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71小三儿(求月票)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04 2014-12-30 00:02:05

  沐暖晴下意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她的对面,楚沁雨也像许沫一样手上扎着吊针,而给她举着液体的,赫然是此刻应该陪在许沫身边的……冷毅!

沐暖晴的脑袋空白了一秒,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她当初在医院碰到钟浩和朱萌萌的时候。

此刻的情景与那时多么相似,只是当时撞到钟浩和朱萌萌的是她,对傲雪来说还有个缓冲,而今天的许沫却是亲眼目睹这一幕。

多么残忍!

妻子和初恋同时输液,那个男人却是陪在初恋的身边!

许沫像是被惊雷击中了,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许久回不过神来。

冷毅眼中闪过的是几分慌乱,而楚沁雨的眼中则是得意算计,沐暖晴脑海中乱轰轰一团,想来想去都是曾经钟浩和沈傲雪之间曾发生的事。

片刻诡异的静默后,还是冷毅最先开口:“沫沫,你怎么了?怎么也在这里输液?”

许沫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冻僵的身体瞬间被愤怒的火焰燃烧起来,四肢百骸中全部充斥的愤恨的怒火。

她讥诮的扬唇。

呵!

问的多好!

她为什么在这里输液!

如果不是嫁了个好丈夫,此刻她怎么会在这里输液!

她气的浑身发抖,有千言万语在脑海中转来转去,想要发泄,想要痛骂,却气到眼前发黑,恼仁痛到像是要裂开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忽然用力拔下手上的吊针,头也不回的向出口处跑去。

“沫沫!”她手上淋漓的鲜血看的沐暖晴心惊,叫着她的名字从后面追去。

“沫沫!”冷毅也叫了一声,拔腿想追,扯动了楚沁雨手上的吊针,楚沁雨哎呦叫了一声。

冷毅回头看了一眼,楚沁雨手上的吊针有了鲜艳的回血,他有些无奈,停住脚步。

楚沁雨作势去拔手上的吊针,“毅,你去追沫沫吧,我没关系。”

“不用了,”冷毅按着她的手,“有沐老师在,沫沫不会有事,我先陪你进去。”

“毅,真对不起,我是实在找不到人陪,无奈之下才找到你,我真没想到会被沫沫撞见。”楚沁雨语气内疚,低垂的眼眸中却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没关系,我会和沫沫解释清楚,”冷毅没有看她,右手稳稳的替她高举着吊瓶,眼睛却淡淡看着许沫离去的方向,“沫沫很懂事,不会和你计较。”

轻描淡写的话,轻而易举打碎楚沁雨眼中的得意,她脸上闪过强烈的嫉恨,攥了攥没有输液的左手,却又很快放松了表情。

她知道,冷毅现在对她很好,不过是还念着过去几分旧情,他现在真正爱着的人是许沫。

但是,没关系,她有信心一点一点将他从许沫手中夺过来,从小到大,还从没有一个男人能逃出她楚沁雨的手掌心。

总有一天,她会让冷毅重新回到她的身边,让他像以前那样,对她俯首帖耳,言听计从!

而此刻,许沫已经跑出了医院大门。

沐暖晴拿着液体跑不快,无奈之下只能先将液体瓶子丢在道路一边。

好在她今天没穿高跟鞋,跑到气喘吁吁的时候,终于追上了许沫。

许沫正不管不顾的想要往马路对面跑,她一把抓住许沫的手腕将她拖回路边,一辆汽车擦着许沫的身子呼啸而过。

“你不要命了!”沐暖晴有些急,大声喊了她一句。

许沫看着她,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扑进她怀里,搂着她的脖子放声大哭。

沐暖晴也替她难过,但除了拍拍她,说些空泛的话哄哄她,不知道还能为她做什么。

哭了一会儿,许沫渐渐平静下来,松开沐暖晴的手,大步朝医院的方向走去。

“沫沫,你去哪儿?”沐暖晴跟在她身后。

“我要回去找他,”许沫脚步有些虚浮,眼里燃烧的怒火却那样猛烈,“我要亲口问问他,他到底是要我,还是要她!”

这种和情敌正面交锋的事,沐暖晴自问做不出来,但她不是许沫,没资格替许沫决定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但她又不能置身事外,只能又认命的转身追上去。

许沫回到医院大厅时,冷毅和楚沁雨已经不见了身影,她拐弯进了急诊室。

很明显,刚刚冷毅就陪着楚沁雨在急诊室输液,只是急诊室人来人往的人太多,他们才没看见彼此。

她沿着过道,一个人一个人的挨个找,终于找到正落在角落里输液的楚沁雨,和陪在楚沁雨身边的冷毅。

冷毅见她折返回来,有些诧异的起身看她,“沫沫,你怎么回来了?”

一句话便听的许沫愤怒的想要杀人!

她怎么回来了!

她发烧三十九度,医生开了两瓶液体她只输完了一瓶,而她的丈夫陪在别的女人身边,问她为什么又回来了!

刚刚还充斥在内心里满满的斗志,满满的想要和楚沁雨争夺丈夫的斗志,被这一句话泄了个干净。

她泄气了,瞬间心如死灰。

这样的丈夫,就算抢回来又有什么用?

“冷毅,我们离婚吧!”她闭了闭眼,“立刻离,马上离,我一分钟也等不了了!”

冷毅微微蹙眉,“沫沫,你别不懂事,沁雨检查着有点肺炎,烧的很厉害,我陪她输完液马上回家照顾你,你先回去,别闹了。”

许沫定定看着他。

呵!

原来是她不懂事,是她在胡闹啊!

她还能说些什么?

他们的对话已经引来周围人的注意,冷毅扫视到别人八卦的目光,脸色有些难看,“沫沫,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和沐老师回去,晚上我给带好吃的。”

许沫依旧定定看着他,笑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男人呢?

陪着初恋输完液,回家给她带好吃的!

这算什么?

家内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还是她只是他养的一只宠|物,用不着关心用不着爱护,在她渴的时候喂点水,饿的时候喂点吃的就行了?

见许沫站着不动,冷毅眉头打了死结,声音也抬高了一些,“沫沫?”

“你不用吼我!”许沫冷冷看着他,忽然掏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举到他眼前,“冷毅,你睁大眼睛看看,你仔细看看,这是没结婚前的我!”

视频上,许沫在阳光下笑靥明媚,娇俏的小脸像一朵漂亮的向阳花,她一边跑,一边咯咯大笑,活力四射,神采飞扬,仿佛有千万道光芒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夺目的让人挪不开目光。

“看到了吗?”许沫举着手机的手掌微微颤抖着,“这是没有嫁给你时的许沫,快乐,阳光,从每天早晨睁开眼睛的那一秒,一直笑到晚上入睡,可是现在呢?”

她盯着冷毅,目光刀锋般那么冷锐,那么讥诮,“冷毅,你扪心自问,我们结婚后,你给了我什么,陪伴?一个家?安全感?嘘寒问暖?称职的丈夫?都没有!你给我的只有忽视,漠然,伤害,欺骗!冷毅,你就不是个男人!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一定不会嫁给你!”

冷毅看了眼视频,又看看许沫。

视频上,许沫面色红润,眉眼飞扬,年轻的脸庞犹带着青涩的稚嫩和一点婴儿肥 ,而此刻站在他眼前的许沫,清冷瘦削,曾经胖嘟嘟可爱的脸蛋变成清瘦的巴掌脸,下巴尖削的让人心疼。

对比,如此鲜明,冷毅的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下,但许沫的话太过锋锐,让他格外的不舒服。

他不是个男人?

认识他们的人,谁不说是许沫高攀了他?

从家世到容貌到工作,许沫有哪一点能比的上他?

他愿意娶她,一心一意对她,给了她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家,给了她冷家少夫人这样高贵显赫的地位,她还想要什么?

他蹙紧眉头,嗓音低沉,“沫沫,我知道你现在身体不舒服,所以心情不好,有事我们回家说,别在这里闹!”

“闹?你说我闹?”许沫嗤笑,“好啊,说我闹是吧?我就闹给你看!”

她猛的跨前一步,抓住楚沁雨没有输液的手,将楚沁雨从座椅上拉起来。

她的手紧紧箍着楚沁雨的手腕,目光却定定盯着冷毅,“冷毅,做人不能太贪心,我只问你一句,你要我,还是要她?要我,马上和我回家,要她,我们马上去离婚,只有这两条路,没有别的选择,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你的答案!”

诊室里人很多,冷毅和许沫的来言去语都被周围人听在耳朵里,有人开始小声议论。

“这是什么情况?”

“笨啊你,原配和小三儿的较量呗!”

“哪个是小三儿?”

“输液的那个。”

“呦,看不出来啊,那小三儿长的挺清纯的。”

“切,笑话,长的和菜市场大妈似的你要啊?”

“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长的也算人五人六的,干嘛非要做小三儿啊,真不要脸!”

“男的也不要脸,我刚刚看到了,他老婆也生病了,结果他却陪着小三儿在这边输液,把他老婆丢在一边。”

————

亲们,月底最后三天了,月票翻倍计算了,夜星求月票,每到这时候夜星就词穷,不知道说些什么,总之谢谢谢大家的支持,写这本书的过程很开心,得到的比预想的要多很多,谢谢大家的宽厚和包容,群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