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番外】今夕何夕,见此良人5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12 2015-03-05 00:02:04

  那一刻的纪远方让她觉得恶心,她恨不得立刻离开那个男人,立刻和那个男人离婚。

可是这样的妈妈,这样的姐姐,让她怎么说的出口?

如果有朝一日真相大白,让妈妈和姐姐知道,纪远方是因为姐夫的身份才娶她,难过自责的不仅妈妈,还有姐姐。

她明明知道日子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却不知道如何挣脱。

每次想要离婚的话到了嘴边,总会想起妈妈愧疚自责的眼泪,想起姐姐又哭又笑的样子。

姐姐和姐夫感情极好,两个人有出息又孝顺,还生了一对活泼可爱的儿女。

而爸妈恩爱了一辈子,几乎没红过脸吵过嘴,她是她们云家唯一的烦恼。

如果没有她,她们家是世上最完美的家庭。

就因为有了她,妈妈不管遇到什么开心的事,都会联想到可怜的她,偷偷哭起来。

这样的情形,好不容易因为她嫁了一个让她们满意的丈夫而改善,她又怎么狠得下心,将她们的幸福美满生生戳破?

明知道日子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离婚的话却始终说不出口,只能一天又一天,没有希望的忍着。

直到发现他衣服上的口红、他手机里爱昧的短信,发现他和王佳莹之间再次有了联系。

这些隐忍,终于被风雨夜里漠然的无视,一下击碎。

她终于提出了离婚,原以为纪远方已经等她这句话等了很久,会迫不及待的答应,哪知道,他不但没有答应,还以告诉她父母,两年来他没碰过她一根手指威胁她。

想到他的威胁,她不寒而栗。

她无法想象,如果妈妈知道她过了两年无性无爱的婚姻,会哭成怎样。

还有姐姐。

姐姐是张扬火爆的性子,知道她受了这么多委屈,一定会去找纪远方大闹,到那时,人人知道她云朵被自己的丈夫嫌弃,娶进家门两年没碰过一根手指,她会彻底的沦为笑柄,让从小清高骄傲的她,如何忍受?

她就像站在荆棘丛生的悬崖边上,进,粉身碎骨,退,遍地荆棘。

她失魂落魄沿着街道往前走,不知道走出多久,身子一个趔趄,手臂又毫无预警的疼起来。

她疼的受不住,扭头见身边是一间婚纱店,她推门进去,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

店铺很忙,眉飞色舞的准新娘准新郎们正在和婚纱店的店员激烈讨论着什么,很快有个穿着白衬衫的小姑娘笑着走过来,“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云朵摆摆手,“我有些不舒服,坐一会儿就走。”

面目清秀的小姑娘打量她一会儿,关切的问:“要我帮您叫救护车吗?”

她忍不住莞尔,“不用,只是胳膊有点疼。”

“哦,那您在这儿休息,我们这边位置很多,您坐多久都没关系,”小姑娘甜甜一笑,回头倒了杯热水,双手递给她,“您抱着热水暖暖手。”

“谢谢。”云朵接过水杯,亦冲女孩儿笑了笑,来自陌生人的关怀,让她心里莫名好过了些。

“不客气。”女孩儿冲她笑了下,回身去招呼店里的顾客,云朵抱着水杯,等待着左臂痉挛似的剧痛褪去。

“呦!这不是我们的老同学云朵吗?”

一个娇媚做作的声音在云朵头顶响起,云朵下意识抬头,两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子在她身前停住脚步。

看清楚她们的模样,云朵忍不住皱眉。

两个人看起来都很眼熟,应该是她的高中同学,但她记不清她们的名字了。

上高中那会儿,她孤高清傲的厉害,除了同宿舍几个姐妹走的近,和其他人都不怎么交流。

见云朵没有应声,杨雨桐假笑了声,“云朵,你该不会是不记得我和若彤了吧?”

云朵见她神色不善,淡淡说了声:“抱歉,我确实不记得了!”

杨雨桐化着精致妆容的脸,顿时面色一变。

杨雨桐像云朵一样,也是很优秀的女孩儿,从幼儿园到初中,她一直是别的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长的好,成绩好,家世好,还能歌善舞。

她像只骄傲的孔雀一样,享受着别人羡慕和称赞的目光,直到她升到高中,这种光芒完全被云朵掩盖。

不管做什么事,云朵总能胜她一筹,从小到大,她引以为傲的容貌、家世、才艺,与云朵相比,都成了NO。2。

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种事的人,永远无法体会那其中的痛,每次看到云朵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而她只能屈居第二,她买凶杀人的心都有。

如果有人问她这世上她最恨的人是谁,那个人必定是云朵无疑。

这种痛苦一直持续到高考那天,当她从考场出来,听周围同学议论纷纷,说云朵来考场时发生车祸,没能来参加考试,她高兴的差点发疯。

第二年高考后,她又听说云朵晕倒在考场上,她手舞足蹈,比任何时候都高兴。

再后来,她出国留学,渐渐没了云朵的消息。

去年回国后,一次同学聚会时,她听同学说,云朵现在过的不错,在自家姐夫的公司工作,工作清闲还没人敢给气受,而且还嫁了一个钻石王老五,年轻英俊,身价不菲。

久违的那种嫉妒,又从心底深处冒了出来。

她回国后在家里的安排下,相亲了几次,相亲的男人样貌尚可,家世也尚可,但与云朵就嫁的纪远方根本没法儿比。

上流社会就是这样,大多讲究门当户对,麻雀变凤凰的事情不是没有,只是太少,没能好运的降临在她身上。

家里催的紧,她只好找了个差不多的定下了,但每每想到云朵嫁的纪远方,愤懑不平。

如果说以前云朵能比她嫁的好,她还有可能服气,可现在云朵已经是个残废,拿什么和她比,凭什么她就能嫁那么好的男人,她就不能?

虽然心里嫉妒的难受,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男朋友买了钻戒求婚,她虽然不情不愿,但知道过了村就没这个店,再蹉跎几年,连这样的男人也找不到了,只好半推半就的应了。

今天,她是和闺蜜一起来试婚纱,她的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已经很近了。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云朵,刚刚云朵和服务员的对话她都听在耳中,知道云朵是那条被汽车撞坏的胳膊疼了,心里又是痛快又是解气,忍不住过来奚落。

让她没想到的是,云朵居然忘记了她是谁!

她把云朵当做自己这么多年的对手,无论做什么都卯足了劲和云朵攀比,到头来才发现,人家眼里根本就没有她,连她是谁都不记得。

还有比这件事,更让她难受的事吗?

她心里气到不行,却很快控制了脸上的神色,亲切的微笑:“云朵,我是杨雨桐啊,我们是高中同学,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

她的皮笑肉不笑和她眼里的敌意,云朵看的清清楚楚,不想与她寒暄,只是笑了下,没有答话。

杨雨桐不死心,看了一眼她的胳膊,“云朵,我听说高考那天你遇到车祸,胳膊撞残废了,是真的吗?”

“是真的。”云朵目光静然,没有一丝变色。

她越是表现的淡然无所谓,杨雨桐心里越是嫉妒难忍,她再次娇笑:“云朵,我听说你嫁给了纪氏的董事长纪远方,那么好的男人,即便是四肢健全的女人也不一定能驾驭的了,你一个残废,可要多用心思,把他看住了,不然万一他被别的女人勾跑了,再找这么好的可就难了。”

如果说刚刚杨雨桐还是隐晦的暗示,这句话已经是赤|果|裸的挑衅,云朵站起身,迎视她的眼睛,“没错,我的确是残废,可就算我残废了,也照样比你嫁得好,你站在这里这么无聊的对我冷嘲热讽,难道不是因为你嫁的没我好?”

她顿了下,讥诮扬唇,“你连个残废都不如,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得意!”

多年未见,云朵如以前一样的犀利,一眼就看透她心中所思所想,一剑正中她的心窝,杨雨桐赫然变色,满脸鄙夷,“你神气什么?你们云家的女儿的确是嫁得好,不过可惜不是你,是你姐姐云翘!如果不是你姐姐嫁给了温寒洋,你有温寒洋那样一个姐夫做靠山,你以为纪远方会娶你一个残废?别做梦了!”

云朵嗤笑了声扬唇,“最讽刺的是,有些人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

“你!”杨雨桐咬牙切齿,“不过是个出身贫寒攀附富贵的男人,你以为我稀罕吗?”

“如果你不稀罕,何必浪费你宝贵的时间在这儿和我纠缠?难道不是因为你嫉妒四肢健全的你,所嫁的男人却还不如残废的我!”

杨雨桐恼羞成怒:“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最清楚。”

“你……”杨雨桐气到语塞,不甘心就这样败下阵去,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反驳的话。

站在她身边的胡若彤忽然说:“云朵,虽然你态度不好,但看在我们老同学一场的份上,我们还是要提醒你,你丈夫和王佳莹走的很近,他们是大学同学,感情一直很好,王佳莹聪慧漂亮,家世也不错,你一个残废自然比不了,我看你的心思还是少用在和我们耍嘴皮子上,多管管你的老公是正经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