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番外】我心匪石,不可转也1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17 2015-03-01 08:12:02

  她的初恋。

她的第一次牵手。

第一次接吻。

第一次为一个人神魂颠倒,牵肠挂肚全都给了这个男人。

今天,她的第一次她也想给这个男人。

她唯一爱过,深深爱过的男人。

她的脸颊贴着他的脊背。

与她冰凉的手脚相反,他连脊背都是暖的,她冰凉的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背上。

贴上去,便不想再离开。

许沉垂在身侧的拳头攥了攥,又攥了攥,猛的回头,捧住她的头,用力吻下去。

将所有的愤懑、郁气、恼怒、烦忧,全部从这个吻中发泄出来,唇齿纠缠,似乎要将她连皮带骨,一口吞下一般。

付镜涵拼命回应着,恨不得此刻融入他的骨血,再也不用牵肠挂肚,再也不用患得患失。

她渴望一份让她心安的爱。

许沉给不了她心安,她却停止不了她对许沉的爱。

混沌中,她被许沉抱起,扔在了床上。

她感觉到了痛、痛快、燃烧、迷醉。

她不知道她深爱的那个人在她身上挞伐了多久,她只知道到最后,她死死握着他是手,靠在他胸膛中,沉沉睡去。

睡去之前,她想,原来,靠在深爱的男人怀中入睡,是这样美好。

如果,抓住一个人的心,像抓住一个人的手这样容易,就好了。

付镜涵不顾所有人的劝阻,终是去了非洲。

两年。

对已经年过三十的她,这两年是她人生中最宝贵的时间。

她走之后,许沉又开始一个人的生活。

在与付镜涵重逢之前,他一直是一个人,当时也不觉得怎样,可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了付镜涵的陪伴。

习惯了下班之后有人做好饭菜等他,习惯了没有工作时,两个人一起逛街购物看电影。

他们都不是话多的人,可是至少稍一歪头,目光可及处知道有个人站在他身边陪着他,便不再是孤独的。

可现在,没有了。

付镜涵离开了,他又只剩下一个人。

夜深人静时,他经常端一杯红酒,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遥望远方的万家灯火。

灿烂的灯光明亮而温暖,他知道,那里有一盏属于简司曜和许沫还有他的小外甥外甥女儿,这种感知让他心安。

可有时,他也会想,那千万盏明灯中,何时有他的一盏?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期盼、等待、思虑中,终于等到了当初与付镜涵约定回国的日子。

他比航班抵达的时间早到了一个小时,站在一个广告牌下,看着行色匆匆的人群。

付镜涵搭乘的航班终于抵达,看着惦念两年已久的那个女人随着人流走出,他迈步迎过去。

走到付镜涵身边,他微怔了下。

刚刚他的目光一直盯在付镜涵脸上,此刻站在付镜涵对面了,他才发现付镜涵身边站了个七八岁的女孩儿。

付镜涵的手一直搭在她的肩头护着她,怕行人将她碰到。

看出他的疑惑,付镜涵解释,“我学长的女儿。”

当着孩子的面,她没多说什么。

回到公寓,孩子累极,洗过澡就在付镜涵为她安排好的房间睡着了。

付镜涵这才又解释说:“我学长和他妻子在我们一次执行任务时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世卫仍在不懈努力的寻找学长和他妻子的下落,他的女儿暂时无人照顾,我代替学长夫妻暂时照顾她。”

许沉只说了一个字:“好。”

女孩儿叫孙雨萌,虽然年纪不大,却十分早熟,她父母的事所有人都瞒着她,只说她父母出去执行任务,暂时没时间照顾她,她父母委托付镜涵暂代她的监护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她却似乎明白了什么,内向的厉害,很少说话,眼睛总盯着一个点发呆。

MO城这边付镜涵不熟,许沉很快托人办好了孙雨萌的入学手续。

付镜涵没给孩子办寄宿制,而是选了一家离她公寓比较近的学校,反正她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亲自照顾这个孩子。

付镜涵对孩子很温柔,衣食住行照顾的无微不至。

有时为了哄孙雨萌开心,许沉会和付镜涵一起带她去吃肯德基,看着付镜涵温软笑着,柔声细气和孙雨萌说话,温柔仔细照顾她用餐的样子,许沉就按捺不住的心痒。

如果以后他和付镜涵有个孩子,付镜涵一定会是全天底下最溺爱孩子的母亲,而他,看来迫不得已要当慈父的角色了。

憧憬总是美好的,只是付镜涵这次回来,全部心思好像都用在了这个孩子身上,对他的关注少了很多。

而孙雨萌知道他们还没结婚,当着孩子的面,许沉也不好留宿,付镜涵离开中国援非的前一晚,在许沉脑海中翻滚了许多回,只是隔着孙雨萌,没办法再来第二次。

时间像滴答滴答的秒针,飞快的过了一天又一天,而他与付镜涵的关系却像老迈的蜗牛,爬啊爬啊爬啊爬,一直在努力,却始终在原点。

一晃眼,又到了酷夏,这个夏天MO城多雨,倾盆大雨下了一场又一场。

孙雨萌放了暑假,付镜涵干脆将诊所暂时歇业,专心照顾孙雨萌。

孙雨萌喜欢弹琴和画画,她上午送苏雨萌上钢琴班,下午送她上绘画班。

大概是这个孩子牵扯了她所有的情感,对许沉的感情竟不再向出国之前那样渴念。

她和许沉两个,依旧维持着不近不远的关系,许沉偶尔陪她和孙雨萌去游乐场和动物园,下午下了班之后过来吃饭,吃饭之后不过夜,开车离开。

这天下午,接了孙雨萌从绘画班回来,又下起了大雨。

好在她一路上开车,汽车开进地下停车库后,直接从地下二层的电梯就可以到达她的公寓,她和孙雨萌都没有挨淋。

即使这样,她还是给孙雨萌熬了一大碗姜汤,等她洗完澡后,看着她喝了。

快做晚饭时,许沉打来电话,声音里有浓重的鼻音。

他说他昨晚吹了一夜空调感冒了,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不过来吃饭了。

心里一下子惦记起他,但窗外电闪雷鸣,她既不可能带着孙雨萌出去,也不可能将孙雨萌留在家里,只能叮嘱了他几句,让他吃点东西,好好休息。

明天。

明天一定过去照顾他。

她做完晚饭,和孙雨萌一起吃了,不管做饭吃饭,始终漫不经心。

满脑子都是许沉,不知道他发烧了没有、吃药了没有、吃饭了没有。

望着窗外将苍穹撕裂的闪电,她内心产生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如果他们已经结婚了那该多好。

那样,他们就会住在一起。

结婚了,他们拥有的就是同一个家,不管打雷闪电,还是下雨下雪,他们要回去,都是同一个家。

他生病或者发烧或者心情不好,她都会第一时间发现,可以随时随地在他身边。

怕打扰他休息,她也不敢给他电话,万一他吃药睡着了,吵醒了他怎么办?

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才迷迷糊糊睡着。

半睡半醒间,她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她被从睡梦中惊醒,迷怔了半晌,醒过神来……刚刚的尖叫声是孙雨萌发出来的!

她鞋都没穿,冲进孙雨萌的卧室,把缩在床角的孙雨萌一把抱进怀里,“萌萌,怎么了?”

“有……有人……”孙雨萌指着窗户,瑟瑟发抖。

付镜涵看了窗户一眼,顿时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孙雨萌的卧室与阳台相连,因为今天下的雨格外大,睡前付镜涵仔细检查了各个房间的窗子,全都关的死死的,可此刻,这间卧室的窗户敞开着,白色的纱帘随着狂风起舞飞扬,哗啦啦作响。

付镜涵连忙冲过去将窗户关好,又回到孙雨萌身边。

孙雨萌钻进她怀里,不停剧烈抖着,“阿姨,有人……有人……”

“不可能的,萌萌,你肯定看错了,这是十六楼,没有人,不会有人来。”

“真的,阿姨,你相信我,真的有人。”孙雨萌搂着她的腰,哽咽着啜泣。

“没关系,没关系,萌萌,就算有人也没关系,阿姨把窗子锁好了,门也锁好了,阿姨就在这儿陪你,哪儿都不去,有人来也不用怕。”

“阿姨,是坏人,你打不过坏人,他会把你和我都杀了,”孙雨萌的声音惊恐至极,死命拽着她的衣服,“阿姨,你报警吧,让警察叔叔来救我们。”

付镜涵无奈,“萌萌,不可能的,什么都没发生,我们不能骚|扰警察叔叔。“

孙雨萌大哭:“阿姨,坏人会杀死我们,就像杀死爸爸妈妈一样,我会死,我们都快死了。”

付镜涵赫然变色,搂紧了她,“萌萌别瞎说,你爸爸妈妈只是出去执行任务了,只要完成任务,他们就会回来接你。”

“阿姨你不用骗我了,我听到你们说话了,爸爸妈妈被恐怖组织绑架了,他们会被他们斩首,斩首就是砍头,砍头就是死了,就是……”

“萌萌,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付镜涵一把捂住她的嘴,几乎崩溃。

孙雨萌掰开她的手,眼中是异于年龄的成熟,“阿姨,我不怕死,我死了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可是我不想你死,你是好人,是除了爸爸妈妈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不想你也被坏人杀死,阿姨你快报警,让警察叔叔来救我们,不然你也会被坏人杀死,阿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