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87公平吗?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26 2015-01-07 09:02:06

  沈傲雪喃喃:“怎么听起来这么深奥?”

“其实你已经很喜欢孟歌了,只是到真正的水乳浇融,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以后日子还长,让你了解他的机会多的是,现在就别想那么多了,对了,孟歌说明天中午请我和君清吃饭,你知道吗?”(是“交融”,不是“浇融”,不是夜星没文化,实在是被和谐的太销魂了,以后若还是有这种低级错误,还请读者朋友们多多见谅!)

“知道,”沈傲雪没好气的哼了声,“请你们吃顿饭就算完了吗?那我天天请他吃饭是不是就能天天甩他耳光?”

“你个蛮不讲理的!”沐暖晴啐她,“他已经诚心道歉了,不许再闹了听到了没?再闹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沈傲雪气笑了,“我是个蛮不讲理的,你就是个没良心的,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活该被人欺负!”

“好了,好了,”沐暖晴柔了声音哄:“我还不是盼着你好?一个是你婆婆,一个是你老公,和他们闹你自己心里能痛快?别胡思乱想了,我开心着呢,真没往心里去,乖了,听话。”

“哼,别拿哄你干儿子那套哄我,我才不吃这套!”

“行了行了,你还有完没完?再闹就成怨妇了,你不是最瞧不起怨妇了吗?”

“也对,”沈傲雪小声嘀咕,“我沈大小姐什么人啊,怎么能这么唧唧歪歪的,算了,那明天中午见,你呀,今儿晚明儿早都别吃饭了,明天中午好好宰他一顿!”

沐暖晴笑了,“我至于吗?好了,挂了吧,明天见。”

将手机放好,回眸间看到莫君清正瞧着她的侧脸笑。

她偎过去,“怎么了?”

他漫不经心的抚她的脸,“听你们聊天儿挺有意思的。”

沐暖晴笑,又往他怀里偎了偎,“孟歌说明天中午请我们俩吃饭,大概又像上次一样,要替他妈妈给我赔礼道歉,可怜的男人啊!”

莫君清轻轻吻了她一下,微微摇头,“这次应该不止吃饭道歉这么简单。”

“嗯?”沐暖晴抬头看他。

“孟歌也是男人,还是个不错的男人,他也是有血性的,一次又一次的让老婆的闺蜜受这种委屈,他不管是面子上还是心里应该都过不去。”

“那他想怎么办?”

莫君清笑着拍拍她的发顶,“明天你就知道了。”

沐暖晴搂住他的脖子,把脸颊埋进他怀里,嘟囔:“故弄玄虚!”

莫君清低笑,“沈傲雪说的没错,你这嘴巴越来越厉害了。”

沐暖晴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你嫌弃?”

“没,”莫君清愉悦的笑,“我自己惯的,我乐意。”

沐暖晴心里甜暖的厉害,搂着他的身子一时无言。

莫君清抬起她的下颌看她,微微蹙眉,“被人打习惯了吧?以前挨了巴掌还知道拿冰冷敷一下,现在干脆破罐子破摔,理都不理了。”

“对啊!”沐暖晴从他怀中抬头,摸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我还是做做冷敷吧,不然明天傲雪看了又要冲孟歌使性子。”

莫君清摇头,“真是傻的可以。”

沐暖晴嗔他一眼,从厨房拿了冰袋回来,用毛巾裹了捂在脸上。

莫君清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替她按着脸上的冰袋,语音低沉而怜惜,“不疼吗?怎么这么不当回事。”

“伤了心才是真的疼,一个耳光真的没什么。”比起从小到大她所受过的那些伤害,那些剜心之痛,一个耳光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莫君清怜惜的抚她的头发,低低的叹:“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

“没什么,我觉得挺好,”她抬头,冲他明媚的笑,“以前受了委屈没人心疼,现在有人疼了,别提多好,我不是安慰傲雪,我是真的没往心里去。”

莫君清帮她敷了一会儿,将冰袋拿开,“好点儿了吗?”

沐暖晴又对着镜子照了照,“其实真的不怎么疼,孟歌妈妈毕竟是女的,力气有限,就是我皮肤不好,看起来有些吓人,其实一点也不疼。”

莫君清忍不住敲她一记额头,又叹息了一声:“绝对是笨蛋!”

“够了,”她一手捂着额头,一手轻捶了他肩膀一下,“不是笨蛋也要被你打成笨蛋了!”

莫君清看她一会儿,忽然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漂亮的眉眼中尽是戏谑的笑意,“老婆,我错了,我刚刚好像家暴了!”

“……”他什么时候才能忘记这该死的家暴!

她瓷白的肌肤因着懊恼染上诱|人的潮红,一侧脸颊因为那记耳光泛着让人怜惜的红肿,他埋头在她颈间,轻轻噬|咬她的脖颈,轻轻呢喃:“老婆,我又忍不住要家暴了。”

“……”莫君清,你有完没完!

事实证明,这男人只要有了贼心就不算完,直到把她再次吃|干|抹|净又吃|干|抹|净,才心满意足的把她抱在怀里,慵懒闭眼舒服的休息。

沐暖晴却是被他累的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冲他胸膛狠狠咬了一下,“我不起来做饭了,饿死你算了!”

莫君清低头吻她嫣红的小嘴儿,揶揄的笑,“老婆,有你在我每天饱的不得了,怎么会饿着?”

他说的那么爱昧,沐暖晴想不往歪了想都不行,刚刚恢复正常的脸又唰的红了,她用力扭他一下,“莫君清,你能不能想点儿别的?”

“温香软玉在怀,想别的就不是男人了。”

“胡说!”沐暖晴不解气,又狠狠扭他一下,“谬论!”

莫君清假假的喊疼,很认真的垂眸看她,“老婆,你家暴了!”

“……”沐暖晴扯过毯子一把盖住头,“不许再提了,我讨厌家暴!”

莫君清大笑,笑的酣畅淋漓,扯下她捂住头的毯子,在她额上亲了下,“想吃什么,我去做。”

沐暖晴歪过头,“不吃了,听傲雪的,留着肚子明天中午吃孟歌。”

莫君清敲她额头,“至于吗?我的老婆我还养不起了?”

“都是你,”沐暖晴推他,“我说了晚上下厨做好吃的,现在手软腿软哪儿都软,我爬不起来了。”

莫君清洋洋得意,“这说明你老公能干,是身为男人的无尚荣耀。”

“……”这男人有时太不要脸,太太太不要脸!

莫君清拍拍她的发顶,“等着,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其实他应该把“好”字去掉,他做的顶多算“吃的”,绝对谈不上“好”。

只是事到如今,沐暖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不让她动怎么都行。

莫君清做好了晚饭,又哄又劝才把沐暖晴从床上拖到餐厅,好歹吃了些,沐暖晴好赖冲了个澡,又沉沉睡了。

睡之前她想明白一件事,周末的时候莫君清最好不要在家,如果周末两个人都在家,那就不是休息日,而是灾难日。

第二天中午,莫君清接了沐暖晴,来到孟歌预定的鸿福楼天山厅。

敲门进去,沐暖晴发现不但孟歌和沈傲雪在,徐雅娴也在,坐在正坐上,笑的和颜悦色。

但是一见她进来,徐雅娴脸色立刻变了,刷的站起,充满防备的瞪着她,“你来干什么?”

“妈,我让暖晴来的,”孟歌起身迎过去,“暖晴,这边坐。”

“让她来干什么?”徐雅娴脸色十分难看。

“妈,”孟歌招呼莫君清和沐暖晴坐下后,回身看她,“我请暖晴来,一来是代您向她赔礼道歉,二来是消除一下您和暖晴之间的误会,暖晴是傲雪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因为您对暖晴的偏见,让傲雪夹在您和暖晴之间伤心为难。”

“我对她有偏见?”徐雅娴立时火了,脸色更加难看,“我亲眼看到的,她一次又一次算计傲雪,想害傲雪肚子里的宝宝,她就是嫉妒傲雪,看不得傲雪过的比她好,这种女人我见多了,你别被她骗!”

“妈,您倒是和我说说,傲雪怎么就过的比暖晴好了,暖晴为什么要嫉妒傲雪?”

徐雅娴狠狠瞪了沐暖晴一眼,“这女人出身不好,在她家乡人人都知道,她妈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招蜂引蝶,水性杨花,换过的男人数都数不清,她还……”

“妈!”沈傲雪猛然打断徐雅娴的话。

“没事,”沐暖晴就坐在沈傲雪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傲雪,你让阿姨说,我都听着呢。”

沈傲雪扭脸皱眉看她,“你有病啊你?”

“没事,阿姨说的是实情,从小到大我已经被无数人这么说过,不多阿姨一个。”

她面目坦然的看着徐雅娴,徐雅娴倒说不下去了,她本就不是尖酸刻薄的性子,人尽可夫,水性杨花已经是她能说的出口的最恶毒的话。

“妈,”孟歌看着徐雅娴,“我就想问您一句,暖晴的妈妈人尽可夫,暖晴的妈妈水性杨花,和暖晴有什么关系?”

徐雅娴怔住,过了好半晌才说:“怎么没关系?人们不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那种女人生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