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永久注销

又见柏及

永久注销 沈凡恩 1425 2024-02-03 17:18:12

  这日肖轩刚毁了幽谷一个新的阵法,准备在练功室体悟一下,神定之后不知不觉晕了过去。

  “醒醒,刘茵茵,醒醒!”

  肖轩迷糊的半睁眼睛,看到眼前的人,突然瞪大眼睛,吓的面前人噔噔噔后退几步。

  “党齐?”

  党齐当下黑脸,“不然你以为是谁,柏及?”

  肖轩叹了口气,看的党莫名气愤,阴阳怪气“怎么,不是柏及,你很失望?”

  “是有点”肖轩无精打采。

  “你!”

  党齐想起刚才刘茵茵突然窒息,刚想问话,看到刘茵茵面色疲累,于是压了压火气和担心,“这两天你怎么回事?医生说,你只是睡着了,可整整五天!你怎么没被饿死!”

  肖轩看着眼眶通红,明显睡眠不足的党齐,无语望天,天花板,入目的不出意外仍然是巨大的指南针,虽然不抱希望,仍然试探的问道,“有指南针吗?”

  党齐懵逼,这话题转的,生硬,艰涩,要撅断了!但仍然好声好气的说,“你要指南针?我下楼去帮你卖。”说着转身就要走。

  “别去了,不用”

  党齐身影微微发抖,看起来可怜极了,突然他泄了一口气,转身快速走向肖轩,双臂撑在肖轩头两侧。

  “你之前喜欢我”

  是肯定句。

  “……是”肖轩有点为难。

  “那为什么现在不喜欢了”肖轩感觉党齐都快要哭了,但虽然他自己无所谓性别,也还是喜欢党齐,但她可能是他,不知道党齐接不接受,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回去了,不能平白害了党齐。

  眼见刘茵茵敛目不语,党齐的脸闪过一抹痛色。

  “是柏及”

  又是肯定句!

  肖轩突然想起来,这边的柏及,有问题!

  于是卖人卖的很快,“是他”

  见刘茵茵答应的爽快,党齐愣了愣,随即怒不可遏,控诉,“你就见过他一面!你是见色起意!”

  “没错”

  沉默,党齐扭捏,咬牙切齿,“我长的不差!”

  何止不差,当初把我迷的五迷六道的,我眼又不瞎。

  “你回答”

  怎么个事儿?还要哭?!肖轩玩味的看着党齐。

  党齐莫名其妙,偏就看懂了这个眼神。

  虽然尴尬,然没有躲避,僵硬的说,“你重新喜欢我”

  迟来的深情比狗贱当然肖轩没这个意思,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党齐委屈,“是你说你要先表白的!”

  说完俩人都愣了一下。党齐迅速抽身退开。

  “男朋友?”

  沉默。

  “混蛋!转过来!还给我装我特么不打死—”

  看到党齐转过来的双眼布满迷茫与无措,肖轩定了定神,不是!那这个党齐又是怎么知道的?表白明明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肖轩看着党齐,眼神复杂。

  “带我去找柏及”

  一声冷哼。

  “带我去”肖轩加重语气。

  党齐立了一会儿,过来扶肖轩,被肖轩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党齐抬了抬嘴角,苦笑。

  党齐带肖轩来到隔壁病房。

  少年转头,苍白依旧,看到刘茵茵的瞬间,眼里亮起光亮。

  “姐姐!”虽然警惕,但听到这个声音,刘茵茵语气还是软了下来。

  “嗯,最近身体怎么样呀?”

  “好多了,就是好几天没见到姐姐,有点担心”

  果然,此柏及非彼柏及!

  “我没事儿,睡了几天而已,不用担心”

  “嗯”柏及猜到了原因,因为自己也睡了三天,刚醒过来不久。

  看着两人之间和谐不容入侵的氛围,党齐浑身萦绕着低气压。

  “党齐,你先出去吧,我和柏及单独聊会儿”

  “他有暴力倾向!他会伤害你的!”说完党齐自觉失言,沉默不语。

  刘茵茵余光瞥见,柏及刷的白了的脸,原本就苍白的脸显得像被人按在白墙上摩擦过。

  “党齐!你是医学生!道歉,出!去!”

  “对不起”党齐匆忙道歉,然后被人追杀一样逃出了病房。

  既然确定了,这个柏及不是和自己一同过来的柏及,那之前同自己一起过来的柏及在谁身上,还是,肖轩看了看柏及,精神分裂,一体两人,魂吗?

  柏及看刘茵茵奇怪的打量自己,小心翼翼的看着刘茵茵,“姐姐?”

  党齐回到消化内科,一个人坐在会议室。

  不对劲!柏及明明只和刘茵茵见过一面,怎么表现的这么熟悉,姐姐?难道两人之前就认识?党齐想起来,柏及似乎有个双胞胎妹妹,叫…叫,柏宜?正好,今天她今天好像要过来看柏及。党齐眼神暗了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