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番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15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996 2015-03-18 00:02:04

  他们正式成了夫妻,床上的落红,代表着云朵从此从女孩儿蜕变成了女人。

从第二天开始,云朵知道了什么叫宠妻无度,心细如发的男人,当她是瓷人儿一般小心翼翼呵护着,什么都不让她干,家务活全承包了,连个碗都不让她洗。

她心里过意不去,也是真的心疼他,白天忙公司的事,回来还要洗衣做饭。

他却腼腆的笑:“你别嫌弃我没有我两个姐夫有本事就行。”

他聪明绝顶,是天才中的天才,无奈性格不够狡诈强势,幸亏有两个姐夫帮扶,公司才能如日中天,但和莫君清和萧翎诺还有骑着千里马也比不上的差距,云朵却丝毫也不介意。

她想要的是相濡以沫,烟火平生,有地千倾,晚上睡的也不过是两米半的床,重要的是睡在身边的那个人。

他风雨无阻的每周带她去付镜涵那里做一次理疗,每晚休息之前都要按照付镜涵的吩咐给她按摩十五分钟的左臂,再用他自己制成圆圈儿形的热宝,让她的手臂钻进去,在里面做上十分中的热敷。

做这些的时候,他目不转睛,一丝不苟,仿佛这是世上最重要的事,任何事都不能让他分神。

每当这时候,云朵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幸福。

她不需要华丽的房子,不需要漂亮的衣服,她就想有个这样的男人,守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有时抱在她在怀里,让她饥渴的肌肤感受让她温暖的爱。

她想,她明白了为什么教育专家说,抚触有助于婴儿的健康。

她就像初生的婴儿,他手掌落在她头上时她就不想让他松手,靠在他怀抱时就不想让他挪开,身体、心灵,感受到的,满满都是爱。

她如同还没盛放就因为缺水而打蔫儿的花儿被注满了清水,迅速鲜艳红润起来。

肌肤莹白,有了弹性,眼神明亮,有了光彩,有时和云翘、温寒洋一起回家吃饭,孟欢偶尔说了什么话,她会笑嗔着看孟欢一眼。

那时被爱着的小女人看向自己心爱的男人时,又甜蜜又骄傲的目光,心里的幸福甜蜜太满太满,不好意思说,但却又在不经意间透过眼神流露出来。

厨房里,云妈妈抹掉泪,唏嘘不已:“我真是白活了半辈子,女儿幸福不幸福表现的这么明显,我竟然看不出来。”

她的小女儿,和纪远方时,是相敬如宾,和孟欢时,才和她的大女儿一样,是个被丈夫宠着爱着,一举一动都明明白白让人看出,她很甜蜜很幸福的小女人。

云朵一边帮云妈妈盛菜,一边翻白眼儿:“这是好事,您掉什么眼泪?再说了,我妹从小性子就那么冷清,谁知道她遇到喜欢的男人, 也能化成水,比谁都温柔。”

云妈妈擦干眼泪,又是欢喜,又是心酸:“行了,不说过去那些不开心的,出去之后别乱说话,又勾起你妹妹的伤心事。”

“您就别操心了,我妹啊,有孟欢成天捧在手心里哄着,早忘了那个畜生是谁了,有个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的老公,乐还乐不过来呢,哪还有伤心的闲工夫?”

云妈妈和云翘把新做好的鱼虾端上去,等两人都落座,各自夹了一块之后,孟欢给夹了块鱼肉,细心挑了刺,放进云朵碗里。

云朵冲他笑笑,原本一点都不想吃鱼,却不想浪费他的心意,将鱼送到唇边,还没张嘴就泛起一阵恶心,捂住嘴起身往卫生间跑。

“朵朵,怎么了?”孟欢脸色一下子变了,如临大敌,寸步不离的追过去,

云妈妈和云翘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惊喜:“怀孕了?”

两个人忙不迭也追过去,孟欢正扶着干呕的云朵不停询问:“怎么了朵朵?还有哪里难受?走,我送你去医院!”

云翘一把将他拽到一边去:“朵朵,大姨妈什么时候来的?过日子了没?是不是怀孕了?”

云朵脸色通红,“我例假不太准时,经常两三个月才来一次,不过算算,是好久没来了。”

“走走走,赶紧去医院!”

一家人饭也不吃了,浩浩荡荡去了医院。

检查完之后,是一家人盼望已久的好消息。

云朵怀孕了。

自那之后,孟欢的宠妻程度再上一个新的台阶,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贴身照顾,眼睛都不离老婆的身影才好。

今天是云朵怀孕第三个月,上次在医院检查时,医生嘱咐今天去医院做B超,观察胎儿的发育情况。

这是云朵第一次做B超,昨晚孟欢就紧张的睡不着觉,早晨早早起来,结果下雪了了。

云朵原本觉得天气不好,想错过几天再做,孟欢不肯依,说他会将车开慢点。

他果然将车开的极慢,蜗牛爬一样,二十分钟的车程,他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到。

到了医院,他不让云朵动弹,将车停稳后,小心翼翼将云朵扶下车,一手紧抓着她的胳膊,一手稳稳揽着她的腰,目不转睛的盯着。

排队挂号交钱,做完检查,胎儿发育情况全部良好,孟欢松了口气,笑的舒心愉悦,仿佛抓住了所有他想要的幸福。

又小心翼翼扶着云朵出门,迎面差点撞上正要进门的孕妇。

他连忙说声对不起,半个身子护在云朵身前,给那名云朵让开道路。

那个孕妇看到云朵, 怔了一下:“云朵?”

云朵抬眼看她。

是王佳莹。

她也怀孕了,看肚子凸起的形状,应该有三四个月了,只是她只有一个人,没见到纪远方。

看看小心紧张护着云朵的孟欢,再看看孑然一身的自己,王佳莹有些后悔冲口叫出了云朵的名字,她迅速别过眼,朝里面走去。

B超师的话她有时听的清楚,有时听的浑浑噩噩,满脑子都是孟欢温柔体贴的照顾云朵的样子。

仿佛他怀中的云朵,是他的一切。

而她呢?

纪远方从不拿正眼看她,只拿她当泄|浴,她耍了点心机,怀上了孩子,原本想母凭子贵,有了肚子里的孩子,纪远方能回心转意,好好和她过日子。

哪知道,一直都是她痴心妄想,仿佛她肚子里的孩子和他没半点关系,那个人依旧不把她当人,只当纵|浴消遣的东西。

今天是她第一次正式做产检,她和那个男人说了,那个男人仿佛没听见,头也没回的出门。

她总以为,云朵是没本事,才没能征服那个男人的心,现在她才知道,云朵没能征服他的心,是因为那个男人根本没有心。

从医院回来,她满街转着去花钱,只有购物刷卡时,从导购小姐眼中羡慕嫉妒的神色时,她才能找到几分快感。

中午自己吃了顿好的,虽然那个男人并不盼望着这个孩子的出生,她依旧要把他平平安安的生下来,如果是个儿子,血浓于水,纪远方多看几回,没准就有感情了。

吃完午饭又逛了一会儿,逛得累了,她回到纪远方的公寓,赵婷婷给开的门。

赵婷婷嘴巴甜,又干净又乖巧,把杨心怡一家人伺候的舒舒服服。

杨心怡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又迷上了附近大妈迷恋的广场舞,绝口不再提回老家的事。

给了赵婷婷一把钥匙,买菜做饭洗衣服,统统都交给了赵婷婷。

王佳莹有时觉得赵婷婷比她还像这个家的女主人,因为赵婷婷有钥匙,她没有。

如果不是她手里攥着纪远方的不雅视频,说不定早就被扫地出门。

赵婷婷甜甜的叫姐姐,她理也没理,径直上了楼。

赵婷婷冲着她的背影翻白眼儿,“神气什么!”

在这边干了这几个月,她已经看明白了,这家的男主人对王佳莹不待见,除了晚上王佳莹叫的让人脸红心跳的,白天两个人连个交流都没有,根本不像夫妻俩。

大概是怀孕嗜睡,王佳莹竟一觉睡到了晚上,睁眼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觉得肚子饿,起身走出卧室,想找一楼佣人房找赵婷婷,让她给做点吃的。

刚拐过楼梯角,就听到男女呼吸混合的爱昧声音,她猛的惊了下,快走几步,一楼客厅里,只亮着墙角一盏昏黄黯淡的灯。

一男一女在沙发上交缠着,嘴巴紧贴在一起,发出***的声音。

王佳莹唰的一下,脸上血色尽失,顾不得腹中还怀着孩子,三步两步冲下楼,一把抓住谢婷婷的头发,将她从纪远方身上扯起,狠狠一个耳光甩在她的脸上。

她疯了一样左右开弓扇打谢婷婷的耳光,“你这个贱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个下贱的保姆,也想勾|引别人的男人,让你贱,让你贱!让你不要脸!”

谢婷婷被打的措手不及,嘴角很快淌出血来。

杨心怡在房间里听到动静,跑出来,将谢婷婷从她手中抢救出来,“这是怎么了?”

“你问他们!”王佳莹愤怒的指住谢婷婷和纪远方,“问这对狗男女!”

这时候纪远方已经从沙发上爬起来,整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满身酒气的哼了声:“不要脸?不要脸也是和你学的!你不是也像她一样,勾|引别人的男人?”

——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我发一点新文试读,不会占到收费字数哦,

原本想下半年再开新文的,结果想到一个特别喜欢的故事,打了鸡血一样写了新文,大家看一下喜欢不喜欢,新文月底发 ,依旧是宠文哦,喜欢的亲们记得要来捧场啊,挨个么么~

夜,俪宫国际酒店包厢内。

第六杯白兰地下肚时,温雨瓷头脑已经晕沉的厉害,身边的老男人却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小雪,吃完饭陪哥去唱K啊?”李总一手搭上她的肩,一手端着酒又送过来。

“不了,我今晚还要去医院照顾病人。”温雨瓷身子往旁边偏了偏,不动声色的躲开他的咸猪手。

西陵雪是温雨瓷为自己取的假名字,温雨瓷这个名字在景城太响亮,根本没办法应聘找工作。

“照顾病人哪用的着你这样的美人儿亲力亲为?”李总大手一挥,又将她揽回身边,“小雪只要将哥伺候好了,哥请上十个八个的护工专门帮你照顾病人。”

伺候?

她堂堂温家大小姐,什么时候沦|落到要靠伺候男人才能活下去?

心似刀绞,恶心欲呕,终于绷不住,她将李总推开,“不好意思,我去趟卫生间。”

蹲在水池旁,使劲儿干呕,她捂住胸口,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多么讽刺,她这样不要命的陪吃陪喝陪玩儿陪乐,只是为了赚一天父亲的医药费,而上个月时,她还是挥金如土的温家大小姐,无数人仰她鼻息生存。

不过一夜之间,全都变了,天堂到地狱的差别。

家族企业被她的养兄兼未婚夫吞掉,父亲一气之下重病昏迷,一夜之间,她从首富之女,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而她的未婚夫……

想起那个有多俊美就有多冷酷的男人,她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扑到水池前,将凉水狠狠拍在自己脸上。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十三年前的大雪中,她会睁大眼睛看着他活活冻死在雪地里,绝不会带他回家,爱他护他,痴痴守他十三年。

温雨瓷是个大笨蛋,天下第一的大笨蛋!

神智恍惚中,她推开洗手间的门,清冷悦耳的声音,如碎冰击玉钻进她的耳中,令她浑身一震。

她下意识转头看去。

灯火阑珊处,洛寒的身影渐渐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他没有系领带,衬衣领子上解开了两个扣子,手臂上还随意搭着一件深色西装。

走廊里的水晶灯那么明亮,映的他脸庞愈加清俊,连着那一拢迫人的眉峰都似夹了些光芒,冰冷耀眼的让人惶然敬畏,却又挪不开眼睛。

温雨瓷死死攥拳,任尖锐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中。

洛寒!

温洛寒!

他的名字,还是她给取的。

她曾经所有的幸福,如今无边的梦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