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58她的故事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203 2014-12-23 10:08:02

  “是吗?”他坐起来,摸摸额头,“好像是有点烫。”

沐暖晴无语。

依照她的经验,他现在至少也要烧到39度,他居然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她用最快的速度找来体温计,帮他夹在腋下,然后用毯子裹紧他,“冷吗?”

莫君清笑,从毯子里伸手没夹体温表的手臂将她揽进怀里,低头亲了她一下,“你给抱抱就不冷了。”

“……”烧成这样了,居然还有心情闹,沐暖晴继续无语。

五分钟后,沐暖晴拿出体温计,仔细看了眼,顿时吓的不行,三十九度六,怎么烧的这么高?

将体温计放到一边,沐暖晴紧张的抓住他两只手,“你哪里难受?头疼吗?嗓子疼吗?咳嗽吗?什么时候开始烧?”

她蹦豆子一样问了一连串的问题,紧张的不得了,当事人却一脸满不在乎的笑,抱她入怀,慵懒厮磨,“我这是想老婆想的,老婆让我亲亲抱抱就没事了。”

沐暖晴推开他,有些恼了,“莫君清,你怎么拿自己的身体这么不当回事?发烧严重了能烧成肺炎你知道不知道?再严重了能烧成傻瓜你知道不知道?你想当傻瓜吗?”

她绯红着脸,眉毛扬的高高的,像只炸了毛的猫儿,难得见她这样有趣的样子,莫君清虽然浑身酸软,还是兴致勃勃,“老婆,你现在这样真好看。”

“……”完了,她家莫大总裁出了趟国,返老还童了。

“算了,先吃饭,吃了饭吃点退烧药。”她抓着他的手,将他从沙发上拽起来,陪着他洗了手,又陪他坐下吃饭。

她吃的不多,却一个劲儿的往莫君清嘴巴里塞。

好在平时莫君清就喜欢吃清淡的饮食,她做的几乎都是素菜,感冒发烧多吃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十多天没尝到沐暖晴的手艺,莫君清也很想念,比平时不感冒时吃的还要多一些,沐暖晴很满意。

吃饱之后,来不及收拾餐具,沐暖晴就陪他回了卧室。

找了退烧药给他吃了,又将消炎药准备在床头桌上,照顾他躺下,“消炎药饭后半小时才能吃,不然对胃不好,你先躺一会儿,我去把餐具洗出来。”

她想起身,被莫君清紧紧拽住手,“陪我坐会儿。”

他的声音轻而含笑,却带着隐隐倦意,她有些心疼,抓着他的手,坐着没动。

他侧了侧身子,头埋在她腰间的位置,闭着眼睛不说话。

她伸手给他按摩太阳穴,“头疼吗?”

“有点。”

“嗓子疼吗?”

“有点。”

沐暖晴知道,这男人好强,说是有点,应该就是疼很厉害了。

“还有哪里难受?”

“有点累,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沐暖晴给他喂了退烧药,又扶他躺下,过了一会儿,再摸摸他的额头,依旧烫的吓人,一点汗都没出。

沐暖晴知道,平时越是不病的人,病起来越是会来势汹汹,他虽然嘴上不说,她也知道他此刻烧的难受,她冥思苦想了会儿,忽然眼前一亮,抚着莫君清的额头和他商量,“我给你刮痧好不好?刮痧可以舒筋去火,多少有点疼,你一紧张,没准儿出点汗,烧就退了。”

原本懒洋洋的莫君清勾起些兴味,看着她,“你还会刮痧?你不是学的西医吗?”

“现在不都讲究中西医结合吗?”所谓病急乱投医,沐暖晴恨不得他一下子好起来,想起刮痧的办法,一刻也等不得的翻找床头桌下的抽屉,“我大二的时候上了两个星期的刮痧培训课,算是半吊子,不过治疗你这样的头疼感冒应该没问题。”

好在她的东西不多,尽管刮痧板已经尘封已久,还是很快被她找到了。

莫君清看看黑色的刮痧板,还有玻璃瓶里多半瓶清凉的刮痧油,“刮哪里?”

“后背吧。”

沐暖晴将东西准备好,帮他把上衣脱了,让他趴在床上。

莫君清有健身的习惯,身材好的不得了,沐暖晴自认不是色|女,可他结实流畅的后背线条还是让她忍不住的脸红心跳。

她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跪坐在莫君清身边,按照记忆中所学过的刮痧的经络,给他从肩头一直刮到尾骨上方。

刮了没几下,他原本细白弹性的肌肤上便出现了几道深紫色的血晕,在中医上来说,这叫去火,和拔火罐的道理差不多,痧出来了,火就出来了。

刮痧很疼,每次她的刮痧板贴在他皮肤上时,他的脊背便不由自主的紧绷,流畅结实的线条便愈加诱|人,她不自觉的吞了下口水,刮完一条经络后,摸了下他的额头,顿时又吓了一跳……不过几分钟功夫,他已经满头大汗。

“很疼吧?”她心疼又忐忑。

她确实上过两个月的刮痧培训班,但是上完就算了,从来没有真正实践过。

学的时候是奔着技多不压身的心理去的,可学完之后有个头疼脑热,宁可吃药打吊针也不愿意拿出刮痧板刮痧油一板一眼的弄这个,于是束之高阁,从来没有实践过。

从某种意义上讲,莫大总裁今天是她的试验品,她还是第一次用刮痧给人治病。

“还行,刮的时候有点疼,但是疼完之后挺舒服的,”他依旧一动不动的趴着,声音含笑,“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吧。”

“那你忍一忍,我再给你刮一条经络。”出汗是好事,出了汗烧一会儿就能退了,只要他能忍,再刮一条去火更快。

“前几天沫沫爸爸生病住院,我去医院的途中不小心撞了车,最后没办法,只好把司曜叫去帮我照顾沫沫,结果文约又被司曜叫去照顾我,我挺不好意思的,过段时间你把他们几个都叫到家里来,我做些好吃的谢谢他们。”她刚刚有些紧张,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刮痧板和他的后背上,她不说话,莫君清的注意力肯定也都集中在后背上,这样一定比较疼,于是她开始和莫君清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

“撞车了?”

他想动,估计是想起身看她,被她一把按住,“别动!我没事,毫发无伤,就是车子撞坏了,送去4S店里修,现在也已经取回来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回手拍拍她,“对不起老婆,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没在。”

沐暖晴愣了下,笑了,“你怎么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我们又不是连体儿,怎么可能我遇到什么事你都在?”

他微微叹息,“我希望你遇到任何事的时候我都可以在,任何时候你都可以依靠我。”

“虽然这次你没在,但和你在也差不多,”沐暖晴笑的很甜,“司曜和文约都是你的朋友,他们帮我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打过电话之后,他们很快就到了,即使是你,也就那速度了。”

“嗯,还不错,总算喂的不是白眼儿狼。”

沐暖晴笑了,“我真羡慕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好朋友?我从小到大只有傲雪一个朋友,再加上最近遇到的沫沫,我觉得朋友和爱人一样,要投缘,看对眼了才行,高中时,我和梁菁菁一个宿舍,她总喜欢腻着我,可我总觉得和她之间隔了点什么,直到遇到傲雪,我才知道什么是真的朋友,什么叫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所谓朋友就是以心换心,梁菁菁喜欢和你在一起,不过是因为你惹人注目,和你在一起,她可以收获更多的目光和优越感,她从没拿出真心待你,你又不是傻瓜,自然不会真的喜欢她。”

“那你和司曜他们怎么认识的?”

“我和司曜、文约、寒洋还有希晨,我们几个都是发小,从小住在一个政府大院里的,院子里还有几个同龄的男孩子,只不过我们几个比较聊的来,成了死党,而那些则变成点头之交,你说的没错,友情和爱情差不多,也讲究缘分和看对眼儿,我们几个就是气味相投的人,时间久了,感情便越来越深,只有希晨,大概环境不一样,越长大了,他想要的越来越多,和我们几个也越来越远,不过人各有志,这个也强求不得。”

提到严希晨,沐暖晴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严雨柔,莫名的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她想了下,“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当然,”莫君清笑,“还从没听你讲过故事,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学生,让我听听沐老师是怎么给自己的学生讲故事的。”

“去,”沐暖晴含笑轻嗔,停顿了一会儿,开始缓缓讲述,“这是我在大学时曾经看到的一个故事,男主生在战乱世代,是个守卫边城的将军,英武俊朗,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被人尊称为神将,男配是个闲散王爷,讨厌朝廷束缚,隐姓埋名跑到边疆去和男主角守卫边城,男主只是个将领,而男配是皇族贵胄,按照规矩,男主要给男配行礼,但是男配从来不在男主角面前摆架子,心甘情愿叫男主一声哥,军事上也完全听从男主的吩咐,后来,朝廷内乱,皇帝居心不良,想要算计男配,反被男主和男配联手算计,死于边关,男配是唯一有资格继承王位的人,他必须继承王位,无可选择,而男主因为女主的原因,必须离开,分别时,男主单膝跪在男配脚下说,他必然是史上最英明神武的皇帝,男配望着他的背影说,男主这一生只任性了这一次,却可以快乐一辈子,而他一生只有这一次想承担起自己肩负的责任,却赔上了一辈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