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312谁是墨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22 2015-01-18 00:34:02

  没想到当时冷毅吃了秤砣铁了心,她软硬兼施想尽了法子,逼得冷毅连放弃冷氏继承权的话都说了,就是不肯和许沫分手。

无奈之下,她只得点头。

冷毅和许沫结婚之后,她时时刻刻以将许沫逼离冷家为己任,处处给许沫下绊子,冷嘲热讽,从来没什么好脸色。

原以为只要许沫和冷毅离婚,她就能再给冷毅物色个更好的,哪知道,许沫原本就是那个最好的。

她刚得知冷毅离婚的消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接到章宇妈妈打给她的电话,告诉她,在她眼中一无是处的儿媳妇居然是许沉的妹妹!

许沉的妹妹,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亲事,居然被他们一家亲手推了出去。

她平时交往的太太圈儿,无不幸灾乐祸。

搭上许沉这门亲事,就等于搭上一座基本不会倒的靠山,他们家还没来得及利用一次,靠山就没了,让她怎么甘心?

想到这里,她又觉得不甘,温声细语:“沫沫,难得你那么爱小毅,你再考虑一下,我保证小毅以后一定会对你好, 你就原谅他一次好不好。”

许沫摇头,站了起来,“阿姨,我和冷毅之间真没可能了,章家的事情我会和我哥哥说,阿姨还是请回吧,我和朋友还有事,不想让朋友等急了。”

司正洁无奈,只能站起,忧心忡忡的看着她,“沫沫,你看你才和小毅分手几天,就瘦的这么厉害,还这么憔悴,妈妈真是瞧的心疼,明天妈妈煲点补汤给你送去,帮你好好养养身子。”

许沫果断摇头,“阿姨,您不要来,从今以后我不想和冷家扯上任何关系。”

司正洁完全不理会她所说的,自说自话,“就这么说定了,好孩子,你妈已经不在了,爸爸生病住院,妈妈不疼你谁疼你?你放心,妈妈以后一定像对待自己的亲女儿一样疼你,从明天开始,妈妈天天给你煲汤喝!”

她的如意算盘是,许沫现在可能还在气头上,不肯原谅冷毅,但许沫当初有多爱冷毅她是看在眼里的,只要她现在好好对许沫,再让冷毅也加把劲,肯定能把许沫追回来。

女人嘛,谁不爱自己的丈夫、谁想做二婚?

只要冷毅肯好好对她,她肯定能回头。

她越想越觉得冷毅和许沫之间还有戏,打算立刻回家好好和冷毅聊聊,让他在许沫身上多用点心,把这个儿媳妇给她重新追回来。

她心急,脚下步子也急,一转身差点撞到身后的男人。

她连忙止住脚步拍胸口,“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站在人身后……”

话说到一半,抬眼间看到差点撞到的那个男人的脸,她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她这种人,最会看人下菜碟,知道那种人好惹,哪种人惹不起。

见站在她面前的年轻男子,虽然穿着一身轻便的不能再轻便的休闲服,但那种潇洒狂肆的气质,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富家公子,她立刻换上一脸笑,“没关系,是我不小心。”

简司曜似笑非笑的觑着她,没有说话。

她讨了个没趣,绕开简司曜往外走,开门间却看见简司曜在许沫身边坐下,而刚刚坐在角落里的沐暖晴,也起身朝许沫的位置走过去。

她的脸色顿时难看的厉害。

若论容貌气质,那年轻男子和冷毅不相上下,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坐在许沫对面,好像很熟稔的样子,许沫还冲他笑的很灿烂。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开始打鼓。

原本她还信心满满,觉得只要冷毅肯加努力,她在旁边跟着使把劲儿,许沫肯定还是冷家的媳妇,许沉这层关系肯定跑不了。

可见了简司曜后,她不确定了。

二婚又怎么样?

许沉的妹妹还愁嫁吗?

许沉身边都是非富即贵的朋友,随便拉出个便身价过亿,以前不知道许沫是许沉的妹妹时,她觉得许沫烧了八辈子高香才高攀上了冷毅,如今知道了许沫的身份,她倒觉得是她冷家高攀了许沫。

这样想着,她越发沉不住气,更快的往外走。

她必须尽快回去,好好骂醒她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让他最近什么都别干,卯足劲把许沫追回来。

简司曜赶路赶的有些口渴,冲侍者招手要冰饮,沐暖晴不满,抬头看侍者,“凉的就行了,别拿冰的。”

侍者会意微笑,微微颔首后退去,很快将冷饮端上来,放在简司曜面前。

简司曜一口气喝了半杯,沐暖晴皱眉,“这么凉,你喝慢点。”

简司曜笑,“我最近和大哥见面少,很久没被人这么唠唠叨叨的管了。”

沐暖晴有些不好意思,“我职业病,就是看不惯你们糟蹋自己的身体。”

“没事儿,”简司曜果然开始小口小口的喝,“被人管着,虽然嘴上不痛快,但心里痛快。”

“嗯,”许沫附和,“能有人管着也是种幸福,没人理没人管了,那才真可怜。”

沐暖晴忍不住笑她,“风水轮流转,今天到你家,原本是你被冷家欺负的可怜,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看刚刚冷毅妈妈温柔讨好的样子,我觉得比四川的变脸还神奇,和那天在玫瑰园骂你的,根本不像一个人。”

许沫不好意思的笑,简司曜却皱起眉来,“刚刚那个女人是冷毅的妈妈?她骂你?”

“没,”许沫更加不好意思,“她刚刚没骂我,对我很客气。”

“我也没问刚才,”简司曜哼了声,“知道了你是谁的妹子,她讨好还来不及,怎么敢骂你,我是问之前,之前她不知道你是沉哥的妹妹时,她骂过你?”

“也不算骂,就是说的话不太好听……”许沫有些难堪,“过去的事我不想提了,你赶紧喝,喝完了咱陪暖暖姐去婚庆公司。”

她不想再提,简司曜却心里老大不爽。

刚刚那女人撞到他,先是埋怨,后来很快见风使舵,他一看那女人就不是什么好人,早知道她曾经是许沫的恶婆婆,刚刚非得刺儿她几句,让她下不了台,绝不会就那么便宜了她。

从咖啡店出去,简司曜将车开到她们身边,“坐我的车吧,今儿我一整天做你们全职司机,一毛钱都不要,就晚饭的时候,你们俩不管是谁,负责晚饭帮我祭我五脏庙就成了。”

许沫抿了唇笑,“去我那边吧,我搬了地方,暖暖姐还没去过,叫上姐夫,我们一起。”

“好,”简司曜最爱热闹,“叫上寒洋和文约一起。”

话刚落地,他又反悔了,“算了,不叫他们,你自己做饭,人多太累,改天下馆子再喊他们。”

许沫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就是觉得满足开心,笑盈盈的说:“没事,我做饭很快,要是完事早,我们一起买食材,可以叫上他们。”

“不叫不叫,”简司曜发动汽车,“他们又没做苦力,凭什么白吃白喝,就叫上三哥,我们几个,挺好的。”

许沫抿着唇,笑的眉眼弯弯,沐暖晴坐在她身边,忽然觉得,这两个人……有门儿。

简司曜果然是三教九流什么朋友都有,带她们去了一间在MO城也算数得着的婚庆公司,他打了个招呼,老板亲自接待,拍着胸膛保证,让他们这里最优秀的业务员给他们全程护航,一定做到最好。

他找熟悉婚礼流程的业务员给沐暖晴列了一张清单,又把原有的婚礼时的注意事项打印了一份,交给沐暖晴。

业务员口才很好,很热心,将婚礼那天的有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仔细和沐暖晴说了一遍,又将她在婚礼之前需要买什么东西,仔细的列了一张清单。

沐暖晴看着清单上长长的一串物品咂舌,“这么多?”

估计她要用好几个周末才能买全。

业务员笑着说:“我给您列的比较全,不过有很多东西不是必需品,必须买的东西我已经给您用重点符号标记了,您自己酌情购买。”

“哦哦。”沐暖晴将所有东西仔细收好,再三道谢后,三人一起离开婚庆公司。

坐回车上,沐暖晴苦笑,“我后悔了,我不该一时冲动,同意弄什么婚礼,太痛苦了。”

简司曜调侃的笑,“小嫂子,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家做准新娘的都欢欢喜喜的,借这一生一次的机会,冲进商场,两手一挥,买买买,你这心态不对,当心我和三哥告状。”

“告吧告吧,我管不住你的嘴,但能管得住沫沫的手,晚上我把沫沫看牢了,我们俩谁都不给你做饭。”

简司曜从后视镜中看了她一眼,空出只手摸下巴,“小嫂子,果然近墨者黑,你和我三哥学的,嘴皮子越来越利落了。”

沐暖晴抿了唇笑,“晚上我跟莫君清告状,你说他是墨。”

简司曜揶揄笑笑,“小嫂子不用跟三哥告状也是你们两个人亲近,和小嫂子一比,我在三哥面前那不就是个外人?”

“够了,”沐暖晴被他说的脸红,“好好开你的车,再胡说,晚上真不给你饭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