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352调侃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59 2015-02-09 09:58:03

  云翘嘟起嘴不说话,只是拿手中的青菜泄愤,择的只剩光秃秃一根杆儿。

沐暖晴将她手中的菜夺过来,认真看她,“翘翘,难道你想和沫沫一样吗?司曜喜欢沫沫,追求沫沫,沫沫也喜欢司曜,却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不敢面对,直到司曜出事,沫沫才后悔莫及,接受了司曜的感情,你呢?难道要走到不可挽回的境地,才会后悔,才去惋惜?人生很短,青春更短,你真要把最美的时候浪费在这种没必要的折腾上?”

云翘不做声了,微微垂头,站在原地发愣。

沐暖晴将手搭上她的肩,“翘翘,既然喜欢他,就多包容他,两个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多好,因为这种不值当的事,浪费掉两个人一年多可以在一起的时光,多可惜?”

云翘抬头,“三嫂,要是你遇到这种事你会怎么办?”

沐暖晴想了下,轻笑,“会哭,很难过的哭,然后他一定会哄我,我会狠狠冲他发一通脾气,然后会气一阵子,但绝对不会很久。”

顿了一会儿,她又说:“翘翘,我设身处地站在你的位置上想了下,确实很难接受,如果有可能,我们绝对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但既然已经发生了, 我们只能尽量将这件事对我们的伤害降到最低,如果你爱寒洋没那么深,就算分手再重新找一个也无可厚非,可你爱寒洋,你根本离不开他,这样折腾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云翘想了会儿,语气有些松动,嘟起嘴,“那块木头,只知道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就不知道说点好听的哄哄我,哪怕说点假的也行啊,偏偏什么都不说,气死了!”

沐暖晴笑,“不会说甜言蜜语哄女人的是好男人,因为他会说甜言蜜语哄你,就会说甜言蜜语哄别的女人,寒洋嘴巴笨也不是坏事。”

云翘白她,“三嫂,你果然是做老师的,嘴皮子真利索!”

沐暖晴抿了嘴笑,“老师说的话一定要听,因为老师说话都是深思熟虑的,以免误人子弟,所以你要乖乖听话,别和寒洋闹了,听见没?”

云翘撇撇嘴巴,不置可否。

沐暖晴看得出,这丫头已经松动了,只是嘴硬嘴巴上不肯承认,她不再纠结这个话题,扯了件别的事,将一篇儿掀过去。

中午吃过饭,云翘又腻着沐暖晴说了会儿话,起身告辞。

她前脚出门,后脚温寒洋就出门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里,云翘傲娇的昂着下巴,看都不看他。

走到停车场,温寒洋一把将她抱起,塞进了自己的汽车里,云翘挣扎,“温寒洋!你疯了!你想干嘛?”

温寒洋不由分说,给她系好安全带,银色超跑箭一般窜出去。

径自将车开到简司曜的酒吧,酒吧负责人已经按照他在电话里吩咐的,给他安排好了房间,见他进来,立刻将房卡交给他。

温寒洋连拖带拽将云翘弄进了包房,果然是鲜花巧克力烛光晚餐,窗帘遮的很严,透不进一丝阳光,偌大的房间里,只余淡淡幽香,烛光明亮。

云翘扫了一眼房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万般滋味涌上心头,鼻尖发酸,声音有些哽咽,“温寒洋,你到底想怎样!”

温寒洋看了她一会儿,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抵在墙上,用力吻下去。

吻住她的唇,舌头撬开她的牙齿,扫荡她每一分甜蜜,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让他沉|沦在灭顶的幸福里。

不愿放不想放不管怎样都不想放手,就算和她耗上一辈子也舍不得放她离开,从她出生他就认识她,这辈子她是他的,谁也别想把她从他怀中抢走。

他的吻暴风雨般狂烈,仿佛要将她一口一口吞噬下去。

云翘被他吻的喘不过气,用力推拒他的胸膛,温寒洋见她实在受不住,才舍得放开,目光眷恋,在她脸上流连。

云翘过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扬手就打,温寒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抵在墙上,又是一通狂吻。

又吻了一通,云翘又喘不过气,温寒洋将她放开,她扬手要打,又被他抓住手腕,再次吻住。

如此反反复复几次,云翘眼圈红了,泪滴在眼眶内摇摇欲坠,她却倔强的咬紧嘴唇不肯哭,瞧见她拼命隐忍的样子,温寒洋暗暗叹息,再次挥过来的耳光没躲,啪的一声脆响,云翘怔住了。

她没想到她能得手,温寒洋想制住她,实在轻而易举。

看着温寒洋脸上一点点泛起红色的指印,她的眼泪也终于落下来,捂脸痛哭。

温寒洋抱住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骂也骂过了,打也打过了,翘翘,咱们不闹了,好不好?”

即使亲眼看到他吻住别的女人,云翘也没哭过,可这一刻她哭的如千里洪水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温寒洋实在没办法,松开她的身子,笨手笨脚的帮她擦眼泪,“翘翘,别哭了,实在不行你就再打两下出出气,好不好?”

云翘抱住他,脸颊埋在他肩头,狠狠咬了他肩膀一口。

她也不想闹了。

一面气他亲了别的女人,一面发了疯的想他,她的日子也不好过。

像这样紧紧抱着他的感觉太好了,想一直一直这样抱着他,永远不分开。

他犯了错,她折磨他。

可折磨他的同时,她也在被凌迟一样折磨着,看他难受,她又哪里好过了?

她哭了多久,温寒洋就抱了她多久,哭到最后,她哽咽着抽泣,“以后你身边不许有别的女人!”

“行,我改了,我连秘书都换成男的了。”犯了一次错就脱了几层皮,以后还怎么敢再犯?

“以后不许欺负我。”

“绝对不敢。”他长了几个胆子啊,怎么敢再惹这个翻脸就不认人的小姑奶奶。

她仍不解气,使劲儿捶他的肩膀,“温寒洋,你笨蛋!”

“是是是,我笨蛋!”他在MO城也算能数得着的人物,结果被女人占了便宜,惹的自己未来老婆伤心远走,这不是笨蛋是什么?

“温寒洋,你最讨厌!”她捶打累了,抱着他的腰,紧紧箍着,一刻也不想松开。

他最讨厌,可她偏偏最喜欢。

沐暖晴说的对,她这样爱他,何必将最美好的时光蹉跎在和他闹别扭上,折磨了他,也折磨了自己。

温寒洋继续没节操的妥协着,能这样将她安稳的抱在怀里,他已经很开心很满足,她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反正她的人他已经抱了,嘴巴已经亲了,改天再骗她到民政局把证领了,以后她就别想跑了。

他家这小姑奶奶爱口是心非,他觉得莫君清这法子挺好,管她愿意不愿意,拿上证件抓了人就上民政局,等木成舟,生米成熟饭,随她怎么闹腾她都已经是温太太,她爱怎么闹他都受着,只要把她绑在身边,怎样都好。

这么好的法子,怎么以前他没想到!

第二天,沐暖晴接到云翘的电话,虽然满嘴埋怨的话,但语气里透着说不出的娇羞与幸福,沐暖晴顺着她的话和她聊了一会儿,挂断电话拿着做好的甜点去了简司曜的别墅。

经过这段时间的复健训练,简司曜的双腿已经基本恢复,已经可以不必旁人搀扶,独自上下楼梯,劫后余生,还收获了爱情,他和许沫的心情自然好的不得了。

沐暖晴开门进去时,简司曜正坐在沙发上和许沫闲聊,见沐暖晴拿了甜点进来,简司曜立刻一脸馋相的迎过来,将甜点盒子接进手里。

沐暖晴见他行走间已经与常人无异,欣慰不已。

简司曜一边坐在沙发上大快朵颐,一边嘟囔着说:“小嫂子,我已经好了,以后你不用经常往这边跑了,过几天我办个场子,请大伙儿吃饭,谢谢大伙儿这阵子替我奔走受累。”

沐暖晴微笑,“没想到简二少被车撞了这么一回,这样会说话了,要这么来说,简二少这回这罪算没白受。”

简司曜冲她笑,“小嫂子你就笑我吧,我该对你刮目相看才对,记得那时候我刚从牢里出来看到你,你冷冷清清的像朵冰山雪莲似的,现在动不动就笑,像咧开了嘴巴的开心果……”

他顿了一下,看着沐暖晴调侃,“想想也对,嫁给我三哥那样的男人,白天笑口常开算什么,怕是晚上做梦也要笑醒!”

“行了,别贫了!吃好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沐暖晴笑嗔他一眼,不再理他,径自和许沫说:“沫沫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有事给我电话。”

当晚,莫君清接到了简司曜的电话,哥儿俩在电话中聊了好一阵子,挂断电话,沐暖晴问莫君清:“司曜找你干嘛?”

莫君清将她揽进怀里,笑意愉悦,“过几天沫沫生日,司曜请大家吃饭,顺便给沫沫个惊喜。”

沐暖晴笑了,“我们简二少爷越来越会说话了,什么请大家吃饭,顺便给沫沫个惊喜,我看是他想给沫沫个惊喜,然后顺便请大家吃饭。”

莫君清捏捏她的下巴,“怎么?眼馋了?要不要我也给你来点惊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