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347原来如此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39 2015-02-04 00:02:08

  说不上什么感觉,身子一阵冷一阵热,止不住的哆嗦,他不敢去想以后,心里满满都是绝望。

他很聪明、很优秀,就在他以为他会考上一所好大学,找一份好工作,以后工作赚钱养家,疼爱自己的姐姐,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时,祸从天降,他把这一切都搞砸了。

沐暖晴揽住他的肩膀,轻轻拍他,“小欢,你忘了吗?你还没|有|成|年,现在我已经是你的监护人了,你做的一切都有我的责任,不管发生任何事,姐姐永远站在你这一边支持你,别怕,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就在上一周,莫君清和她商量过后,由莫君清的律师出面,向孟家要来了孟念和孟欢的监护权。

之所以这样做,莫君清自有他的考量。

他们姐弟三个住的这样近,沐暖晴越来越喜欢孟念和孟欢,姐弟三个越走越近,如果不把监护权拿到手里,以后有什么事还要孟家点头,莫君清觉得不安全。

于是他和沐暖晴商量后,让律师把孟念和孟欢的监护权拿在沐暖晴手中。

这样,从今以后孟念孟欢和孟家就再没别的关系,孟家以后也别想在他们姐弟俩的身份上打什么主意。

至于孟家那边,把养了那么多年的子女送人,孟父自然是不同意的,就算是养只狗养只猫,还不愿意白白送人,何况一儿一女?

只不过一来莫君清太强大他们惹不起,二来孟欢孟念对他们已经心灰意冷没有半点留恋,莫君清很轻易就给沐暖晴拿到了孟念姐弟的监护权。

孟家的恨意自不用多言,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再恨再怨,他们又能怎样?

孟欢抬头,看看李老师和校医。

沐暖晴拉着他起身,歉意的对二人说:“对不起,我带小欢到屋里。”

她颔首致歉,带着孟欢到了里面隔间锁上门。

孟欢低着头,垂在身侧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们在私下里骂妈妈和姐姐,被我听到了,我气不过,过去理论,是林家豪他们先动的手,我被他们推推搡搡的,不知道怎么的,林家豪就摔倒了,脑袋磕在石砖上晕过去了,流了好多血。”

他抬头看沐暖晴,脸色惨白,“姐,他会不会死?我会不会坐牢?”

“不会不会。”沐暖晴连忙把他抱进怀里。

他浑身颤抖,身子冷的厉害。

“没事别怕,姐姐先打听一下他伤的怎么样,”沐暖晴掏出手机,“你再说一遍,伤了的人叫什么名字?”

“林家豪。”

上次的事情过后,沐暖晴留了那位脑满肠肥的张校长的电话,打过去问了一下那个林家豪的伤势,张校长说还在做检查,没有生命危险。

沐暖晴吁了口气。

只要没有生命危险,那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挂断电话,沐暖晴握住孟欢的手,“他没有生命危险,放心吧。”

孟欢死死咬着的嘴唇终于松了些,伸手抹了把脸。

还好,他没有打死人。

不想做杀人犯,他要坐牢不说,还要害两个姐姐被人指指点点,说她们有个做杀人犯的弟弟,他不想那样,不想任何人为他蒙污,不想连累任何人。

沐暖晴拉着他坐下,“小欢,你同学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怎样动的手,你又是怎样将他推倒,你详细和姐姐说一遍。”

孟欢稳住心神,努力回忆,“课间的时候,我去上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就听到林家豪和严希嵩他们四个,在卫生间外面大声说话,严希嵩说妈妈……”

严希嵩说的话很难听,辱骂自己母亲的话,孟欢没办法说出口,沐暖晴攥了攥他的手,淡淡说:“我知道,无非是水性杨花,人尽可夫之类的话,你继续往下说。”

“他们骂完妈妈,骂姐姐,严希嵩说姐姐抢走了他姐姐的老公,有其母必有其女,和妈妈一样不是什么好人。”

其实严希嵩骂的远比他重复的更难听,只是他不想让姐姐伤心,难听的字眼都瞒住不说。

沐暖晴愣了下,皱眉,“我抢了他姐姐的老公?”

短暂不解后,她恍然明白什么。

严希嵩!

严希晨!

严雨柔!

既然严希嵩这样说,看来他是严雨柔的弟弟!

据她所知,严雨柔只有严希晨一个亲哥哥,但严家是个大家族,严希嵩和严希晨一样从“希”字上起,应该是严雨柔同族的堂弟。

孟欢低下头,“我知道他们在胡说,每次去姐姐家,都看到姐夫对姐姐很好,姐夫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姐姐,而且姐夫和姐姐还举行了那么盛大的婚礼,姐夫和姐姐是真正的夫妻,严希嵩的姐姐才是想抢走姐夫的坏女人,可严希嵩口口声声说姐姐是从他姐姐手里骗走了姐夫,还说姐姐狐媚,说了姐姐好多好多坏话,我气不过,就过去和他们争辩,严希嵩先动的手,他们四个都过来推搡我,当时他们拳打脚踢,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推倒了林家豪,我只知道后来他们不打我了,我再回过神来时,就看到林家豪躺在地上,地上都是血,我吓懵了,来了好多人,严希嵩大声嚷嚷说林家豪是被我推倒的,再后来别人都围着林家豪转,没人再理我,只有李老师把我送到了医务室。”

沐暖晴拍拍他的手,“李老师是位好老师,以后姐姐会好好谢谢她。”

孟欢点了点头,脸色雪白的看着沐暖晴,“姐,我会坐牢吗?会被退学吗?”

他的眼睛那么黑那么漂亮,里面却盈满脆弱无助仓皇,沐暖晴一颗心拧着劲儿的疼,将他用力抱进怀里,“不会不会,不是你的错,他们出言挑衅在先,又四个打一个,是他们的错,不是你的错,你不会有事,姐姐绝不会让你有事!”

抱了孟欢一会儿,待他身子抖的不那么厉害了,沐暖晴才缓缓松开他,摸摸他的脸,温柔的笑,“小欢,别怕,现在你是有家的人了,以后不管有什么事,都有姐姐和姐夫给你撑着,谁想欺负你,都要先过姐姐和姐夫这一关才可以。”

孟欢内疚垂眸,“对不起姐姐,我什么都帮不到你,总是给你添麻烦。”

沐暖晴温柔的笑,摸他的脑袋,“现在帮不到有什么关系?小欢还小啊,小欢这么优秀,以后肯定可以很棒,姐姐如意算盘打的很好,等小欢长大变厉害了,姐姐后半辈子还想依靠小欢呢。”

孟欢垂着头,脸上浮上一抹晕红,“姐姐逗我,姐姐有姐夫了,姐夫比任何人都厉害。”

沐暖晴拥住他,轻轻拍他,“你姐夫是姐姐的爱情啊,小欢是姐姐的亲情,再恩爱的夫妻也有吵架的时候,万一以后我和你姐夫哪天吵架了,有你和念念在,姐姐才有娘家可回,你说对不对?”

孟欢抬头,认真看她,“姐姐,书上说,女人和丈夫吵架的时候不可以回娘家,不然矛盾会加深。”

瞧他一本正经的小模样,沐暖晴被她逗笑,敲了他额头一下,“乱七八糟的这是看的什么书?以后姐姐要检查书包。”

孟欢红了脸,“是二姐的书,我就看了一眼而已。”

他脸红的样子像只善良好欺负的小白兔,又乖又可爱,沐暖晴怜爱的揉揉他的头发,“走,我们出去,我也带你去医院,验一下身上的伤。”

刚刚孟欢说那四个人对他拳打脚踢,她有些不放心。

验验他身上的伤,一来她可以安心,二来万一以后公了,对簿公堂,可以当做证据。

到了医院,沐暖晴带着孟欢到了外科门诊,挂号交钱。

医生脱了孟欢的上衣,苍白瘦弱的身上大片大片的青紫,沐暖晴眼圈儿立刻红了,双拳在身侧攥紧。

孟欢原本就比严希嵩他们几个瘦弱,他们又是四个打一个,怎么看也是孟欢吃亏,林家豪摔倒不过是个意外,就算林家不追究,这件事也没完。

医生细细帮孟欢检查了下,虽然伤的不轻,但好在没伤到骨头,孟欢穿好衣服,沐暖晴上前一把抱住他,手指搁在他后背突出来的骨头那一刻,拼命忍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串串落下来。

眼泪流进孟欢的颈窝,他身子颤了颤,推开沐暖晴,见她满脸是泪,他震惊不已,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姐……姐姐……”

“你这个笨蛋!”沐暖晴抓住他的双臂用力晃了几下,“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他们说姐姐是坏人姐姐就是坏人吗?人家有四个人,你过去和他们理论什么?弄的自己一身是伤,你怎么这么傻!”

孟欢看了她许久,伸出手指揩一滴她脸上的泪,放在唇边舔了舔,苍白的唇角绽开一抹欣喜至极的笑,“姐姐,甜的。”

沐暖晴被他逗的哭笑不得,想拍他一巴掌又舍不得,“笨蛋,你老师没教过你,眼泪是咸的。”

孟欢摇头,“不,是甜的。”

他伸出手臂,将沐暖晴抱进怀里。

沐暖晴愣了下。

印象中,这还是孟欢第一次主动抱她。

“姐姐……”孟欢紧紧抱着她,不想松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