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324卑鄙的男人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56 2015-01-24 00:04:03

  护士被她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神色不定的关门退出去。

许沫的视线从许父身上离开,“暖暖姐,司曜,你们出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我想再多陪爸爸待一会儿。”

沐暖晴知道她想和爸爸单独待一会儿,安抚的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我就等在外面,有事你喊我。”

许沫摇头,“姐姐,我要在这儿陪爸爸很久,你和司曜先回去吧。”

沐暖晴皱眉,“说什么傻话?你想陪叔叔多久就陪叔叔多久,我和司曜会照顾好自己,你不用担心我们。”

她和简司曜出去,留许沫一个人在房间。

看着走廊里来来往往的护士和病人或病人家属,她抬头望着屋顶,无声叹息。

她和沈芳怡并没多少感情,沈芳怡死时她还觉得无法接受,而离开许沫的是和她从小相依为命的父亲,这对她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世事就是这样无常,前几天许沫还陪着她,兴高采烈的为她准备她的婚礼,她能看出许沫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不过几天而已,她和许爸阴阳两隔,承受了又一次沉重的打击。

这次的打击,比和冷毅离婚对她的打击重的多。

毕竟,那是生离、是重生、是新的开始。

而这次,是死别,从今以后,她再也看不到最爱的父亲了。

她倚着墙,胡思乱想着,直到她附近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她下意识歪头看过去,许沉疾步走来,神色依旧镇定冷沉,但行色匆匆,不难看出心中的焦急。

简司曜已经迎过去,将手搭上他的肩膀,“沉哥,抱歉,节哀。”

许沉抿了下唇,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绕开他,推门进去,许沫抬头,神情有些呆滞,像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许沉脚步一僵,随即脚步更快了些,冲到许沫面前蹲下,将她环进怀里,“沫沫,没事,还有哥哥。”

许沫忍不住,再次放声大哭。

从今以后,她只有哥哥了。

那个用所有一切默默爱着她的男人,没了。

莫君清、温寒洋、楚文约听到消息后,陆续赶来,开始着手操办许爸的后事。

许沫哭的太久,又水米未进,身子撑不住,半夜时候昏睡过去。

简司曜把沐暖晴和许沫一起送回了公寓,沐暖晴留下来陪许沫,简司曜又折返回去帮许沉。

许沫安静的躺在床上,眉头紧紧皱着,脸色惨白如纸,像个可怜的孩子。

沐暖晴看了她一会儿,见她睡的沉,悄声离开,去厨房给她熬粥。

她哭了那么久,连口水都喝不下去,这样下去,身子会垮。

她将粥熬好端进卧室时,许沫侧躺着,蜷缩在被窝里,无声抽泣着。

她快步走过去,将粥在床头桌上放下,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沫沫,你不能这样,叔叔的后事还等你操办,你哭垮了身子,叔叔的后事怎么办?”

许沫泪眼朦胧的看她,“姐姐,我忍不住,我脑袋里转来转去都是过去的事情……我好后悔、好后悔……”

后悔不该嫁给冷毅、不该离开爸爸、不该把爸爸一个人留在那栋空寂破败的房子里。

她有太多的后悔,太多的不该,可晚了,来不及了,岁月不会重来,不会再给她一次机会。

她的爸爸没了,她再也见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他叫他一声沫沫,她也没办法和他说声对不起、我好想你。

爸爸,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你没钱没本事,可这世上谁也敌不过你在我心里的位置。

我生病时是你不眠不休陪在我身边,刮大风下大雨,是你守候校门口,只为给我穿上雨披,为我打伞。

人没了,过去点点滴滴,在脑海里,却越见清晰。

后悔,好后悔,可是岁月不能重来,她再没了补偿的机会。

沐暖晴倾过身子抱她,她偎进沐暖晴怀里,又是一通止不住的痛哭。

等她哭的差不多了,粥也不烫了,沐暖晴扶她坐起来,给她背后塞了个抱枕,舀了一勺粥放在她唇边,“我知道你吃不下,但怎么也要吃点,明天叔叔的葬礼你还要去,你这样下去,没法儿送叔叔最后一程。”

许沫被她说服了,勉强喝了半碗粥。

已经凌晨了,许沫往床里挪了挪,“姐姐,你躺我旁边睡会儿吧。”

沐暖晴也没推辞,在她身边躺下。

过了许久,从呼吸里,她能听出许沫没睡着,而她也没有半分睡意。

“姐姐。”许沫叫她。

“嗯,”她应着,偏头看她,“睡不着?”

“嗯,睡不着,”许沫抓她的手,“姐姐,你困吗?”

“不困,”她看出许沫有话和她说,反手抓住她的手,“我们聊聊吧,有话别在心里闷着,你说,我听着。”

许沫看着屋顶,声音缓缓的,“我和哥哥从小就不一样,我小时候就像现在这样没脾气没个性,学习也一般,可哥哥不一样,哥哥特别聪明,特别优秀,不管什么考试、竞赛、比赛,只要他参加,他肯定是第一,爸爸却只喜欢我,不喜欢他……”

她幽幽叹息,声音里有了湿意,“哥哥小时候很叛逆,爸爸越是不喜欢他,他越是和爸爸对着干,爸爸实在被他气恼了,开始动手打他,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我妈也是倔强的,如果不是为了我,她肯定早就离开爸爸了,可后来有一次,不知道我哥说了什么,彻底把我爸惹恼了,我爸拿了刀出来,发了疯的想砍他,那时我哥还没到他肩头高,却不怕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还冷笑着说让他砍,他不砍就不是男人,那次,如果不是我和我妈死死抱着我爸,我爸也许真会砍了他……”

“我妈害怕了,第二天就和我爸离了婚,带着我哥出国了。”

“这么容易?”沐暖晴忍不住插嘴,“那时候出国很难。”

尤其听许沫以前说过,她小时候家境并不好,出国需要很多钱,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怎么可能说出国就出国。

许沫苦涩的笑,“我爸家里穷,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我妈却是大学生,聪明又漂亮,妈妈上大学时恋爱了,男生家境很好,原本说好他毕业就娶妈妈,结果毕业后,他一走就杳无音讯,妈妈去他的城市找他,得到的却是他已经娶了别的女人的消息,妈妈伤心欲死,病倒在他的城市,有坏人见妈妈一个人,又年轻貌美,想欺负妈妈,刚好被爸爸救了,妈妈昏过去,爸爸将妈妈带回家,妈妈醒来后, 一气之下干脆嫁给了爸爸,其实一开始也没什么不好,爸爸虽然没钱没本事,但他是个好丈夫,把我妈妈当宝贝一样疼……”

她停顿了会儿,叹息:“坏就坏在我哥哥只有七个月就出生了,医院说是早产,我爸紧张的不得了,每天起早贪黑赚钱给我妈买补品,好让妈妈下奶,养活哥哥,小时候,我爸也把我哥当眼珠一样宠着,直到那个男人来了……”

沐暖晴呆了下,“你妈妈的初恋?”

“嗯,毕竟在一个城市久了,妈妈竟遇到了那个男人,那时妈妈有了哥哥还有了我,已经想和爸爸好好过日子,也不记恨他了,那个男人却对妈妈不死心,他和他的妻子是商业联姻,没有感情,我妈很美,即使生了我们兄妹两个,我爸拼死拼活的干活养活我们一家,什么都舍不得让妈妈做,妈妈一直保养的很好,很美,那个男人见了妈妈又动心了,又开始追求妈妈,每天派人送很多东西到我家,都是我从来都没见过都东西,他去的多了,邻里间就有了风言风语,说我哥哥是那个男人的孩子,不然那个男人不会对我妈这么上心,而且我妈嫁给我爸七个月就生孩子,怎么想我哥都不是我爸的儿子……”

许沫沉默了会儿,“从那以后,我家就全变了……”

沐暖晴握紧她的手,心里恨恨:“那个男人太坏了!”

是他辜负了许沫母亲,难得许沫母亲遇到一个好男人,他却要为了一己之私,拆散许沫一家,太卑鄙。

许沫扯了扯唇角,苦涩笑笑,“开始时我爸还能忍着,后来就有了酗酒的毛病,喝醉了就打骂哥哥,打骂的多了,哥哥就开始叛逆,然后就成了恶性循环,爸爸和哥哥的关系越来越差,后来妈妈实在没办法忍,终于带着哥哥和那个男人出国了……”

沐暖晴怔了一会儿,才恨恨的骂:“太卑鄙了!”

难怪许沫妈妈会有钱出国,原来是和那个男人走了!

她是忍不住咒骂那个男人,许沫却以为她埋怨许妈妈,“不怪我妈,我爸拿着刀想砍人的样子,我想想就怕,我妈是为了我哥,没办法。”

“对不起,沫沫,”沐暖晴歉意的紧了紧握着她的手掌,“我是说那个男人,不是说你家阿姨。”

“嗯,”许沫恍惚笑笑,“那个男人很坏。”

沐暖晴皱眉,“他对阿姨不好?”

“不,”许沫摇头,“他对妈妈还有哥哥都很好,特别特别好,可是……”

她咬了咬下唇,“就像你说的,他是个很卑鄙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7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