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番外】蒹葭苍苍,在水一方7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7 2015-02-15 00:02:03

  “老屋我去过,后面是一条河,又脏又破,爸爸很伤心,劝他好几次让他跟我们回家,可爷爷说,他的房子在那里、他种的地在那里、他一帮老哥们儿在那里、奶奶也在那里,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他哪儿也不去,有时爸爸喝醉了,我能听到他和妈妈说话,他说伯伯和叔叔对爷爷很坏,从来不去看爷爷,伯母和婶婶看到爷爷后还会指桑骂槐,偏爷爷性子又倔,原本爸爸每月给他的钱足够他可以生活的很好,他非要去问伯伯和叔叔要粮食,伯母和婶婶不肯给,说我爸有本事,他就该让我爸养,不该拖累他们这没本事的,还说全怪爷爷偏心,没让伯伯和叔叔上大学,不然伯伯和叔叔现在肯定比爸爸过的好,爷爷气不过,说伯伯和叔叔没上大学是没考上,不然砸锅卖铁他也会供,伯母和婶婶又说爸爸没良心,自己在城里过好日子,让爷爷吃他们喝他们,爷爷气坏了,冲上前和她们争执,被他们给推搡在地上……”

她捂住嘴,吸着气哽咽着。

简司青拍她,“葭葭,难过我们就不说了,好吗?”

苍葭摇头,平复了一会儿心情,“伯母和婶婶把爷爷推倒在地上,他们两家就回了家,谁也没管爷爷,最后还是爷爷的老哥们们,让自己的女子把爷爷抬回老屋,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把爷爷带回城里,送进医院,爷爷没撑几天就走了,爸爸给伯伯和叔叔家都报了丧,可谁都没来,爸爸寒心了,自己一个人张罗着亲朋好友将爷爷下葬,从那以后和他们就没了往来……”

“是我不好……”她咬住唇,低着头,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是我的错,是我觉得爸爸已经走了,如果让哥哥弟弟送送他,他一定会开心,就给伯伯和叔叔去了电话,我没想到……没想到爸爸丧礼他们都没来,刚办完丧事他们就来抢家里的东西……”

苍葭痛苦的摇头,眼泪一串一串往下掉,“他们说爸爸如今这一切都是抢的他们的,是爷爷偏心让爸爸上了大学,爸爸才有今天这一切,如果当初是他们上的大学,他们肯定比我们过的还好,他们冲我发了一通脾气,然后把家里值钱的能搬走的都搬走了,”

苍葭捂住脸,停止了哭泣,“这样也好,彻底断了我的念想,以后再也不用惦记他们了,从今以后,只当没那些亲人。”

给伯伯叔叔打电话,实际上是她存了私心。

爸爸没了,她的依靠也没了。

她需要亲人,所以她想到了伯伯和叔叔。

不管他们曾经对爷爷做过什么,那毕竟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亲人,如果他们来参加爸爸的丧礼,她还愿意叫他们声伯伯叔叔,以后过年过节时,她也有个地方去,即使分隔两地,许久不见,知道在这世上她还有那么多亲人,心里也安稳。

可他们让她失望了,是她低估了他们,她从没想过,一个人竟然能恶劣到那种程度。

爸爸没有了,她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孤女,她所谓的那些亲人们,不但没有怜悯她安慰她,反而冷嘲热讽的骂了她一通后,搬走了房子里所有能搬走的值钱的东西。

简司青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她,“葭葭,别伤心,这个世上就是这样,有好人也有坏人,只是碰巧你的亲人是坏人而已,没关系,忘了他们,你还有我,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我会娶你,我们会结婚,生一大堆孩子,以后你会有许多许多亲人。”

“嗯,”苍葭点头,搂住他的脖子,“我还有你,学长,我很开心可以认识你。”

如果不是认识他,如果不是看到他与简司曜之间的感情,也许她会怀疑一切,怀疑所有人。

简司青扶着她站起,扫视了一圈,“葭葭,这房子不能住了,跟我回去吧,让我照顾你。”

苍葭有些迟疑,没有做声。

“葭葭,”简司青伸手,轻轻抹掉她脸上的泪眼,轻声问:“不信任我吗?我会好好照顾你,一定不会辜负你。”

苍葭点头,“我信你?”

如果连他都不能信,她还能信谁呢?

简司青打了电话,派人来苍家收拾残局。

苍葭将还能用的东西打包装好,最后在苍野床下拿出一个紫色的长条雕花匣子,手指在上面轻轻划过,目光复杂。

简司青柔声问她:“葭葭,怎么了?”

“没事,”苍葭笑笑,小心翼翼将匣子在手中拎好,“我们走吧。”

简司青将匣子接过去,“我来。”

匣子很精致,有些年头的样子,有些重,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简司青将苍葭带回自己的别墅,将苍葭安置在与自己一墙之隔的卧室,亲自给她换了床上用品,“葭葭,你先住下,看看哪里有不满意的地方告诉我,我们一起去买。”

苍葭环视房间,面积很大,采光极好,与卧室相连的有卫生间浴室和换衣间,一间卧室空间加起来比她以前的整个公寓还要大。

这就是她与简司青的差距。

她真能适应在他身边的生活吗?

看着她复杂的眼神,简司青第一次觉得,富有也是一种压力。

他走到她面前,轻轻握住她的双肩,“葭葭,我们爱的是彼此之间的灵魂对不对?我们两个本质上是相同的人,都很孤单很寂寞很怕受伤害,我们两个抱在一起才能取暖,对不对?”

苍葭想了一会儿,伸出双手抱住他,“对,我们都很孤独怕寂寞怕冷,抱在一起才能取暖。”

简司青安心了,照顾苍葭住下。

苍葭住下之后,简司青觉得自己的生活一下变了。

晚上想着她就睡在隔壁,他不到午夜就可以入睡,然后一夜无梦,一直到天亮。

早晨起来,苍葭已经熬好了粥,两个人一起吃饭,虽然很少交谈,但只要能看到对方在目光可及处,心里就是暖的。

傍晚他从公司回来,苍葭已经将菜洗好切好,他洗漱换衣服的时候,她炒菜。

他洗漱完换好衣服,帮她盛饭,她那边炒好菜,端上桌,一起吃晚饭。

吃饱饭之后,她进房间休息,他进书房处理公事,虽然看不到她,但只要她在这个房间里,知道这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便觉呼吸间空气都是甜的,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儿。

苍葭在家休息了几天,不顾他的阻拦,回到公司上班。

苍葭在家的时候,简司青已经和她商量过,资料已经翻译的差不过了,简司青希望她可以做他的一号秘书。

苍葭学的是翻译专业,秘书并不是她专业,甚至从没接触过,她有些抵触,但最后还是点头应了。

爸爸曾经告诉她,两个人关系的维持,需要彼此的关心和付出,他已经为她做了很多,她不能一味接受,也应该付出。

等她回到公司的时候,发现简司青的房间重新装修过,在他房间的右前方隔出一个格子间,格子间与他的办公室之间只隔着一层磨砂玻璃。

简司青将她带到格子间里,笑问她:“喜欢吗?”

苍葭隔着磨砂玻璃往里看。

里面的一切都影影绰绰的,看的到人在哪里,但动作和表情又看不真切,既一定程度的保护了彼此的隐|私,又可以随时随地看到对方的身影停留在哪里。

她点头,“喜欢。”

她很喜欢。

果然像他说的,他们两个是同一类人。

同样怕孤单怕寂寞的人。

他想随时随地看到她,而她,也想随时随地看到他。

他们两个在一起,才能取暖。

苍葭在网上报了一个学习般,系统学习秘书的课程。

她天资聪颖,又学的很努力,在加上一个资深秘书的辅助,日常工作很快上手。

他们的生活,都与以前不一样了,变得幸福满足,充满希望。

这天,有客来访,苍葭认识,是简司曜的好友温寒洋。

温家与简家一样,是MO城排名前十的家族,而且和简家有合作关系,温寒洋和简司青关系也很好,随着简司曜称呼,叫简司青大哥。

苍葭很喜欢简司青的生活圈子,很干净,很单纯,他本人朋友很少,来往的大多是简司曜的朋友,脾气性格各有千秋,但相同的是,骨子里都是很真诚很仗义的人,比如温寒洋。

身为简司青的一号秘书,又是简司青最信任的人,她已经可以接触公司最高机密。

她发现其实简氏并非温家最好的合作伙伴,如果温家当初选择另一家合作伙伴,取得的利益远不止今天这些。

她虽然以前不曾涉足过商场,但前些日子的秘书培训和她自己主动学习的商业知识已经告诉她,商场如战场,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但眼前就是有那么一群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她,就算是无情的商场,也有把朋友看的比利益更重要的人,比如此刻正坐在简司青对面的温寒洋。

苍葭没像给其他客人一样给泡咖啡,而是用她特地精心挑选的杯子,泡了和和简司青一样的花儿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