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339为什么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38 2015-01-31 00:02:08

  “放心,”简司曜庸懒的笑,“不是还有你吗?以后你要是看我哪里不顺眼,可以时常来敲打敲打,你这么厉害,我怎么敢亏待你的宝贝妹妹?”

许沉拍拍他的肩,“你会好的。”

简司曜倾倾唇角,“嗯,我也这么想,我一直挺走运的,怎么可能这么倒霉,早晚会好的,所以你赶紧将沫沫嫁给我,省的我好了之后跑了。”

许沉翻了翻眼睛,敲了他一记额头,沉默了一会儿却说:“司曜,我没服过几个人,可现在,我服你。”

这份刚毅,这份洒脱,他自认做不来,所以,他服气。

“客气客气,”简司曜笑嘻嘻,“把沫沫嫁过来以表诚意就行了,嫁妆什么的随意给,我不介意。”

许沫踏着他这句话的尾音儿进门,脸颊绯红。

许沉看看时间,“我还有事,你们俩吃吧。”

许沫拦住他,“有什么事也得吃饭啊,我做了你那份了。”

许沉一本正经:“我的事是去赶饭局。”

许沫:“……”

几天后,秦墨寒一脸兴奋的冲进简司曜的房间,“简司曜、简司曜,那位袁教授我给你请来了,现在在老爷子办公室唠嗑,一会儿我就弄来给你做全身检查。”

秦墨寒口中那位袁教授叫袁金恩,是秦墨寒特别推崇的一位脑外科教授。

秦墨寒和多位专家会诊研究后得出的结论是,简司曜颅脑内有仪器无法探查到的血肿,压迫双腿神经,导致简司曜双腿失去知觉,无法行走。

袁金恩是这方面的专家,秦墨寒和莫君清、许沉几人各自托人,多方联系,才请到他到这边替简司曜会诊。

简司曜白他,“今儿让这个检查,明儿让那个检查,我快成你玩具了,我怀疑你假公济私,见到专家比见你亲老子还亲,瞧你那副德行!”

秦墨寒的兴奋劲儿被他打击没了,抱着胳膊站在他病床旁阴笑,“简司曜,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被打在我手里了,不讨好着点儿,我稍微动动手脚就让你哭都没地儿哭去,你信不信?”

“你想动什么手脚,这么厉害?”许沫开门,从里间出来,警惕的看着他。

“呃……”秦墨寒摸鼻子,风|流倜傥的笑,“我开玩笑呢,我能动什么手脚?”

这姑娘老实一根筋,万一把他这玩笑话当真,和莫君清或者许沉说了,被哪个知道了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要知道简司曜这会儿可是个香饽饽,被人可劲儿疼着宠着的,和眼眶里那眼珠子差不多,谁都碰不得。

简司曜收了笑,懒洋洋说:“最后一次了,这个再不成,我就出院,再这么折腾下去,双腿残废死不了,被你们当小白鼠给治死,我得多冤?”

“这是倒数第二个,”秦墨寒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还有一个人,是这方面的天才,是我留学时的同学,她去援非了,那边通讯太落后,一直联系不上,如果袁教授不成,你等我同学,如果我同学再不成,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我保证不拦你。”

“成吧。”他说不成也由不得他,他身边那帮人非逼他成了不可,反正还有最后两个,二十几个都捱了,还差最后两个吗?

秦墨寒走了,许沫坐在他身边,帮他按摩双腿,以防双腿肌肉萎缩,“被他们检查很难受吗?”

其实她想问,真像被人做实验用的小白鼠吗。

他这样抗拒,她看的好难过。

“没事,”简司曜拍拍她,“只是不想他们总这样把心思全放在我身上,这些日子三哥还有沉哥、墨寒他们几个什么都没干,都在替我奔走了,能找的人都找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再不成,只能听天由命,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

“嗯,也好,”许沫轻轻应着,抬眼看她,“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怎样都好。”

如果他觉得不舒服,那就不治了,只要他们还能在一起,怎样都好。

袁金恩架子摆的很大,第二天才给简司曜检查,秦墨寒问他结果,他说了些莫测高深的话,然后和秦墨寒关在一间屋子里讨论良久。

秦墨寒一度拔高声音激烈反对,但最后似乎被他说服。

又过了几天,在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这位袁教授制定了一系列治疗方案,却神秘的对外保密,只有他和秦墨寒两人知道。

这天,简司曜一人在病房,许沫照例回家给他做饭。

她拎着保温桶从公寓回来,走到病房走廊觉得隐隐怪异。

太安静了。

虽然东边病房被秦墨寒包下了,专门配给了简司曜,但平日里也会有医生护士偶尔经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边空无一人,显得格外荒凉空旷。

正值傍晚时分,天色将暗未暗,没有开灯,昏暗的走廊内有些阴冷,许沫脚下走快了几步,希望可以快点赶回病房,见到简司曜。

距离病房几步时,她忽然听到身后有声音,还没等她回头,一只大手从她身后伸过来,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臂紧紧桎梏住她的脖颈,让她动弹不得。

她吓的魂不附体,用力挣扎,被捂得嘴巴发出唔唔的声音,捂着她的手掌忽然一松,她恐惧的惊叫声冲口而出:“啊——”

与此同时,她手中的保温桶应声落地,发出叮叮咣咣清脆刺耳的声音,病房内的简司曜听到动静,大声喊:“谁?沫沫是你吗?”

钳制住许沫的人似是故意,一只手臂卡着许沫的脖子不放,捂着许沫嘴巴的手掌却忽紧忽松,许沫偶尔能发出救命的声音,其他时候只能发出惊恐的唔唔声。

最开始时,隔着门板,简司曜听不真切,但当第一声“啊”字落入他的耳朵,他意识到门外的人有可能是许沫时,侧耳倾听,很快听出不对劲。

第一个反应就是出门查看,但轮椅没在屋里,他立刻按了床头按铃,护士和医生会很快赶来查看,但他心急如焚等不得,双手撑着床下地。

双脚刚一沾地就噗通一声狠狠摔在地上,许沫唔唔挣扎的声音透门而入,他从没像此刻这样痛恨过自己的无力。

试了几次,腿上不能着力,根本没办法站起。

他咬牙,双手抠地,朝门外爬去。

双腿用不上力,只能上身和手肘用力,连爬的动作都那么艰难。

他咬着牙爬到门前,欠起身子,打开门,看到许沫身后站着一个壮汉,正一手卡着许沫的脖子,一手捂着她的嘴巴。

他厉声怒吼:“放开她!”

那壮汉充耳不闻,松开了许沫的嘴巴,却勒紧了许沫的脖子。

许沫看到努力向这边爬行过来的简司曜,恨不得自己在这一刻死掉。

他曾那么骄傲,这一刻却如此狼狈,她宁可眼睛瞎掉,也不愿看到他这样。

她抱住壮汉的胳膊,用力咬下去,壮汉吃痛松力,她疯了一样将壮汉推开,扑倒在简司曜身边,用力抱住他,放声大哭。

壮汉一脸无措,扭头朝身后看去。

他身后另一间病房的房门打开,秦墨寒和袁金恩先后走出来。

见壮汉冲秦墨寒和袁金恩点头示意后,转身离去,许沫惊呆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秦墨寒:“为什么?为什么?!”

秦墨寒脸有愧色,“这是我和袁教授安排好的,我们再三查看过司曜的检查结果,没有任何异常,我和袁教授怀疑司曜是心理障碍导致暂时失去行走能力,国外也有这样的个案,病人经受精神刺激后,会在不知不觉中恢复如常,我们想赌一赌……对不起……”

方案是袁金恩提出来的,他曾反对过,但没坚持到底,被说服了,但从房间内的监控器看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时,他无地自容。

惭愧难当,但不后悔。

不试一试,总不死心。

每时每刻,他都在期待奇迹。

许沫气怒到发抖,但知道秦墨寒一片好意,不能苛责,只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恨不得咬出血来。

简司曜轻笑了声,掰开她的牙齿,淡淡说:“权当是体验了把现实版穿越封锁线的匍匐前进,没什么打紧。”

许沫看着他,脑袋嗡嗡直响,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穿越封锁线是简司曜正在玩儿的游戏,主人公一身迷彩,总在各种刁钻封锁下匍匐前进,只是玩儿游戏时,主人公的动作多么潇洒,哪像他,回想刚刚一幕,她的心疼若斧劈针扎。

简司曜笑着拍拍她的脸,“扶我回去。”

许沫如梦初醒,秦墨寒也过来帮忙,一起将他架回床上。

他掩饰的很好,但秦墨寒好歹也是学过两年心理学的人,招呼许沫:“沫沫,我有事和你商量,你和我出来一下。”

许沫不放心的盯着简司曜。

她现在哪儿都不想去,只想用力抱住他,抱很久很久,永远不要分开才好。

秦墨寒不容分说,开门出去,站在门口等她。

许沫无奈,只能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简司曜,恋恋不舍的出门。

门关上,简司曜脸上浅浅的笑容逐渐消失,沉默了会儿,他自嘲的摸摸嘴角,双掌用力捂住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