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番外】今夕何夕,见此良人9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6 2015-03-07 00:02:04

  小时候,爸妈总是开玩笑的说她情商低,从来不会像姐姐那样和父母撒娇,每天都安安静静的生活学习,也没什么物欲,从很小的时候就能把自己的生活打理的很好。

到了初中,姐姐和温寒洋早恋,也有小男生给她递情书,她看都不看一眼就撕掉,一脸漠然,不知道什么叫懵懂,什么叫羞涩,满眼满脑子都是学习。

爸妈又拿她打趣,说她不解风情,担心她长大之后嫁不出去。

大学时,因为残了一条手臂,她刻意远离周围的人,虽然她长的好,但性子太冷,让那些男生望而生畏,虽然也有不怕死的追求她,但少之又少,她也看不上眼。

到了非要谈婚论嫁不可的年纪,为了不让父母暗地里唉声叹气,她答应相亲。

最开始时高不成低不就,直到遇到纪远方。

她不知道她对纪远方的感觉是不是心动,只知道纪远方能给她别的男人没办法给她的感觉。

她不抗拒和他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不抵触嫁给他和他一起生活过日子,她想,大抵这就是喜欢了。

刚好父母对纪远方也很满意,她就嫁给了纪远方。

她觉得纪远方和她一样理智稳重,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过日子,最起码安心放松。

可她错了,这个看起来理智稳重,可以让她安心放松的男人,带给了她最大的灾难。

夫妻相处时,他不能像一个正常的丈夫那样爱她保护她。

婆媳相处时,他眼中只有他妈妈,没有半分的她。

即使那些他都做不到,她以为他至少能通情达理,可他居然开口说让她把姐姐花费心思为她挑选的礼物,送给他的妹妹。

她第一次觉得,原来纪远方这个男人,其实骨子里和他的母亲妹妹没什么区别。

哀莫大于心死,对这个男人,她再也没有半分期望。

她静静看着他:“纪远方,项链我不会给你,也不会给你妈道歉,我只想离婚,离开你,离开你妈和你妹妹,我宁可孤独终老,也不愿再和你一家人纠缠,你但凡还有半点自尊,拿了证件和我去民政局,我要离婚,立刻离!”

纪远方盯着她,紧紧皱眉。

两年多了,他和云朵一直不上不下的拖着。

自从上次云朵提出离婚,他才开始反思,他到底想要什么。

想和云朵离婚?

不!

当云朵向他提出离婚,他才发现,他根本不想和她离婚,他以为他不喜欢云朵,想逃离这样的生活,可当云朵真正开口,给他可以逃离的机会时,他却忽然发现他舍不得。

人是世上最奇怪的生物,人心则是最难测的东西。

拥有时觉得厌烦,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可快要失去的时候,却发现舍不得。

他不想和云朵离婚,也不想再继续这样的日子。

他开始反思,也许他不该再继续这样下去,他该花些心思,试着挽回他与云朵之间的婚姻。

他有自信,只要他肯努力,一定可以扭转乾坤,毕竟他手里握着云朵的死穴,知道云朵但凡有一份可能就不愿和他离婚,因为她受不了她父母因为她离婚而伤心。

正当他思考趁着明天中午请云朵父母吃饭,修补他与云朵之间的关系时,被杨心怡把他从公司里叫回来,在他面前大哭大闹,说云朵打她。

他自己亲娘的性子他不是不知道,这件事多半是他妈不对,但他妈一个人当爹又当娘将他兄妹两抚养成人不容易,他妈也不是常年住这儿,-只是偶尔来住几天,云朵让他妈这样下不来台,怎么说也是云朵不对。

如果是从前,他早就不分青红皂白将云朵拖出去,可这会儿他心里存了求和的心思,语气就软了许多,“朵朵,不管我妈做了什么,她都是我们的长辈,你应该做到打不坏手,骂不还口,你性子骄傲,我知道,你拉不下脸道歉没关系,把项链给嫣然,哄咱妈开心,至于首饰,改天我带你去买,或者我给你钱,你想买多少买多少。”

结婚之后,她和纪远方很少推心置腹的交流。

等她听到纪远方这番认真至极的心里话,云朵才发现,她和纪远方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完全没办法沟通。

她现在什么都不求,只求能快点和他离婚,离开这个让她恶心的男人。

她不明白,既然他不待见她,为什么不放她自由。

为什么找老公难,离个婚也这样难呢?

不管和纪远方说什么,都是对牛弹琴,云朵撑着床铺起身,打开衣橱收拾自己的东西。

纪远方皱眉,“你干什么?”

“回家。”这里的空气她都觉得肮脏,让她没办法呼吸,她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纪远方没想到他拉下脸哄了这么久,云朵还是油盐不进,脸色变冷,“云朵,你别太过分!”

云朵停住收拾东西的手,“纪远方,我没有过分,我很认真,我要离婚,你不离,我就起诉,这婚,我离定了!”

纪远方咬牙,“你不怕你父母伤心?”

“我父母那边我自己会交代,你只管拿着证件和我去民政局就行了,我们离婚之后,我父母就和你没有半分关系,你不用操心。”

听云朵这么说,纪远方忽然觉得心上像被什么扎了一下。

她说,如果她和他离婚,她的父母就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如果他和云朵的父母没了半点关系,那他就和温寒洋没了半点关系。

虽然他在心底从来不愿意承认,他娶云朵是因为温寒洋。

他自负,他骄傲,他觉得他有今天的成就,与任何人无关,更与云家与温寒洋没有半分关系。

可潜意识里,他不得不承认,他的企业当初是因为温寒洋才起死回生。

波诡云谲的商场,能力与手段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权利与人脉。

他出身贫寒家庭,有能力没人脉,有才华没权势,如果不是有温寒洋搭桥牵线,他的公司不可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做强做大。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他却不愿意承认。

而且似乎因此,他更加远离云朵。

他不想听到别人说他是靠裙带关系上位,更怕听到别人说他是妻奴,是妻管严。

他刻意冷落云朵,时时刻刻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生怕被人说闲话,被戳脊梁骨。

别人也许看不懂,但想了几天,他自己先想明白了。

他既想通过云朵借温寒洋的势,又不想被人瞧不起说三到四,说的难听点,他就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

现在他的公司已经做强做大,完全可以和温寒洋划清界限,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他自己心里明白,温家是豪门世家,上百年流传下来的人脉,是他这种草根出身的人根本没办法比拟的。

以前他和温寒洋是姻亲,温家的亲戚朋友都会看几分面子,不管办什么事都要比别人顺利几分。

如果他和云朵离了婚,不但这些好处都会消失,他们的亲戚朋友说不定还会给云朵打抱不平,暗地里使绊子。

何况撇开家世不说,云朵长的很漂亮,身材也极好,虽说一只手有残疾,可既不妨碍美观,又不影响平常的日常生活,放弃云朵,他未必能再找个像云朵这样条件的,越想越觉得离婚得不偿失,他沉默了会儿,将衣橱关上,“你回娘家住两天也好,东西别拿太多,拿两件换洗衣服就行了,过两天我去接你。”

他知道怎样能让云朵动摇。

云朵的爸妈劝一两句,比他说一千句一万句都管用。

云朵没力气与他争执,换了衣服,又简单带了两件衣服下楼。

杨心怡和纪嫣然都在客厅里坐着,杨心怡的眼睛都哭肿了,纪嫣然满眼愤愤不平。

见云朵穿着外出的衣服,手里还拎着一个兜,不像下楼来道歉的样子,杨心怡唰的站起来,“纪远方,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妈,云朵想家了,想回娘家住几天,我送她回去。”

杨心怡气的跺脚:“她愿意滚就滚,你还腆着脸送,你还有没有点骨气?她有本事出这个门,以后就别回来!”

云朵一言不发,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往外走。

杨心怡被云朵的漠然气炸了肺,她养了这么优秀的儿子,走到哪里都脸上有光,底气十足,娶云朵这么个残废她原本就不满意,但纪远方坚持,她也没说什么,心里只想着做了婆婆如何作威作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云朵骑到她头上去。

开始时,这云朵还算老实,没想到越来越不像话,她连养了那么年的儿子都给她了,问她要条项链她都敢不给,这种儿媳不要也罢。

在她看来,男人越老越值钱,尤其是成功的男人,像她儿子这样的,离婚之后立刻有无数年轻漂亮的女人扑上来,想要什么样的就挑什么样的。

可离婚之后的女人,尤其还是个残废,再怎么嫁也嫁不了一个能比的上她儿子的,到时候他儿子娶个更年轻更漂亮的,让那个残废女人一边哭去!

这次她打定了主意让儿子离婚,说起话来不留一点余地。

云朵不愿和她吵,充耳未闻,开门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