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永久注销

异空间

永久注销 沈凡恩 1139 2024-02-02 21:41:12

  既然成了男朋友,自然不能丢下他不管,在男朋友的百般抗议之下,最后决定周天刘茵茵和党齐一起去送柏及。

  刘茵茵坐在台阶上等的无聊,拿出手机刷着,党齐去买奶茶了,这会儿还没回来。

  真磨蹭!想起那走之前如微风拂面的笑容,刘茵茵没有节操的决定原谅他了。

  突然刘茵茵的头炸裂剧痛,以为是偏头痛,刘茵茵闭眼休息了一会儿,仍然没有好转。

  似乎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刘茵茵睁开眼睛,精神巨震!不可思议,违背常理,毫无逻辑!

  眼前周围一片荒芜,荒草丛生,残垣断壁,雾气蒸腾,黑影撞撞,阴森森,雾蒙蒙。

  刘茵茵傻眼了,想起党齐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生怕他出事。

  “党齐!党齐!”

  “姐姐,来我这里,姐姐!”

  是柏及!刘茵茵咬了咬牙,再犹豫,但看了看周围,无法辨别方向,估计党齐也找不到自己,于是向柏及声音的方向走去,先去汇合,一起找!

  “柏及,你在哪里?说话,柏及,柏及!说话!”

  “……姐姐”柏及的声音气若游丝。

  刘茵茵着急的跑了起来。

  看到柏及的时候,刘茵茵瞳孔猛缩。

  只见柏及被一大团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黑色怪物层层缠住,眼看就要呼吸不上来了。

  刘茵茵四下看了看,拿起一根棍子就往黑影上招呼。一声闷哼从黑影里传了出来,束缚着柏及的黑色触手缩了一下,柏及终于可以呼吸了!

  刘茵茵再接再厉,打魔怔了一样,一声接一声痛呼从黑影里传了出来。

  “小心!”柏及刚得空的嘴巴嘶声吼着提醒刘茵茵。

  刘茵茵若有所感,但来不及反应,只感觉颈部剧痛,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刘茵茵醒来的时候,只看到白色冷清的天花板,是医院。

  她的脖子被固定了!嘶,哪个鬼孙儿下手这么狠!

  “刘茵茵”

  刘茵茵一愣,党齐?她想转一下头,但固定的脖子不允许她这么做。下一刻,党齐的脸进入了刘茵茵的视线。刘茵茵心下一喜,随即感受到颈部的疼痛,委屈了起来。

  “齐齐~我脖子疼。”

  党齐听到这个叫法,眼皮狂跳,面色一红。

  “刘茵茵同学!”

  看到刘茵茵委屈的视线,党齐小声的叹了口气,“你昨天陪护士老师去给31床病人做检查,为什么突然攻击老师?”说着党齐正色起来。

  “做检查?给柏及?”刘茵茵不明所以,完全摸不着头脑,“柏及昨天不是出院吗?你本来要和我一起去送他的,我说不用,你还死乞白赖求我的,你失忆了?”

  党齐看上去有点疑惑,有点不解,有点生气,非常羞耻!颤抖的手指着自己“我?死乞白赖?求你??!”

  刘茵茵无语,“装什么装,刚表完白亲我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害羞”说到这个一肚子火,“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合着以前你就是看我笑话呢”

  党齐感觉荒谬,但听到表白,面上有些不自然,但听刘茵茵越说越离谱,就先把表白的事按下不表,正色对刘茵茵说“柏及前几天还是重症,昨天出院,你敢不敢再离谱一点!”

  刘茵茵突然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想到一些事,试探道,“那你也没有和我表白?”

  又提到这事,党齐脸色腾的一下红透了,咬牙,“我没有!”

  刘茵茵正色起来,“我要见柏及!”

  “不行。”

  “我要见他!”刘茵茵这下有点慌了,但她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看着党齐“伤心”的表情,也没有半分怜香惜玉,只是面色逐渐凝重,如果她和柏及进入了幻觉,那真正的党齐呢,他有没有危险!

  党齐被刘茵茵吼的不知所措。

  刘茵茵平复了一下,尽量和颜悦色,毕竟眼前的东西,披着党齐的皮,想到缠着柏及的那些黑色怪物,刘茵茵就忍不住直犯恶心,但她刚才试了试,她不仅仅脖子不能动,身体也绵软无力,应该是被注射了药物。

  “我要见他,你刚才也说了我陪护士老师给他上药,不瞒你说,我前几天一直在陪他聊天,只要见到他,我就可以搞清楚,我自己搞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党齐原本濒临爆发的边缘,听到刘茵茵说的话,表情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而且越来越古怪。

  党齐打断刘茵茵的话头,“刘茵茵,你还记得,你刚转科到精神科吗?”

  “知道啊—”刘茵茵沉默了一下,不确定,“你说,精神科?”

  “嗯”

  “刚转科到精神科??!”

  “是”

  这下把党齐也干沉默了。

  “……你走吧”

  党齐欲言又止。

  “你走吧,我,我缓缓”刘茵茵闭上眼睛,想着那怪物把自己拖进幻觉会留下这么大一个漏洞,只要自己找到柏及,这个幻觉不攻自破,幻觉不应该尽量真实,不引起怀疑吗?刘茵茵觉得暂且不知对方目的底细,最好找到柏及再商量对策,免得互相捣乱,刘茵茵早发现,柏及不是个省油的灯,根本不相信他会坐以待毙。

  党齐走到门口的时候,说,护士老师没事,不用担心,学校正在处理……你家人过两天应该就到了。

  “柏及呢,他没事吧?”

  党齐摔门出去,留下一句气冲冲的“有个屁的事!”

  刘茵茵闭眼笑了一下,装的不像呢,她都没见过党齐气急败坏的样子,不过还挺可爱的,刘茵茵莫名觉得,如果党齐生气也会是这个样子。但马上又收敛了微笑,这个幻觉太真实了,明明漏洞这么大,细节却这么紧密,说明对方根本不在乎她能不能识破,这是绝对实力的蔑视,很棘手。

  “姐姐,你没事吧?”

  刘茵茵猛地睁开眼睛,病房里空无一人!

  

写的太潦草了,影响观感,先随便修改一下,在进度故事情节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