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57老婆,早安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09 2014-12-23 00:08:02

  今天,她没去开门,反而在沙发上坐下。

沐暖晴看看她又看看房门,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开门,门外响起钥匙开锁的声音,房门很快打开,冷毅修长挺拔的身躯出现在门口。

目光在房间扫视了一圈,先看了一眼沐暖晴,礼貌的冲她颔首,“沐老师来了。”

然后视线落在许沫身上,“沫沫,脸色怎么这么不好,身体不舒服吗?”

许沫一动不动,眼皮都没撩一下。

沐暖晴想起钟浩和沈傲雪闹矛盾时,每次都要指责是她挑拨离间,她生怕冷毅也误会她和许沫说了什么,然后再不打自招,抢先说:“叔叔脑溢血住院了,沫沫在医院忙了半天,大概是心力交瘁,太累了。”

“爸爸住院了?”冷毅皱眉,走到许沫身边,“爸爸现在怎样?严重吗?”

许沫不说话,眼珠都没动一下。

这种情境下,沐暖晴觉得自己待下去只是徒增尴尬,她拿起手包,“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许沫没有应声,冷毅将沐暖晴送到门外。

将门关好,站在楼道里,冷毅将声音压的很低,”沐老师,我岳父情况很不好吗?”

沐暖晴回身看他。

他的情绪很沉稳很冷静,眼波幽深,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不过最起码,他没像钟浩一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她,说她挑拨他们的夫妻感情。

“情况不太好,也许会变成植物人,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冷毅英俊的眉宇,骤然蹙紧。

看他的神情,对许沫也并非冰冷漠然,全无感情。

她继续说:“今天我看到的事情,我没和沫沫说,你自己也记得不要说漏了嘴,她现在已经很难受,不要再雪上加霜。”

冷毅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时冰冷镇定,正气坦荡,“现在我爱的人是沫沫,楚沁雨只是我的普通朋友,她割伤了手,我帮她买一些生活用品,仅此而已,我不会做对不起沫沫的事。”

沐暖晴凝眸看他半晌,认真摇头,“冷毅,你错了,对自己的妻子,问心无愧远远不够,要全心全意,精心呵护,我和沫沫是一样的女人,我懂沫沫的心,我们用不着自己的丈夫出人头地,大富大贵,我们只要他们心里只有我们一个人,你拿楚沁雨当普通朋友,楚沁雨呢?如果她对你没有其他想法,她大可以去找别人,为什么每次都找上你?你想独善其身,别人却未必愿意,男人与女人之间也许会有纯洁的友谊,但我永远不会相信前男友与前女友之间会有纯洁的友谊,沫沫她孤身一人随你来了MO城,你若有心,应给比平常家的丈夫更呵疼她几分才对,而不是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关机陪前女友逛街,让她惶恐的连个可惜相信可以依靠的人都找不到。”

“我不是故意关机,只是手机没电而已。”冷毅飞快分辩。

“冷毅,”沐暖晴定定看着他,“不管你还爱不爱楚沁雨,在沫沫最需要你陪的时候,同样是手机没电,但陪前女友逛街时手机没电,和正在开会时手机没电,对沫沫来说是天堂和地狱两个答案,这是女人的心,也许你不懂,但我希望你能努力去弄懂。”

她看了眼电梯,“电梯下来了,我该回去了,别因为你问心无愧就对沫沫实话实说,她现在就像驼满了东西的骆驼,再加上根稻草就崩溃了,我不想她更难过。”

冷毅颔首,“沐老师慢走。”

目送沐暖晴离开,冷毅转身进屋,许沫仿佛冻僵了的雕像一般,仍维持着他出去时的姿势,一动未动。

他在她身前蹲下,将她颊边几缕掉落的发丝撩开,“吃饭了吗?”

许沫一动不动,一语不发。

他站起身,脱掉外套,卷起袖子,走进厨房,时候不大端了一碗面条出来,面条上面是两个圆滚滚的荷包蛋。

他端着碗,在许沫身边坐下,夹了一块鸡蛋送到许沫唇边,“来,沫沫,吃点东西。”

看着唇边的鸡蛋,许沫终于回过神来,抬眼看他,盯着他看了很久,缓缓说:“冷毅,我们离婚吧。”

冷毅夹着鸡蛋的手臂僵住,漆黑冷沉的眼眸中瞬间卷过一阵风暴,却又很快沉寂下去,望着许沫的眼睛,缓声说:“沫沫,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差,但从我娶你那天起,我从未想过这辈子会和你离婚,我希望你也和我一样,哪里有问题,我们可以讨论,如果是我错了,我愿意改,但是不要动不动就说想要离婚,好不好?”

认识以来,他很少有这样闻言软语和她讲话的时候,不知道哪句话触动了许沫的神经,她干涸了很久的眼眶忽然涌出泪来,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

时候不大,她就哭成了泪人,悲伤却压抑的哭泣让冷毅的心缩成一团。

他将碗放在一边,在许沫身边坐下,拥着她的肩膀将他带进自己的怀中,轻轻拍抚,“这几天我会把时间都空出来,陪你一起照顾爸爸,你放心,我会给爸爸找最好的大夫,我不会让爸爸有事。”

许沫对冷毅真的没有一点抵抗力,刚刚还心如死灰的她,只被冷毅几句话就说动了心,死去的心又重新点燃了微弱的希望。

接下来的几天,冷毅果然一直陪着许沫在医院照顾许承志,简司曜也兑现承诺帮许承志找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但专家们会诊之后一致认为手术做的很成功,已经没有二次手术的必要,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等时间,看病人的自身恢复情况。

沐暖晴依旧上班下班,空闲时间给许沫煲粥,帮她滋补身子,周末就去陪沈傲雪,日子过的很充实,但思念依旧如疯狂蔓延的草,长满了她整个心底。

这次莫君清在澳洲已经足足待了十天了,依旧归期不定,自从他们结婚,他们从没分开这么久过。

她觉得她现在几乎魔怔了,不管看到什么都能在心里联想到莫君清。

去买菜,习惯性的买他爱吃的菜。

菜做咸了,会想幸亏他没在家,他喜欢清淡的口味。

看到橱窗里的衣服,不自觉就会想象穿在他身上的样子。

看到出太阳,会想这样的天气和他一起逛街一定很幸福。

阴天了,会想都变天了他怎么还没回来?

想过之后,自己就偷偷的笑。

阴天晴天和他回不回来有什么关系,她想那个男人想的脑子已经不灵光了。

莫君清走后的第十一天晚上,半夜时候下了一场雨,打雷的声音还有一些风吹出来的乱七八糟的声音将她吓个半死。

第二天晚上睡前,她将卧室的门反锁了,并且用大理石的衣架顶上然后又将窗户全都锁好,这才安稳的睡了一晚。

醒来之后,如同往常一样先洗漱换了衣服,将衣架挪开、门锁打开,开门走出卧室,朝厨房走去,准备简单弄点早餐,吃了去学校。

走到客厅的一半,她脚步僵住,蓦然睁大眼,看着沙发的方向。

莫君清枕着抱枕躺在沙发上,什么都没盖,只有外套斜斜的搭在沙发上,英俊的脸上满是倦意,眼睛闭着,睡得很沉。

她傻了。

莫君清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为什么不进卧室睡?

呃……

卧室被她反锁了。

但是他可以去睡客房啊!

这个傻瓜!

她刚刚挪动大理石衣架的声音很大,居然没有吵醒他,可见他真是困倦极了,她舍不得叫醒他,进屋拿了条毯子,将他严严实实的盖好,然后轻手轻脚的进厨房做饭。

将厨房的门关严,她竟然是怀着种特别激动的心情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全部弄好之后,她才打开门出去,然后将早餐一样一样的端到外面的餐桌上放好,碗筷都摆好,坐下就可以吃了,她才走到沙发前。

在他身边蹲下,她却犹豫了。

他仍旧睡的那么沉,也许现在对他来说,最舒服的不是吃一顿丰盛的早餐,而是美美的睡到自然醒。

她在沙发边蹲着,近乎贪婪的盯着他俊美的脸。

很难相信世上竟真的有这样俊美如天神的男人,美目五官都如精心打量过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更难相信的是,这样的男人竟然是她的老公。

她紧紧盯着他的脸,连眼睛都不愿意眨,像是要将这几天他出国未见亏欠下的,连本带利一下子看回来。

看着看着,她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眉目间的疲惫显而易见,脸色比往日的脸色更显苍白了几分,刚开始时她以为是他这些日子太累了,可现在却注意到,他脸颊有几丝微微的晕红。

她心动一动,倾过身去在他额上吻了一下,顿时吓一跳……很烫,他居然发烧了!

她一下子握住他的手,轻轻晃他,“莫君清?莫君清?”

他很快睁眼,片刻后的怔忪后,清凉的黑眸恢复一片清明,笑着捏捏她的脸颊,“老婆,早安。”

“还笑呢,你发烧了,知不知道?”她有些生气,语气不太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