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番外】今夕何夕,见此良人10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58 2015-03-07 07:30:02

  纪远方犹豫了下,还是追出去,气的杨心怡在追出来又哭又嚎。

纪远方无奈,只得回去安抚。

离开纪远方的公寓,紧勒在心上的绳子才松了一点,她长长吁出一口气,开车回了娘家。

云家也是MO城数得着的人家,云爸爸和云妈妈住在MO城有名的别墅区。

云爸爸去公司了,只有云妈妈一个人在家。

见女儿回来,云妈妈先是高兴,见女儿脸色苍白憔悴,心里又敲起鼓来,“朵朵,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还是和远方吵架了。”

“没事。”路上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和妈妈摊牌,告诉妈妈纪远方是个伪君子,表面上和她相敬如宾,实际上一点丈夫的责任也不尽,结婚两年,她心里的苦处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可看到妈妈担忧关切的眼,她一个字也说不出。

儿女债儿女债,姐姐结婚之后夫妻和睦,恩爱孝顺,爸妈欠姐姐的债已经还完,换姐姐孝顺她们。

可她呢?

还要让父母牵挂担忧。

难道她要做父母一辈子的债?

“不是,肯定有事。”云妈妈最紧张的就是这个小女儿,云朵脸色这么差,嘴里说没事,她又怎么肯信。

“妈,我真没事,就是想您和爸爸了,回家来住几天。”满肚子的话憋在心里,怕爸妈忧心,一个字都不敢说。

“朵朵,是不是在那边受什么委屈了?你有什么事,一定和妈妈说,爸爸妈妈是你最亲近的人,是你的靠山,谁要敢欺负你,爸妈第一个不饶他,你明明有事却不和妈妈说,妈妈晚上别想睡觉了。”

云朵见妈妈执意问,只好避重就轻的说:“我和婆婆吵架了。”

听女儿说,不是和丈夫闹别扭,是和婆婆吵架了,云妈妈松了口气。

虽说和婆婆吵架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总比和丈夫闹要强几分。

云妈妈问:“因为什么吵起来的?”

云朵摸摸脖子里的项链,“姐姐今天送我这条项链,是她和姐夫去巴黎玩,特意给我带回来的,这条项链很名贵,姐夫花了好多钱和心思才买到,姐姐也有条同一系列的,姐姐送我时很开心,可我回到家,我小姑子非要向我要,我婆婆就让我把这条项链送我小姑子,我不肯,就和她吵起来了。”

“太不像话了!”云妈妈恼了,起身去拿手机,“我给远方打电话,让他说说他妈,早就知道他妈那人喜欢贪便宜,为了她能对你好,我和你爸没少给她和你小姑子添东西,这下好了,蹬鼻子上脸,居然自己张嘴要,太过分了!”

云朵按住她的手,“妈,算了,你别生气,为了那种人气坏身子不值得。”

“我怎么能不气,”女儿是她的心头肉,想到女儿受了委屈,比她自己受委屈还难受,“远方呢?纪远方怎么说。”

云朵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能含含糊糊的说:“妈你知道,他很孝顺……”

“孝顺也得分什么事,我这就打电话给他!”云妈妈一听云朵这语气就知道女儿这次实在忍不了,才跑回家里来,她这二女儿和大女儿不一样,大女儿受一丁点儿委屈就能吵的全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可这二女儿,不到逼不得已,一个字都不会往外漏。

纪远方很快接了电话,客客气气叫了声妈妈。

云妈妈冷着脸说:“远方,朵朵是我们家老小,是我和她爸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我知道做人家儿媳和做自己女儿不一样,你妈肯定不会像我和她爸似的惯着她,可你们也得做的差不多才行,那项链是翘翘送朵朵的,你妹妹凭什么要,你妈还帮你妹妹抢,这是看我们家朵朵软弱好说话,欺负我们朵朵吗?”

云朵的性子,向来是报喜不报忧,以她的性格,不管在这边受了什么委屈,回了娘家肯定一个字都不会说,所以纪远方没料到岳母会兴师问罪,一时被噎住。

云妈妈越说越气,“原本还说明天请你妈和你妹妹吃饭,彼此联络联络感情,现在看来也不必了,朵朵我留家里了,你什么时候哄的我女儿开心了,什么时候接回去,你要是不来接,你们就算了!”

云妈妈正在气头上,口不择言,愤然挂了电话。

纪远方觉得他的岳父岳母一直把他当救命稻草,因为他的出现,才让高不成低不就的云朵嫁的这么好,他没想到岳母居然说出让他和云朵算了这种话,很快将电话回拨过去,“妈,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没处理好我妈和朵朵之间的关系,您放心,明天中午,我安排酒店,去接你们,向你们赔罪,您和我爸都别生气,你们年纪都大了,身体不好,气大伤身,您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处理好我妈和朵朵之间的关系,不再让您和我爸操心了。”

在云妈妈面前,纪远方一向会来事,几句话说的云妈妈没了火气,挂断电话,脸上也有了笑,“远方服软了,说明天来接我和你爸,向我们赔罪,到时候你给他个台阶下,他是他,他妈是他妈,他妈想要项链,咱不给她就完了,犯不上因为这件事,影响你和他的感情。”

见纪远方几句话就把妈妈哄的开心了,云朵也只得跟着强颜欢笑。

她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纪远方这种人,一面视她如无物,一面讨好她的家人。

是不是就吃准了她报喜不报忧的性子,有什么委屈都往自己肚子里吞,不会和家里人提一个字。

心里藏着太多愤怒怨恨,恨不得一股脑说给自己的妈妈,可想到妈妈的心脏病,再看看家里无处不在的急救药,声音全都哽在嗓子里,一个字都说不出。

晚上,云朵在自己家里歇下。

睡的是她没出嫁时的房间,房间里的摆设和她没嫁人时一样,窗明几净,一点灰尘都没有。

躺在自小睡惯了的床上,身体和心灵都无比放松,却怎么也睡不着。

翻来覆去想的都是她和纪远方之间的事,前思后想,怎么也想不到既可以离婚,又不伤害自己妈妈的办法。

睁着眼想到下半夜,实在熬不住才睡了,再睁眼时已经十点多了,她洗漱下楼,妈妈笑盈盈迎过来,抚她的头发,“醒了?想喝什么早餐,妈妈去给你做。”

“妈,你怎么不叫醒我,今天周三,我还要去公司呢。”

“去什么公司,我给你姐夫打过招呼了,说你身体不舒服,不用去了,”云妈妈转身往厨房走,“让我说,你身体不好,就不用工作了,远方也不是养不起你,你就做个全职太太就行了,要是闲在家里待着闷,就经常来陪陪妈,再不然和我一起去给你姐姐看孩子,家里又不缺你那几个钱花,朝九晚五的多辛苦。”

“妈,我喜欢工作。”

“你啊,就是有福不会享,要是你能像你姐姐一样就好了,”云妈妈摇头叹气,“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喝粥吧。”

云妈妈一边给女儿熬粥,一边黯然神伤。

这二女儿和大女儿不一样,大女儿从小最大心愿就是做温寒洋的新娘,结婚之后立刻怀孕生孩子,做了全职太太。

而这二女儿,心比天高,处处好强,处处不服输,可惜命比纸薄,一场车祸,让自小聪明好强的她,没了很多机会。

想着想着,云妈妈又偷偷抹泪,云朵看见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妈,过去的事就别想了,我现在不是挺好?您和爸爸身体健健康康的,就是我和姐姐最大的福气,只要你们好好的,我和姐姐怎样都好。”

云妈妈擦干眼泪,笑着回头,摸摸她的脸,“妈妈的宝贝儿,都是妈妈害了你,幸亏你现在过的好,不然妈妈一定内疚一辈子。”

云朵脸上笑着,心脏却一抽一抽的疼。

妈妈这样,她和纪远方之间的事,让她怎么开口?

快到中午的时候,纪远方上门来接她们,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水果和营养品。

云妈妈深谙疼女婿就是疼女儿的道理,让纪远方坐下,嘘寒问暖的招呼着,绝口不提云朵和纪母之间的误会,只是问:“你妈和你妹妹呢?她们怎么去饭店?”

“我已经把她们送去饭店了,等爸爸回来,我们再一起过去就行了。”

“你爸在公司呢,我们直接去公司接他吧。”

从云家的公司接了云爸爸,一行人赶往纪远方订好的酒店,路上纪远方虽然依旧话不多,但是言谈举止,一如既往的斯文有礼,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只是偶尔他和云朵说话,云朵仿佛听不见,一个字也不答。

云妈妈碰碰女儿的胳膊,“朵朵,差不多就行了,在外面要给男人面子,别不依不饶的了,听话。”

云朵深深无奈。

妈妈以为她是闹性子,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一点和纪远方做戏的力气都没了。

一顿午饭,席上是看不见的硝烟。

杨心怡面对云爸爸和云妈妈虽然没有面对云朵时的刻薄嚣张,但话里话外完全不饶人,字字句句含沙射影的说云朵怎样怎样目无尊长,怎样怎样不懂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