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89疯狂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6 2015-01-08 00:02:06

  “怎么不可能?”孟歌冷冷看着田可欣,“这世上,她才是最恨傲雪腹中孩子的人,她以为我是因为傲雪腹中的孩子才娶了傲雪,她恨傲雪嫁给了我,更恨傲雪腹中的孩子,希望傲雪流产的人一直是她,从来不是暖晴,看在她已经被狠狠教训过的份儿上,我一忍再忍,没想到她把我的仁慈当软弱,不但不知悔改,反而一次又一次变本加厉,不达目的根本不肯罢休!”

“难道不是吗?”田可欣不知道被那句话刺激到,刚刚低着头瑟瑟发抖的她,突然抬起头来冲着孟歌怒吼:“难道你不是因为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才娶她吗?那天给你下药的人是我,和你在一起的人应该是我,是她抢走了你,抢走了我的幸福,我恨她,我不会放过她!”

如果说刚刚徐雅娴还心存怀疑,不肯相信,如今听她亲口说出来,她震惊到无以复加,身子摇晃了下,扶住椅背才稳住身形。

天!

这就是她的养女吗?

怜她自幼丧母,被她宠在心坎儿里的那个女孩儿,她何时变得这样卑鄙狠毒?

“你错了,”孟歌冷冷直视她的眼睛,“我不是因为傲雪腹中的孩子才娶她,我是因为傲雪腹中的孩子才发现自己喜欢她,没有这个孩子时,我一直以为我拿她当个可爱的学妹,她有事,我关心,我着急,我事无巨细的帮忙,我以为自己是学长对学妹的关心,是大男人对小女人义不容辞的照顾,可当我们有了肌肤之亲,当暖晴告诉我傲雪有了我的孩子,我才发现我喜欢她,我对她的关心关照,不是什么学长对学妹的包容照顾,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我喜欢她,我爱她,所以我才事无巨细的对她好,当她有事时,我永远任劳任怨不辞辛劳的陪在她身边……”

说到这里, 孟歌的目光从田可欣脸上移开,落在沈傲雪脸上,“我喜欢她,不是因为她腹中的孩子,是因为她的简单热情善良,和她在一起时我很放松很开心,我是因为爱她,才爱她腹中的宝宝,而不是因为宝宝才爱上了她,所以,如果你认为傲雪流产就可以分开我们,你就大错特错了!”

看着他执着坚定又干净的目光,沈傲雪一颗心跳的厉害,脸上发烫,脸颊一点一点红起来。

沐暖晴握住她的手,揶揄冲她笑,她冲孟歌笑了一下,又不好意思的垂眸。

难得看到大大咧咧的沈傲雪露出这种小女儿家的羞态,孟歌觉得自己这通真情告白真是赚大了,难怪某人说女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在心里爱她还不够,嘴上也要大声说出来。

傲雪说的没错,那人就是只狡诈的狐狸,不管是商场还是情场,尽皆在他掌握之中,无往不利。

此刻的沈傲雪和田可欣冰火两重天,沈傲雪心里有多暖,田可欣心里便有多冷,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孟歌,身体抖的像秋风枝头的黄叶,“不!我不相信,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从小就喜欢你,我为了你什么都肯做,我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在努力,努力把自己变成最好,把自己配得上你,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狠心。”

“你就是把自己塑造的太完美,才变得越来越可怕,”孟歌淡淡看着她,“为了维持你完美的形象,你什么事都敢做,做错了事推在自己的朋友身上,得不到的东西绞尽脑汁费尽心机也要得到,和你在一起太累,我不想招惹。”

“不!我不甘心!”田可欣用力挣扎,甩开押着她的男人,冲到孟歌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孟歌,我那么爱你,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感觉吗?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这么狠!”

孟歌冰冷看着她,轻轻哼了声,“喜欢我的女人能从城南排到城北,难道我每个都要喜欢,每个都要回应,每个都要娶?”

“我和她们怎么一样?”田可欣揪着他的衣服用力摇晃,嘶声怒吼。

孟歌冷冷看她,“你哪里和她们不一样?”

孟歌的话如一盆冷水迎头泼在她身上,她浑身发冷,一时怔住。

她和那些女人哪里不一样?

的确,没什么不一样,甚至追求孟歌的女人里,有太多比她家世好,容貌好的女人,但是她们都被她一一打败了,被她从孟歌身边肃清了。

她打败了那么多喜欢孟歌的女人,肃清了那么多觊觎孟歌的女人,她如同搭在弦上的箭一般,日日夜夜防备着所有出现在孟歌的女人,只要发现那些女人图谋不轨,她立刻毫不犹豫的射出去。

就当她觉得她离孟歌越来越近的时候,孟歌忽然离开了,来到了MO城,脱离了她的掌控。

她不甘心,说服徐雅娴带着她来到MO城,说服徐雅娴在孟歌酒中下药,凭她和徐雅娴的关系,只要孟歌强要了她清白的身子,孟歌就是她的了。

为了达到目的,她不惜伤害孟歌的身体,将那种烈性药加倍放在孟歌酒中,她原以为定能如愿,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孟歌宁可忍着烈火焚身的痛苦,也没碰她分毫,毫不犹豫将她从房内推出去。

她羞耻难当,跌跌撞撞走了,原以为不过功亏一篑,从头再来,哪知道她的功亏一篑,成全了另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什么都没做,便得到了她求之不得的幸福,她怎能甘心?

她恨沈傲雪,更恨沈傲雪肚子里孩子。

她一门心思认定孟歌是因为沈傲雪腹中的孩子才娶了沈傲雪,她一次又一次的假想,如果那天孟歌没推她出来,那今天身怀有孕的便是她,孟家的少夫人就是她,她排除异己,铲除情敌,她一天一天,一步一步做了那么多,到头来所有的一切都便宜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女人,让她怎么吞的下这口气?

所以她才费尽心机的想要铲除掉沈傲雪腹中的孩子,第一次是在绿豆糕中放可以导致流产的花朵,第二次是雇佣打手盯着沈傲雪,一旦沈傲雪出门就趁机打掉她腹中的孩子。

哪知道一次两次都被沐暖晴破坏,她对沐暖晴恨之入骨,不断在徐雅娴耳边煽风点火,败坏沐暖晴的名声,将她所做的一切诬陷在沐暖晴身上,并将谎言编的近乎完美,令徐雅娴深信不疑。

她自以为天衣无缝,可她先是被昔日算计过的仇家找到,打的遍体鳞伤,再就是被人掳至黑屋,饿了两天两夜狠厉警告。

她知道所有这一切都与她伤害沈傲雪和沐暖晴有关,她也畏惧也害怕,所以她着实安分了一段日子。

可是,傲雪腹中的孩子一日比一日安稳,徐雅娴一日比一日喜笑颜开,她心里的嫉妒和仇恨就像戒不了的毒,在她心里又咕嘟咕嘟冒出来。

可巧,夜半醉酒她结识了某黑帮老大,她半是认真半是试探,提起让黑帮老大替她做件事,没想到黑帮老大对这件事很有兴趣,两个人你来我往,讨价还价。

她还以为老天厚待她,让她搭上了那位身价不菲的黑道老大,只要他肯出手,万无一失。

待刚刚听到孟歌手下从容放出那段录音她才知道,天上真的只会掉陷阱不会掉馅饼。

什么看她年轻貌美,孤身一人,才刻意搭讪,全是狗屁!

明明就是孟歌找到他来帮忙试探,为的就是孟歌手下那段讨价还价的录音。

她真蠢!

她明明知道孟歌一向黑白两道通吃,能力卓然不能小觑,她还是被猪油蒙了心,铤而走险,不肯放过在这最后的机会。

如今连她最后一座靠山徐雅娴也知道了她的真正面目,她总算彻底完了。

她忽然大笑,笑的疯狂又凄惨,“孟歌,就算我有千错万错,我爱你一片真心总没有错,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能对我狠心至此,不知道沈傲雪那个女人会不会看的心惊,等哪日你不再爱她,我之今日便是她之明日,到那一天,恐怕她会比我更惨!”

沈傲雪忽然站起身走过去,狠狠一个耳光甩在她脸上,“蠢货!事到如今还不忘了挑拨离间,你真是恶毒的无可救药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田可欣却仍看着沈傲雪笑,“你不怕吗?他那么优秀,有无数的女人盯着他,他现在喜欢你,捧你在手心,哪天他对你不喜欢了,厌倦了,你的下场会比我还惨!”

“呵!”沈傲雪鄙夷的笑,轻蔑的瞥她一眼,回手似揶揄似调|情,伸指轻轻抹了下孟歌的唇,“孟歌,听见没?我这么优秀,有无数的男人盯着我,我现在喜欢你,捧你在手心,哪天我对你不喜欢了,厌倦了,你的下场比她还惨,所以,你以后一定要努力对我好,加倍对我好,听到了没?”

她唇红齿白,明眸善睐,目光流转间尽是小女儿的娇态,看的孟歌移不开眼,田可欣整个人已经痴了。

这女人……

这女人竟不听她的挑拨,没有患得患失!

她讨厌她!

她是她见过最讨厌最讨厌的女人!

她忽然疯吼了一声,朝沈傲雪用力撞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