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73缘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89 2014-12-31 00:02:06

  “沐老师,我是冷毅,”冷毅的声音冷清低沉,“沫沫晕倒了,我正陪她在医院,医生问沫沫今天输了什么液体,不然没办法用药。”

“晕倒了?”沐暖晴心里一紧,连忙起身,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开始换衣服,“你把手机给医生,我直接和医生说。”

简要利落的和医生说清楚许沫今天所输两瓶液体的用药,又问了一下许沫的具体情况,挂断电话,她已经换好衣服,拿着车钥匙,冲出家门。

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急诊,刚好在楼梯拐角处碰到冷毅。

沐暖晴皱眉,“你怎么在这儿?沫沫呢?”

冷毅沉声答:“沫沫在病房里,医生说沫沫需要住院,我刚办完手续,去住院处交钱了。”

“哦,沫沫在哪个房间?醒了吗?”

“在6502,还没醒。”

两个人边说边走,走到6502门前,冷毅绅士的推开门,“沐老师请进。”

沐暖晴微微颔首道谢,当先走进去,视线在房间内扫了一眼,神经瞬间绷紧,回头问冷毅,“沫沫呢?人呢?”

“什么?”冷毅一把拨开沐暖晴,冲进房间。

他要了高干病房,房间明净宽敞,两个单人床铺着洁白的床单,空荡荡的,空无一人。

他怔住了。

他从房间离开时,许沫还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他去办理手续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许沫人呢?

见他呆怔不语,沐暖晴心急的提高了声调,“冷毅,沫沫人呢?”

冷毅这才从呆怔中回过神来,想到他刚刚回到家时,许沫身边的行李箱,心里一阵不可抑制的恐惧和烦乱。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的冲进房间打开卫生间的门。

多希望,许沫此刻其实就在卫生间里,只可惜,他失望了,卫生间里同样空无一人。

一颗心慌乱的无可收拾,他拨开沐暖晴冲向门外,“我去问医生和护士。”

沐暖晴担心许沫,跟在他身后护士站跑去。

问遍护士站的护士和值班室的医生,没有人注意到许沫的去向。

“你们是怎么工作的?病人在你们病房凭空消失了你们都看不见的吗?”遏制不住的恐惧自冷毅的胸膛弥漫开,他大发雷霆。

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医院里还从没有过丢失病人的事件发生,他们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不知道该怎样处理。

沐暖晴四下看了看,指了指不远处安在走廊拐角处的监控,“从哪里能查到监控录像?”

医生如梦初醒,“保安室!二位请跟我来。”

沐暖晴和冷毅随医生去了二楼保安室,说明情况之后,保安人员用最快的速度调出许沫那层病房的录像。

录像不是很清晰,依然能看到许沫神色恍惚的从病房里出来,脸色苍白的一步步缓慢的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保安人员又很尽责的调出另几个位置的监控录像,医院大门外的录像清晰的拍到许沫出了医院大门,离开了医院。

保安站起身,和冷毅商量:“您看,您爱人已经离开医院了,她是不是回家了?不然您回家找找?”

医院还从未发生过丢失病人的情况,如果病人真的丢了,也不知道他们这些保安要不要负责任,因此这名保安有些忐忑。

“好,谢谢。”冷毅匆忙道了谢,跑出医院大楼,上车开往玫瑰园的家里。

沐暖晴不放心,开着她的卡宴,紧随其后。

一路上,心急如焚。

终于回到玫瑰园,冷毅拿钥匙的手竟然微微颤抖。

开门的时候,脑海中忽然晃过以前他下班回家时的情景。

许是习惯,到了家门口,他不喜欢自己开门,总习惯按门铃,许沫便会欢快的跑过来开门。

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会看到她灿烂如朝阳的小脸。

他换好鞋之后,她会搂住他的脖子撒娇。

他身高一米八六,许沫只有一米六多一点,在他面前,穿高跟鞋的她都显得很小鸟依人,在家里,脱了高跟鞋穿着拖鞋的她,更加娇小,搂着他的脖子时,她要高高的踮着脚尖,仿佛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

他有时会有些不耐烦,但那丝毫不会影响她的笑心情,她依旧娇俏的笑,快乐的哼着小曲儿跑进厨房做饭。

吃饭时,开心的叫他老公,趁他走神时,搞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然后她就会咯咯的笑,笑靥明媚,如迎风傲放的向阳花,青春洋溢,充满活力,感染着他那颗千疮百孔冷漠苍老的心……

往事在脑海中闪回,拧钥匙的手不禁有些颤抖,奢望着打开门后依然可以看到她的笑脸,可奢望终归是奢望……

打开门,一股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一轮冷月自窗外遥望,散落一地如霜的月光。

他燃着希望的心,瞬间如一地清凉的月色,冷寂下去。

见他僵立房门口不动,沐暖晴有些急,一把推开他,焦急的喊着许沫的名字,冲进去将每个房间都检查了一遍。

明知道希望渺茫,却仍忍不住将每个房间都仔细查看了一番,最后终于失望。

她检查完最后一个房间出来,见冷毅还僵立在房间门口,瞬间来了火气,冲到他面前,“现在还要去陪楚沁雨吗?你连自己的老婆都照顾不好,还有心思去管别的女人,你……”

她向来不是会骂人的人,一肚子火气不知道该如何发泄,直气的脸色潮红,唇瓣哆嗦。

不用她指责,冷毅一颗心已经痛的无法收拾。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过像此刻这样复杂的心情。

慌乱、恐惧、仓皇失措……

他把他的老婆给丢了……

她在这里举目无亲,除了沐暖晴没有其他要好的朋友。

她还发着高烧,医生说不注意休息不好好保养很有可能并发肺炎。

天色已经黑了,最近街上治安不好,经常有单身女性独自外出后,失联的报导……

一颗心,越想越冰冷,越想越仓皇。

沐暖晴听他不做声,越发沉不住气,“你再仔细想想,沫沫还能去哪里,你有没有她其他朋友的电话?还有她同事的电话,也许她去了她同事那里也说不定。”

“我不知道。”冷毅摇头。

“不知道可以问啊!”沐暖晴着急,“打去她公司,也许有人值班,问问沫沫平时和谁关系比较好,最起码也是个线索。”

冷毅攥了攥拳,半垂了眼眸,“我不知道沫沫公司的电话。”

沐暖晴愣了下,很快回过神,“没关系,我们可以打114问查号台。”

她掏出手机,“告诉我,沫沫公司的名字。”

过了半晌,冷毅摇头,“不知道。”

“……”沐暖晴彻底怔住。

他!

许沫的老公!

竟然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在什么公司上班!

沐暖晴觉得像是被人的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从头到脚的冷,胸膛里却猛的升腾起怒火,烧的她眼睛通红。

她盯着他的脸,一字一字,吐字清晰:“冷毅!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用力将他自门口拨开,她冲出去,将车开出玫瑰园,顺着去医院的路寻找许沫。

夜色迷蒙,开着车实在是什么都看不清楚,她索性把车停在附近停车场,顺着路边一边找,一边呼喊许沫的名字。

心里急的恨不得打110报警才好,可她知道,成年人失去联系四十八小时,警方才会受理,现在即使找警察也于事无补。

只能沉住气,继续在医院附近几条路上找。

她喊的嗓子都有些沙哑了,却依旧不见许沫的任何踪迹,她跑的有点喘,在街角的路灯下抚着膝盖喘息。

休息了一会儿,打算继续往前找找,刚直起身来,忽然觉得身后有些异样,还没等她回头查看,一记重重的手刃砍在她的后颈,她眼前一黑,申吟一声,晕了过去。

一条有力的手臂在她倒下时,将她接进怀里,漆黑深邃的眼睛落在她精致无瑕的脸上时,泛起绽开烟花般的狂喜——沐暖晴,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得到了你!

他压制住心内的狂喜,用最快的速度将沐暖晴塞进他的车里,附近的监控已经被他提前毁掉,阴暗的拐角处四下无人,一切,神不知鬼不觉。

沐暖晴因为寻找许沫陷入无人可知的险境,而此刻的许沫,躺在WO城最昂贵的一家私人医院里。

她平躺在一张单人床上,脸色苍白,毫无生气,手上扎着吊针,液体正从输液器内一滴一滴的递入她的身体。

距离大床不远处,是宽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前,一个年轻男子正背对她站着,身材高大,身姿笔直,挺秀如竹。

不知过了多久,许沫睫毛颤抖了下,徐徐睁开眼睛。

入眼的是一片雪白,眼珠转动,掠过陌生而干净的房间,豪华又典雅的摆设,最后停留在窗前背对她而立的男子身上。

“你是谁?”她嗓音干哑,撑着身子想要从床上坐起。

年轻男子转过身来,迅疾如风冲到她身边扶住她,“别动,你输着液呢。”

许沫抬眸,入目的是一张巧笔难描的俊颜。

飞扬的眉、漆黑的眼、挺直的鼻、绯薄的唇,唇角几分不羁的浅笑,眼中却是显而易见的关切,她懵了下,嘴巴先于大脑给出答案,“简司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6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