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酷君王追逃妻

第2章 凶光乍现

冷酷君王追逃妻 千影季节 1946 2015-04-08 12:55:43

  程雨灵后知后觉的对穆擎苍露出一个友好又尴尬的笑容,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慌忙拉起退下的裤子,却因为扯到臀部的伤口轻呼出声。

苦着一张小脸慢慢蹲在火堆旁,套上半干的T恤,又看了一眼移到眼前的壮硕男子,困难的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道:“这位大哥,我现在受了伤,需要诊治,如果你不介意,能不能先转过身去?”

穆擎苍不动声色,只是冷冷的望着眼前的丑八怪,他周身散发出一种王者的高贵气息,高大的身体罩在她面前,形成一种无法忽略的压迫感。

眼睛扫了一下她臀部的伤口,一看就是被树枝什么刮出的伤口,难道她想爬到树上躲雨掉下来了?愚蠢的女人。

不过,如果她真的有办法治疗自己,留着她的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无法相信任何一个人,她也许是敌人派来麻痹自己的,或许目的就是刺杀自己。

想到这,男人挨近剑鞘的手又紧了紧,“我对你没有兴趣。”说罢,吃力却不失优雅的坐到火堆的另一边,紧紧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程雨灵因为男子的话语红了脸,转念一想,也许是人家体贴,不愿看见自己尴尬吧。毕竟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在清朝,古人多半早熟保守,如今他肯为自己找台阶,就该心存感激了。

她冲他点点头,忽然发现他的右手一直护着腹部,脸上不断有雨水滴落,不对,如果是雨水现在恐怕早就烤干了,莫非是冷汗?

于是她关切道:“大哥也受伤了吗?我看你好像比我严重,要不我先帮你诊治吧。”

女子说的真切,在穆擎苍眼中看来却是一个危险的陷阱,刀刻的五官扯出一抹冷笑,道:“我不打紧,姑娘还是先行疗伤吧。”

程雨灵感激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古人义字当头,果然不假,面对一个陌生的女人,竟然如此礼遇,对他的好感不禁又多了几分。

“那你等等我,我的伤口不深,马上就好了。”说着,拿起搁在一旁的矿泉水瓶,先是简单的冲洗一下,又喷了一些消毒水,随后敷上云南白药,见血已经止住,便拿起绷带准备缠到伤口处。

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停下手中的动作,询问对面的男子:“大哥,你伤口是一处还是多处?”

穆擎苍危险的眯起了狭长的眼睛,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看你还能有什么把戏,刺探吗?你还嫩了点!

“我绷带带的不多,如果你伤口又多又深,我就留下来给你用吧。”程雨灵笑着解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乌黑的小脸上更加生动。

见她一脸诚恳的望着自己,穆擎苍竟然有一丝尴尬,正了正嗓子,朗声道:“我的伤不碍事,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女子哦了一声,便低头认真的包扎自己的伤口。穆擎苍仔细的盯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包括她使用的药品。

她好像不是本地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就不是新元国的女子,医治的手法也和自己了解的不同,而且她手中的所谓绷带,更是从未见过。

疑惑的看着她,努力的从脑海中搜索关于她的种种可能。都说新元国与楚林国边界有一个蛮夷部落,擅长巫蛊之术,但当地人多半人高马大,五官深刻,皮肤更是不同现下女子的白皙,因为常年与毒物为伴,都成诡异的灰黑色。

如果连蛮夷部落都牵扯进来,那么未来的局势就更加难以掌控了,想到这里,男子试探的开口道:“你是蛮夷部落的人吗?”

程雨灵贴好绷带,听到男子的问话,奇怪的看着他,“清朝有这么个地方吗?”

男子好看的眉毛因为她的回答皱了起来,眼睛比刚才更冷了,他缓缓起身,一步步移到她面前,在女子没反应过来以前,狠狠握住她尖细的下巴。“清朝是什么地方?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接近我又是为何?”

程雨灵忍着疼痛,莫名其妙的盯着他,有点生气的说道:“是你自己跑进来的,我怎么接近你了?这里不是清朝,难道是宋朝?”

“别跟我打马虎眼,我问你,你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男子的危险终于传递到迟钝的大脑,她确定眼前的男子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脑袋飞速的运转,难道时间机器出错了?这个可能性要她顿时苍白了小脸。

尽管男子有一双能看透人心的鹰眼,但是从她乌起码黑的脸上想要找到一点线索还是挺有难度的,只是她僵直的身体出卖了她现在的慌张。

程雨灵的小手慢慢抚上男子的大掌,稍一用力脱离了男子的挟制,男子盯着她握着自己的手,慢慢的站在自己面前,浓眉一挑,只要她一有动作,自己便一剑结果了她!

“大哥……我能问一句,这是哪里吗?”裤子半挂在屁股上,她已经没有心思管了,现在,她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穿到哪里去了。

“新元国。”

三个字,仿佛一记重磅炸弹,程雨灵的脑袋晕乎乎的,心里开始默背历史朝代表。夏商周秦汉……反复念叨十几次,才瞪大眼睛喊道:“难道是X!”

穆擎苍冷眼看着眼前的女子变化多端的小脸,说实话,如果不是这张丑八怪的脸,也许自己会对她有点兴趣……惊觉自己的反常,男子有些愤怒的抿紧了双唇。

“不会这么背吧,人家不都是穿到帝王家当老婆么?怎么我就这么倒霉?……”程雨灵失神的喃喃自语,在男人就要失去耐心拔剑相向的时候,她很有才华的伸出小手,狠狠的抓住了男子前额的头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