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番外】青青子衿,悠悠我心2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8 2015-02-17 07:32:03

  “玲珑!”楚文约用力抱紧她,下巴埋在她的颈窝,硌的她骨头生疼,她却不想动。

只要她还在,他永远都不会一无所有。

两个人相拥了很久很久,阮玲珑轻轻推他,“去,洗个澡,我收拾下屋子!”

楚文约起身去了浴室,阮玲珑好歹收拾了下屋子,想给楚文约熬些粥喝,可厨房里什么食材都没有。

她又是一阵心酸难过。

楚文约的母亲是极温柔细致的人,宠儿子宠的厉害,从小就不让楚文约做任何家事,楚文约至今都没进过厨房,何曾吃过这样的苦?

她隔着浴室的房门叫楚文约:“文约,你多洗一会儿,我出去买点东西。”

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停了,他的声音淡淡喑哑忧虑,“玲珑,你会回来吧?”

“会,”阮玲珑心酸的厉害,“我会回来,以后再也不离开了!”

她到楼下超市买了些新鲜蔬菜和肉,回来给楚文约做了一点吃的。

以前没出国时,她也不会做饭,但在国外一个人久了,不想总吃外面的东西,硬逼着就学会了,虽然做的不太好吃,但熬的粥总算有模有样,软软的,他吃了之后应该会舒服。

阮玲珑不饿,但也陪他吃了一点,吃饱之后,阮玲珑见他疲惫的厉害,让他到屋子躺下休息。

她握着他手,坐在他床边。

时候不大,他便睡熟了,她给他留了张字条,离开了公寓。

她要回阮家,她要为他们以后的生活做打算。

楚文约已经不可能回楚家了,但她不可能让楚文约出去打工。

他生来就是呼风唤雨的人,她不能让他低下头去让别人呼来喝去,想想她就心疼,她不允许。

所以,她要回阮家。

她的母亲是秦氏企业的千金,是她外公的独生女,嫁给她父亲之后,她外公去世,她母亲没有经营秦氏的能力,便把秦氏合并在了阮氏之下。

她回阮家,要向他的父亲要回母亲的秦氏,有了秦氏,她和楚文约就有了容身之地,虽然比不上楚家风光,但至少他不会被人嘲笑轻视。

阮家的别墅依然豪华漂亮,院子里还是她母亲在时种下的花草,老管家见她回来,喜笑颜开,殷勤的将她让进客厅里,不住的抹泪,“大小姐,你总算回来了,这些年老爷总惦记着你,你在这儿等着,我马上给老爷打电话,老爷肯定很快就能回来见你。”

老管家匆匆去打电话,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屋子里的摆设几乎和她走时一模一样,没有变过。

房子还是那栋房子,墙壁上依然挂着母亲精心挑选的字画 ,可物是人非,如今它的女主人已经换了。

她正心痛的心神恍惚,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恍然抬眸,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从楼上疾步走下,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阮经晨。

他是她血缘关系上的弟弟,但却是她永远不想承认的弟弟。

在她印象中,父母感情很好,非常恩爱,所以对于母亲去世后不久,父亲很快再娶,她惊讶又不解。

虽然惊讶,虽然不解,但她总不能看自己的父亲孤独寂寞的过后半辈子,慢慢她也就释然了。

何况,父亲再娶的女人是楚文约的小姨,文艾。

文艾还带来一个儿子,便是眼前的阮经晨。

原本他们之间关系很好,文艾温柔善良,阮经晨开朗阳光,她很喜欢这个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对他诸多关照,可是有一天,她才发现,她错了,大错特错。

那天,她不小心听到文艾和父亲的对话,她才知道,其实阮经晨并不是和她没有血缘的弟弟,并不是文艾和别的男人生的儿子,而是她的父亲阮博新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晴天霹雳!

晴天霹雳!!

一切的一切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全都串了起来。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母亲常年郁郁寡欢,经常暗自落泪。

终于知道为什么母亲总对她欲言又止,似乎有难言之隐。

终于知道医生明明说母亲的心脏病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心情好,注意调养,一定可以长命百岁,可她的母亲还是早早走了。

她懂了!

全都懂了!

母亲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在外面养了女人还生了儿子,她的母亲怎么可能不知道?

因为知道了真相,所以才郁郁寡欢,所以才暗自垂泪。

她那么单纯的母亲,那么善良的母亲,就在郁郁寡欢暗自垂泪中,度过了她最后的岁月。

她心痛到无法自已,冲过去狠狠打了文艾一个耳光。

那天,楚文约刚好在她家做客,听到动静赶过去,抓住她的手腕,护住了文艾。

她心如刀割,难以置信。

她最爱的男人,她从懂事起就爱上的男人,在她最需要保护,最需要支持的时候,竟然没有站在她身边,而是选择站在她对立的一面,保护别的女人。

那一刻,她心痛如死。

从那天起,她和阮家、和楚文约 ,彻底决裂,断了所有联系,无论楚文约找她多少次,说了多少好话,怎样求她,她都不肯和他回来,不肯和他和好。

可如今,她回来了。

经过这么多事,看到今日落魄的楚文约,她忽然觉得她错过了太多,也欠了楚文约太多。

跟她爸爸生下孩子的人是文艾,错的是文艾 ,和楚文约没有任何关系,她不该迁怒,不该不理他,一走那么多年。

而他从无怨言,一直痴痴等着她。

这辈子,她再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

这一次,她一定会站在他身边,再不负他!

阮经晨看到阮玲珑,先是一愣,然后走过去,轻声叫:“姐姐,你回来了。”

对这个姐姐,他自知有愧,当初阮玲珑还不知道他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时,对他十分的好,他一直铭刻在心,文艾也一直告诫他,要他对她好。

这些年,她一直一个人在外漂泊,他也时常牵挂,难得她回来了,他很开心。

可阮玲珑却看着他,冷冷说:“我是我妈的独生女,我没弟弟。”

阮经晨有些尴尬,转身想走,被迎面而来的老管家拦住,“少爷,老爷和夫人一会儿就回来,老爷吩咐了,今晚上一家人吃团圆饭,不让您出去了。”

阮经晨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看了阮玲珑一眼,沉默上楼。

很快,阮博新和文艾回来了。

阮玲珑站起身,冲阮博新叫声爸,阮博新立刻开怀不已,上前抱住她,拍她的后背,“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不走了。”

“那就好,那就好。”阮博新欣慰不已,看身边的文艾。

文艾冲阮玲珑温柔的笑,“玲珑,晚上在家吃饭,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看着文艾,想着管家刚刚说的那声夫人,阮玲珑心里一阵尖锐的刺痛。

夫人!

她的母亲才是阮家的夫人,才是阮家的女主人,就因为文艾和阮经晨的存在,她的母亲郁郁而终,那么早就去了,她却鸠占鹊巢,安稳的坐着阮家夫人的位置,享受着原本该属于她母亲的一切,让她怎能不恨?

她厌恶看着文艾,“不用了,我嫌脏!”

阮博新沉下脸,“玲珑,怎么和你文阿姨说话?”

阮玲珑讥笑:“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偷别人男人的小三,能干净到哪去!”

“你住口!”阮经晨风一样跑下楼梯,护在母亲面前,怒目瞪着她:“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母亲,她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这样对她!”

“长辈?呵!”阮玲珑讥笑,“长辈也要有长辈的样子才能叫做长辈,一个偷别人男人的女人,能算什么长辈!”

“你住嘴!”阮经晨大怒,双拳在身边紧紧攥着,如果不是母亲一再告诫要对她忍让,他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他狠怒的看着她,“你看不起我们,你又比我们高尚多少?如果不是你,我表哥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种境地?他对你那么好,你却迁怒他,让他为了你精神恍惚,才会落到今天这种境地,他会有今天都是你害的!我知道你怎样想,你不就是想惩罚表哥,让我和我妈自责心吗?你成功了!可是最痛的人不是我们,是表哥!你看到他那副样子了吗?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你闭嘴!”阮玲珑被戳到痛楚,狠狠一个耳光甩在他脸上。

阮经晨被打的头侧向一边,却很快扭过头来,继续说:“你瞧不起我是私生子对不对?我是私生子怎么了?我是私生子是我的错吗?你瞧不起我妈,我妈和爸爸在一起时根本就不知道他有老婆!我妈又有错吗?说来说去都是爸爸的错,你怪爸爸就好了,你怪我们母子怪的着吗?在你眼里,所有人都是错的,就你无辜,就你是受害者,那我表哥呢?我表哥爱上你有错吗?凭什么别人都娶妻生子了,就他受你这种折磨,他爱你有错吗?你用他对你的爱惩罚他!”

“我让你住嘴!”阮玲珑心痛到无以复加,抬手还要打,被人从身后一把抓住手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