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番外】今夕何夕,见此良人3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17 2015-03-04 00:02:03

  云朵脸上浮着冷笑,一把拨开他,头也不回的冲出门。

身后传来摔东西的声音和杨心怡泼妇般的吵闹声:“这日子没法儿过了,我看你媳妇是嫌我过来沾你的光,我还没瘫没病呢就被你们这样嫌弃,我还不如死了的好……”

云朵听的更加心烦意乱,电梯都没等,直接从楼梯跑下楼。

坐班车到了公司,她的工作很清闲,打扫完卫生后,泡了一杯花茶,打开电脑,浏览网页。

上午九点多,她接到妈妈的电话。

妈妈先是关心了她几句身体,然后念叨她:“朵朵,妈妈知道自古以来婆媳之间就不好相处,你性子又倔强,不像你姐姐似的那么会撒娇,嘴甜讨喜,但明面上的事你好歹要做,你婆婆在时,你早起一会儿,。给他们做个早饭,下班后去商场给她买点东西,哄哄她,你和你婆婆闹,夹在中间为难的是远方,夹在婆婆和媳妇中间的男人最为难,远方是老实孩子,你别欺负他。”

云朵听着,苦涩难言。

妈妈对纪远方这个女婿非常满意,纪远方很会做人,他们独处时和她相敬如冰,但不管是年节还是她父母的生日,他都记得十分清楚,金钱方面更不会吝啬,什么昂贵买什么。

她必须承认,她看不懂纪远方。

人们常说,爱屋及乌,如果他和她之间夫妻恩爱,他这样讨好她父母,她觉得理所应当,可明明他们貌合神离,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纪远方的殷勤,让她无法不猜测,他做这些,是因为她的父母不但是他的岳父岳母,也是温寒洋的岳父岳母。

这样想了,只能让她对他更厌恶。

她搪塞几句,想挂断电话,母亲说:“朵朵,明天我订个饭店,我和你爸请你婆婆吃个饭,你和远方都去。”

“不用了,妈……”云朵想拒绝,那边却不由分说挂了电话。

杨心怡是个体商户,在纪远方老家的菜市场卖菜,后来纪远方出人头地了,想把她接到这边来,住了没几天,杨心怡就说浑身不自在,又回到县城老家。

纪远方无奈,给杨心怡在老家买了一栋单独的二层小楼,在一楼弄了个棋牌室,街坊四邻有空就去她那里打打麻将,象征性的收点钱,日子过的开心又滋润,不管谁去打几圈,都忘不了夸奖杨心怡有个争气的儿子。

纪嫣然高中毕业后,选择了这边的大学,平时住校,杨心怡有时来看女儿,母女两便在纪远方的公寓里住几天,以前云朵曲意隐忍,还能井水不犯河水。

昨晚纪远方的漠然,让她的隐忍达到极限,矛盾终于爆发。

她没想到的是,纪远方居然会找找她妈妈告状。

他怎么有脸?

她深吸了口气,拨出纪远方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漠然,“有事?”

云朵站在窗边,望着远山冷笑,“你向我妈告状?”

“我是希望岳母教给你,做人家儿媳的规矩。”

云朵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低声喝:“纪远方,你别太过分!”

“我很忙,回家再说。”电话猛的挂断。

生气时,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不是吵架,而是你想吵架,对方却连吵架的机会都不给你。

云朵自认是个冷静自制的人,可此刻她气的脸色泛白,死死抠着窗台,大口呼吸着。

她的手机又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她犹豫了下才滑开接听键,耳边传来一个甜美却陌生的声音,“你好,请问您是云姐吗?”

“你是……”

“我是纪董的秘书小谢,云姐,您来过我们公司一次,我们见过面,不知道您还是不是记得我。”

云朵蹙眉想了下,眼前浮起一个年轻女孩儿阳光娇俏的脸孔,“是,我记得,你事?”

“云姐,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谢茗卉压低声音。

云朵只是倾听,没有追问。

谢茗卉绷不住,主动说:“云姐,刚刚王家的小姐王佳莹来了。”

云朵心头跳了下,“是吗?”

“云姐,我是看不过去才告诉你,”谢茗卉声音压的更低,“虽说现在王家的公司和我们公司有业务往来,但王佳莹来的也太勤快了,她进纪董的办公室都不用通报的,一待就是一两个小时,云姐,我们都是女人,我能看得出,您是个好女人,我不忍心看您被蒙在谷里,纪董是个难得一遇的好男人,不知道多少女人觊觎他,您可千万要把他看住了,别让他被居心叵测的女人抢了去。”

云朵握着手机,许久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谢茗卉小心翼翼问:“云姐,您在听吗?”

“是,我在听。”

“云姐……”谢茗卉迟疑了一瞬,“您要不要来公司看看,王佳莹刚来,一时半会儿怕是不会走。”

去做什么?

捉奸吗?

如果是以前,云朵一定不屑,可今天却不一样。

她真想知道,如果她抓了纪远方和王佳莹的现行,纪远方是否还能义正词严的说,让她母亲教教她,怎样做个合格的儿媳!

她请过假,拿着包去了纪远方的公司。

她是纪远方的正牌夫人,却在楼下前台被挡了驾,想到谢茗卉说王佳莹进纪远方的办公室不用通报,云朵只觉得讽刺。

她给谢茗卉拨了个电话,谢茗卉让前台放行,她一路畅行,来到纪远方办公室外,谢茗卉迎过来,悄声说:“云姐,她还在里面呢。”

云朵看她一眼,没说话,门也没敲,径自开门进去。

纪远方和王佳莹面对面坐着,脸上都挂着笑,相谈甚欢。

见到云朵,王佳莹先是一愣,随后迅速起身,“这是云朵姐姐吧?好久不见。”

她长发披肩,妆容秀婉精致,嫣然微笑,楚楚动人,让云朵无法将她与那天说出“一夜三次,金枪不倒”的女人联系到一起。

纪远方皱眉,面色冷沉似水,“你怎么来了?”

云朵目光冷冷的,含着轻视的嘲讽,“听说你正和你的晴人在幽会,我过来瞧瞧,运气好的话,拍个照,我们离婚更方便些。”

纪远方赫然变色,唰的站起,“云朵,你不要太过分!”

云朵讥诮扬唇,“是我说的过分,还是你做的过分?”

纪远方强自压着心中的怒气,“云朵,我们吵架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别把佳莹扯进来。”

“是我将她扯进来,还是她迫不及待的挤进来?”云朵讥诮的目光落在王佳莹身上,“王小姐,你用的口红是魅色七号吧?”

王佳莹轻抿了下唇,秀气的笑,“原来姐姐对口红也有研究,一眼就能看出口红的牌子。”

云朵冷笑了声,视线转回纪远方身上,“纪远方,你衬衣领上的口红印就是魅色七号,我从不用口红,如果那口红印不是王小姐留下的,那就是另有其人,找初恋当小三儿是多情,再多几个就是滥|情,我不知道,你是多情,还是滥|情?”

王佳莹有些难堪的捂住唇,轻呼了声:“呀!姐姐你千万别误会,那天我和远方参加完一个宴会,远方送我回去,路上险些撞上一辆逆向行驶的车,远方踩急刹车的时候,我身子摇晃的厉害了些,不小心扑进了远方怀里,我和远方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都没有,姐姐你千万别误会。”

云朵冷笑,“那还真是巧。”

王佳莹嫣然娇笑,看起来温婉,却隐含着洋洋得意,“姐姐,人们常说,无巧不成书,就是这样了。”

云朵看出她眼中的得意,心中怒火更盛,扬起唇角冲她笑了下,扭头对纪远方说:“我妈说明天中午请你妈和你妹妹吃饭。”

“好,我安排饭店。”对待岳父岳母,纪远方从不含糊。

果然看到王佳莹眼中闪过嫉妒的神色,云朵心中冷笑,“你们继续忙,我不打扰了。”

转身出门,谢茗卉很快迎过来,“云姐,怎么样了?”

“他们在谈事情,没什么。”

“怎么可能没什么?”谢茗卉跺脚,“云姐,你千万别被他们骗了,我们公司和王家的合作已经在收尾了,王佳莹根本没必要三天两头往董事长的办公室跑,而且还一待就是半天,她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云姐你要狠狠骂她一顿,将她赶走才行,不然她觉得您是软柿子,更会蹬鼻子上脸,没准哪天就把董事长给抢走了。”

云朵看着她,眼珠漆黑,目光深邃,“这是我和纪远方之间的事,你为什么这么热心?”

谢茗卉登时语塞。

她怎么可能告诉云朵,她也喜欢纪远方!

她来纪氏时,纪远方已经结婚,最开始时,她也没什么邪念,后来时间久了,她发现纪远方经常和王佳莹眉来眼去,她开始渐渐有些心里不平衡。

成功男人与身边漂亮的秘书,几乎是被默认的一对,有的是做晴人,有的运气好还能扶正。

谢茗卉是大学校花,长的很漂亮,每天守着纪远方这样高大英俊又成功的男人,难免不动凡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7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