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酷君王追逃妻

第9章 远赴炽烈国

冷酷君王追逃妻 千影季节 1870 2012-05-30 14:57:36

  那日之后,穆擎苍就不见了踪影,问及掌柜,只说少主有事要办,让她留在这里调养身体。程雨灵精致秀气的小脸上满是担心,他才是那个要好好休息的人吧。

古人的生活其实是很无聊的,尤其是对她这种扮演米虫角色的人来说,应该更无聊才对。可是程雨灵却一返穿越的常理,万分享受这种从睁眼开始吃,吃完就睡觉的日子。

她母亲因为难产,生下她之后不一会儿就驾鹤西游了,所以她是由有“科学怪人”之称的父亲一手带大。

程父因为妻子的去世,悲痛欲绝,一心痴迷研究,相对的,对女儿的照顾也是少之又少,所以从懂事起,程雨灵就开始做家务,照顾没有时间概念的父亲。

程父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和朋友,即使她到现在一天学也没上过,也不觉得可惜,因为从父亲身上,她学会了很多。

半躺在贵妃椅上,女子把玩着食指上七彩的宝石戒指,到底什么时候,它才能再次展现神奇呢?

穆擎苍疲惫的回到客栈。

这半个月,为了查清楚内奸是谁,他强忍着剧痛到处寻找线索,终于在自己威逼利诱下,查出了那个人。

没想到,表面上对自己恭敬顺从得犹如一条狗,背地里却做着豺狼般的事情,只是他也不想想,他算计的是谁!

掌柜跟在他身后,不想却在程雨灵的屋子前停下,男子利落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写有名字的木牌,甩手丢给掌柜,薄唇微启,冷冷吐出一个字:“杀!”

掌柜在看到名牌上的名字时,吃惊的睁大了双眼,怪不得少主如此震怒,换做是自己,也无法原谅吧。

点点头,恭敬一拜,掌柜转身走到后院左侧的一条密道中。

穆擎苍神情复杂的站在女子房前,迟迟不肯踏进,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半月以来会时常想起那个包子脸?

大掌缓缓摸上别在腰间的塑料瓶,这是他临走时从她那里偷出来的,每次喝水的时候,似乎都可以感觉到她在身边。

惊觉自己的反常,男子恼怒的握紧了拳头。霸业未成,怎么还能有心思儿女情长?再说,这个女子就是一个迷,对他来说是吉是凶,现在还不能断言。

可是,每当下决心要杀她的时候,又会想到她为自己治病的细节,自己第一次对女人产生的强烈渴望……

最后,他告诉自己,不过是一个还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而已,何必如此费心!暗笑自己的多虑,男子没有犹豫的走进屋子。

程雨灵举着戒指,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七彩的光华,整个屋子变得如梦如幻。女子身着一身素白的纱裙,乌黑的长发散在背后,在旖旎的背景下,美的似是天上掉下的仙子。

穆擎苍一时之间竟有些痴了,抬脚走到她身后,女子因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指尖的戒指上面,没有发现他,他居然有些吃醋!

伸手一把夺过女子的心爱之物,站在她面前冷声道:“你可真是悠闲!”

女子见启动器被人夺走,急忙起身要抢回来,不想却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嘴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欢快道:“穆擎苍你回来啦!”说着还绕着男子转了一圈,“你真壮的像头牛,我还一直担心你身体,看来是我多虑了。”

男子原本恶劣的心情,因为眼前女子的一句话变得轻松起来,看着已经恢复原貌亮丽的女子,男子不自觉的柔声道:“我回来了。”

女子笑眯眯的点点头,像是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上上下下又细细的打量一番,看到他腰间的矿泉水瓶子,奇怪道:“你没事挂个破瓶子干什么?你又不缺钱,还捡破烂啊?”

穆擎苍眯起了危险的眸子,可是眼前这个蠢蛋还未察觉,继续大大咧咧的说着:“你这个习惯可不好,没事抢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你老爹没有教过你啊,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拿……”

穆擎苍青筋一根根爆开,暗骂自己,疯了么?居然心心念念这头猪!

“我明日启程回国,你要一起走吗?”不再和她啰嗦,要是她说不,自己一定一掌劈死她。

“好丫,你去哪我就跟着你去哪。”程雨灵没有迟疑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开玩笑,她现在可以浑身没有一个碎银子的可怜虫,离开他这个金主,怎么活?万一再被拐到青楼做点皮肉生意,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想到这,看着他的眼神更加坚定。

男子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声音也变得不再冰冷,“既然你选择跟在我身边,那么这个……”说着,拿着启动器在她眼前晃了晃,“就当做信物先放在我这里,时候到了,我自然会还给你。”

程雨灵好看的小脸皱成一团,几次想开口讨价还价,却在看到男子势在必得的眼神而作罢。算啦,自己浑身上下,也就那个东西看着值点钱,既然人家管吃管住,也别挑剔那么多了,趁机偷回来,再卷他点银子,嘿嘿……

穆擎苍无视她YY的表情,淡淡开口,“从现在起你就是我身边的仆人了,一会我要掌柜送几件男装过来,今日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一早就走。”

女子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拉住就要离去男子,小脸扬起45度,可怜兮兮道:“我不能穿着裙子吗?”

男子甩掉女子的柔荑,压住内心翻滚的欲望,冷冷道:“你是个跟班,不是小姐。”

望着男子离去的背影,程雨灵马后炮般的嘀咕:“我也就是问问,你凶什么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