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311悔不当初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3 2015-01-18 00:06:06

  按理说,冷家也算名门望族,娶的又是长子长媳,就算不风光大办,至少也该举办场像样的婚礼,但却偏偏什么都没有。

应该是冷家对这门亲事不满的原因吧,但冷毅执意要娶,就让他娶了,却不肯为他操办婚礼。

而冷毅,做为一个男人,明明有能力, 却也不愿意给自己的妻子一场婚礼,自然是还不够爱。

“沫沫……”她有些担心的抓住许沫的手。

许沫刚离婚,她就在许沫面前张口婚礼闭口婚礼,还拉着许沫一起为她筹备婚礼,是不是很残忍?

许沫看透她心中所想,反握住她的手,嫣然一笑,“暖暖姐,我没事了,哥哥说,每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历很多,冷毅只是一段我走入歧途时路过的风景,以后我会遇到最好最适合我的,我觉得哥哥说的对,现在我们分开时间那么短,我就能这么平静的说起他,再过段时间,我肯定能把他全都忘了。”

沐暖晴刚想说点什么,有人走到她们桌边,亲切的喊许沫的乳名:“沫沫。”

两个人齐齐抬头,站在桌边亲切笑望许沫的女人,四十多岁年纪,一身得体的打扮都是名牌,头发精心打理过,脖颈上挂了一条大大的红宝石项链,整个人看起珠光宝气,一看就是上流社会养尊处优的贵妇。

沐暖晴觉得女人眼熟,一时记不起从哪里见过,而许沫,愕然不已。

她一眼就认出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是冷毅的妈妈司正洁,但司正洁每次见到她不是横眉竖目 就是冷嘲热讽,何曾这样和蔼亲切过。

“沫沫,你有时间吗?妈妈想和你聊聊。”司正洁温柔看着许沫,慈祥和蔼的像是许沫是她最心爱的女儿。

听她自称许沫的“妈妈”,沐暖晴一下记起,她在许沫和冷毅的家中见过她,她是冷毅的妈妈。

但那次见面,她对许沫冷嘲热讽,说许沫配不上冷毅,楚沁雨和冷毅才是天生一对,如今楚沁雨回国了,许沫应该给楚沁雨让位,不该霸着冷太太的位置不放。

现在是怎样?

前后不过几十天的时间而已,司正洁怎么变脸变成这样?

她震惊之下,忘了做出反应,司正洁已经和声问她:“这位是沐老师吧?我和我们家沫沫有两句贴心话要说,沐老师方便挪下位置吗?”

沐暖晴睁大眼……她们家沫沫?

这女人,也太那什么了。

见司正洁用充满期待的目光殷切望着她,她只好点头,起身让坐,冲许沫说:“我去旁边位置坐,有事你喊我。”

许沫点头后,她转身走到角落的位置,司正洁在她的位置上坐下,亲切的抓住许沫的手,“沫沫,妈妈听说你最近和小毅闹别扭了,你们是年轻夫妻,难免年少气盛,会有几句口角,老话说,夫妻之间吵架,床头吵床尾和,我已经骂过小毅了,小毅听我的,以后我保证他不敢再欺负你,你别和他闹了,两个人好好过日子,别让妈妈担心。”

她慈祥和蔼的目光,温柔呵宠的语气,让许沫打从心底往外冒凉气,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转的太突然,许沫有点接受不了,她缩回自己的手,往后坐了坐,“阿姨,原谅我以后不能再叫你妈妈了,我和冷毅已经签字离婚了,离婚证都领到了,从今以后,我和冷毅一点关系都没了。”

司正洁脸上的笑容僵了下,随即又笑开,并且笑的更加慈祥和蔼,“沫沫,别说傻话,你和小毅感情那么好,哪儿能说分就分了?还记得当初我和小毅他爸不了解你,不赞成你们的婚事,小毅不肯妥协的和我们闹了好久,连离开冷家、离开冷氏的狠话都说了,我们才无奈答应了,小毅爱你爱你很深,你可千万不要辜负他。”

许沫皱眉,抬眼看她,“阿姨,我很奇怪,我知道,您一直反对我和冷毅的婚事,自从我和冷毅认识,您从没给过我好脸色,可您今天这是怎么了?您今天这态度……”

她笑了下,“我有点不太习惯。”

她已经习惯了司正洁每次出现在她面前,都趾高气扬威风八面,这次一反常态的这么温柔和蔼,她真的很不习惯。

司正洁脸上完美的笑容又僵硬了一下,心思一转,收起笑意,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这不是看小毅这些日子过的不好,我也跟着难过,小毅这些日子就像机器人一样泡在公司,白天工作不怎么吃东西,晚上不吃饭,喝酒喝到深夜,我担心他这样下去,身子会捱不住,我这做妈的,心疼啊……”

她说着说着,垂下头去擦眼泪。

许沫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应对,有些无措的看着她。

她扯了张几张纸巾,不停的擦眼,“后来我问了问他几个朋友,才知道他是因为和你离婚,伤心买醉,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能看他就这么伤害自己,所以只能厚着脸皮来找你……”

见她泪水涟涟,哭的伤心,许沫越发手足无措。

司正洁又去抓她的手,“沫沫,我知道你还爱着小毅,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们这么久的夫妻情谊,怎么可能说断就断了?看在他这么爱你份儿上,你就原谅他吧!”

许沫狼狈的将手缩回去,“阿姨,您别说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您原来说的是对的,我和冷毅在一起,是我高攀了冷毅,现在我们离婚了,冷毅可以给您找个门当户对的,您该开心才是。”

“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司正洁嗔怪:“你不就和小毅门当户对吗?真不知道你这孩子到底怎么想的,有许沉那么一个好哥哥,居然藏着掖着不肯让我们知道,早知道你是许沉的妹妹,妈妈以前怎么舍得亏待你?妈妈一直觉得你和小毅是天生一对,只是妈妈是念旧情的人,以前觉得沁雨可怜,才会为了沁雨冷落你,沫沫别记恨,只要你肯和小毅和好,以后妈妈肯定拿你当亲生女儿疼,再也不让你受半分委屈。”

司正洁一番话说的温柔和蔼,情真意切,许沫却只觉得心里泛凉。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说了这么多,说来说去,不过是因为她现在多了一层许沉妹妹的身份。

许沉这次回国,几天时间便帮一个岌岌可危的家族企业转危为安,商业奇才的名头叫的越发的响亮,几乎被奉上神坛,往来巴结的人几乎要挤破简司曜公寓的门槛。

她心思电转,哥哥一向能干,却不曾这样高调过,这次一反常态如此高调,难道就是为了让冷家后悔,让司正洁以这样一副嘴脸出现在她面前?

她在心中苦笑。

哥哥也许觉得这样是给她出气,让她扬眉吐气,其实以她的性子,这样的场面只是对她另一种折磨。

她又往后退了退,紧挨椅背正襟危坐,“阿姨,你不用再浪费口舌,我和冷毅绝对不可能复合,你请回吧,我和朋友还有事,不能陪您了。”

司正洁皱眉,“沫沫,这么久了,你有多爱小毅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你们之间那么深厚的感情,怎么能说没就没了?身为女人,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不容易,小毅以前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道歉,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他现在知道你对她有多重要,一定会好好珍惜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没什么好考虑的,”许沫语气坚定,不容转圜,“我们之间已经彻底完了,绝对不可能复合了,阿姨还是请回吧。”

司正洁脸色变了几变,还是强耐着性子,坐着没动,“沫沫,妈妈和你商量件事。”

“阿姨请讲。”

“冷毅的发小章宇你认识吧?”

许沫点头,“认识。”

“最近章家出现了点问题,原本章家的长辈托了很多门路和关系,才说动你哥哥到这边来,想让他给章家指条明路,但因为你和小毅的关系,你哥哥又把章家的事情给推了,章家的长辈很恼火,连带着迁怒章宇,章宇最近在章家的日子很不好过,我和章宇妈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手帕交,你看……”

许沫懂了,沉默了会儿,“阿姨,商场上的事情我不懂,回去我和我哥说一声,如果他觉得没问题,我一定拜托他帮一帮章家。”

司正洁如释重负,脸上笑开了花儿,“好孩子,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原本她想亲自登门找许沫,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遇到,并且一下子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她心花怒放,但心花怒放之余,她又觉得可惜。

冷氏集团前几年的危机虽然已经度过,但至今想起,她仍心有余悸。

商场如战场,瞬息万变,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倾家荡产。

她为人自负高傲,尖酸刻薄,高高在上时没少捧高踩低。

冷氏飘摇时,她无奈之下和丈夫四处求人,看尽白眼儿,尝尽人间冷暖,也因此冷毅的婚事,她才想找一个门当户对,可以给冷氏助益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