敬敬地拱手:“是,爷爷。”

  一个老者从屋子里走出来,这老者大约七十多岁,或者更老,但他保养得极好,鹤发童颜,身板挺直,身上一股气势隐忍不发,一双眼睛睿智深沉。

  柳玉凰没有起身,只是拱拱手:“孙国医好。”

  那老者道:“老朽现在只不过一介白衣老夫,当不起那个名,尊客要是不嫌弃,称我孙老丈就行。”

  老者坐到柳玉凰对面,洞察世人的双眼在她身上看着,要看出他的底细。

  但柳玉凰有什么底细?是个连修炼都没修炼的废材!

  但看在老者眼里,却不这么想,只觉他必定是强者中的强者,竟然连半点实力都不露。

  这老者更加谨慎而态度诚恳了,那气势,彻底收起来,倒也和一般老人没有太大区别。

  “尊客来此,不知何事?我也不绕圈子,老朽早已经退出帝京,帝京之事,绝不沾染。”

  “孙老丈弄错了,我来只是为了一点小事,闲来之时弄了几颗药丸,要孙老丈品鉴品鉴。”

  说着,将装着凝神丸的瓶子放在桌上。

  老者听到柳玉凰喊他孙老丈就放心了,轻松地抓起药瓶:“如果是品鉴药丸——”

  他拧开瓶子,闻到里面释放出来的药味,脸色先是一凝,尔后激动得满面潮红,从凳子上猛地站起来:“这是?!你是——”

  简直如同发现了新大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