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93缘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57 2015-01-10 00:02:08

  简司曜咂舌。

按照许沉的身价,完全可以将许沫和他老爹弄个别墅豪宅养起来,请上百八十个仆佣好好伺候着,可许沫这些日子的境遇他都看在眼里,衣食住行和小公司打拼的小职员没什么两样。

而且据他所知,冷毅那帮朋友经常因为她的出身打击她,那必定是因为不知道她有许沉那样一个哥哥,若是他们知道许沉是她亲哥哥,那些家伙绝对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她。

他现在心里面转来转去的念头就是,因为许沫的父母离婚了,连带着许沉对这个妹妹也不待见,他自己在国外风风光光,却任由这个妹妹在国内混的这么凄惨。

想到那没良心的家伙居然是自己的朋友,简司曜顿时觉得拳头很痒,恨不得立刻揪着他的衣领痛扁他一顿才痛快。

许沫见简司曜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岔了,忙替许沉解释:“我哥很疼我,不过我爸曾做过对不起他和我妈的事,他和我爸关系很僵,所以我结婚时他没回来,不过他私下替我赚了很多钱,我过的一点都不落魄,就是爱错了人,感情不顺,和我哥没关系。”

简司曜脸色缓和些,心里好过点了。

他这人爱憎分明,实在没办法接受自己引为至交的好友,对这么单纯可爱的妹妹如此冷漠。

他和简家大哥感情好,在他心里,连自己骨肉至亲都能漠然以对的人,简直猪狗不如。

知道许沉不是那种人,他心里立时痛快了,脸色也好看了起来,慵懒的倚在古董架上,没正经的笑,“行啊姑娘,深藏不漏啊,有许沉那尊大神罩着你,想必身价不菲,却装的像个一穷二白的小丫头似的,藏得这么深,怕人抢还是怎样?”

“不是,”许沫有些无奈,“那是我哥赚的钱,不是我自己赚的,总有种不劳而获的感觉,花起来特别不踏实,而且我物欲低,好养活,没什么好花钱的地方。”

简司曜瞅瞅她浑身上下一件首饰都没有,连耳朵眼儿都没扎,摇了摇头,“你就是太好养活了,人家才不当你是回事,你要是让你哥帮你弄上几件国际限量版的、别人即便买的起也买不到的首饰往身上一戴,冷毅那帮狐朋狗友看你的眼神儿能立马变个样!”

要知道,身为华尔街最优秀的投资人之一,许沉最不缺的就是钱财和人脉。

而很多好东西,不是有钱能买到,更要有关系才能买到。

有许多时候,关系比钱好用的多,这道理,他们这些在上流交际圈从小混到大的少爷们最明白不过。

若是许沫弄那么几件别人弄不到的东西往身上一戴,再借借许沉的身份和名头,保管冷毅那些朋友不敢对她说一个不字。

偏生这丫头傻,这么好的资源不懂得利用,真是暴殄天物。

他觉得惋惜,许沫却轻轻的笑,“我不喜欢那样,我不喜欢我的朋友或者冷毅的朋友,是因为我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哥哥才对我好,那种好太虚伪,不是温暖是累赘,我讨厌,我喜欢暖暖姐和你这样的朋友,不管我是许沉的妹妹许沫,还是我是落魄的一无所有的许沫,都会真心真意对我好,在你们身边,我觉得踏实。”

“咦?”简司曜故作讶然,“原来你不傻啊!”

“我才不傻!”许沫灿烂的笑,“我一看暖暖姐就是特别特别好的人,所以她遇到危险我才会帮她,非要赖着和她交朋友,因为我和暖暖姐成了朋友,我才会认识你,现在才有房子住,你看我多聪明?”

她的笑容比迎风摇曳的太阳花还要明媚灿烂,简司曜心神一荡,换了个话题,“你爸住院,你哥知道吗?”

许沫笑容僵住,垂眸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告诉他?”

许沫沉默了好久才说:“我哥和我爸关系特别差,当年要不是我和我妈拼死拦着,我哥说不定已经被我爸砍死了……”

“怎么会?”简司曜讶然,“虎毒不食子。”

简司曜生在一个特别幸福的家庭,父母虽然去世的早,但自他记事起,他父母在他面前没有红过脸,父亲工作很忙,但只要能挤出时间,必定陪妻子一起带着两个儿子享天伦之乐。

母亲生他之后便身体不好,在他十岁那年去世,他父亲没有再娶,思念成疾,没几年也去了。

他正是叛逆期时没了父母,性子越发放荡邪气,简家大哥疼他,没少在他身上花心思。

他完成学业之外,按照父亲的遗嘱进了简氏帮简家大哥,但他放荡惯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简家大哥虽唠叨,但见他只是贪玩儿,从不做出格的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由着他。

再后来他打伤严希晨,一根筋的非要承担责任,当时他只是逞一股江湖气,挺着脊梁天不怕地不怕,觉得自己做事敞亮,问心无愧。

可当他看到简家大哥听到法院宣判时的脸色,立刻后悔了。

他无法形容简家大哥当时脸上的神情,平时古板的要死,总没太多表情的大哥,那一刻眼中的神情痛苦的像是有许多把钢刀在他胸膛里搅。

从那天开始,他对自己说,这辈子,再也不闯祸。

他虽然听说过许多父不父,子不子的事,但因为他和亲人感情太深厚,实在没法理解那些人的想法,听到至交好友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这么差,难掩惊讶。

“我爸酒品不好,那天他喝的烂醉,偏偏我哥又惹了他,所以……”回忆太不堪,许沫难以启齿。

简司曜沉吟了会儿,单手握住许沫的肩,“小美女,既然你是沉哥的妹妹,我就不妨直说,我觉得最起码你该把你父亲病重的消息告诉你哥,他是否回国应该由他自己决定,你不该隐瞒不报。”

“他工作很忙,我不想让他分心,”许沫抬眸,“毕竟是亲生父子,就算父不慈,子不孝,总有一层牵扯在那里,我怕我哥不想回国,又心里惦记,凭白的难受,何况我爸现在这样,就算我哥回国也改变不了什么。”

“小美女,我说句不该说的话,”简司曜看着许沫的眼睛,神情难得的认真,“你家叔叔情况很不好,万一他哪天有个什么意外怎么办?许沉什么都不知道,万一因此错过了最后在床前尽孝的机会,他会不会悔恨终身?”

简司曜的话令许沫如醍醐灌顶,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忽然想起当初母亲去世时,隔着千山万水,她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虽然当着爸爸的面她装的若无其事,可夜里辗转反侧,哭的肝肠寸断。

那是这世上与她血脉相连,最亲最亲的人啊!

活着生离,死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不管事情过去多久,想起来便痛彻心扉,一辈子的遗憾。

她怎么这么糊涂,难道要让哥哥把她的遗憾重来一遍?

“我懂了,”她点头,“就算我哥哥不想回来,我也要逼着他回来见爸爸一面,就算他一辈子不原谅爸爸,能和爸爸见一面,后半辈子他会少了许多遗憾。”

她掏出手机,“我这就去给哥哥打电话!”

她迫不及待的冲进卧室给许沉打电话,脚步慌乱,生怕在这几天爸爸便有什么意外,许沉赶不及回来,像她一样终生遗憾。

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门板后,简司曜百无聊赖的翻着相册,在许沉的相片上弹了一下,“原来是你妹妹啊,难怪总觉得面善。”

过了许久许沫才从卧室出来,眼圈红红的,想必是刚刚哭过。

简司曜含笑看她,许沫不好意思的擦擦脸,“司曜,和你说件事。”

“嗯,”简司曜又没正经的笑,“有事尽管吩咐,一定竭尽所能,绝不含糊。”

“没什么大事,就是你改改称呼,别叫我小美女,叫我许沫或者沫沫就好。”纠正过他许多次,可他明明答应的挺好, 却转眼就忘,依旧一口一个小美女的叫。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这算什么事,”简司曜一把拦住许沫的肩膀,“你是沉哥的妹妹,那就是我的妹妹,沉哥叫你什么,我随沉哥叫。”

“我哥叫我沫沫。”

简司曜没正经惯了,站着坐着从来没个正形,把手臂搭在许沫肩上那叫一个自然,许沫却从没和异性这样亲密过,身子绷的死紧,浑身僵硬。

她知道简司曜不是占人便宜的人,肯定是心中磊落才不拘小节,她若是大惊小怪反倒显得心里龌龊,可被这么个阳刚俊美的男人半揽在怀中,她实在受不了,装作口渴的样子若无其事躲开简司曜的手,去一边翻找一次性的水杯。

简司曜敲了敲饮水机上的水桶,“这水不新鲜了,别喝,我带你出去喝点东西,回头儿叫桶新的。”

“好,”许沫放下水杯,“顺便到超市买点日常用品和食材,说了请你吃饭,我下厨做几个好菜答谢你。”

“别客气,就冲你是沉哥的妹妹,我也要替他好好照顾你。”简司曜双手插进兜里,漫不经心往外走,说不出的慵懒散漫,却让人瞧着格外的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