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54意外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17 2014-12-21 10:48:01

  她忽然想,如果他娶一个精明能干的女强人,是不是就能替他分担一半,他就不能这么辛苦了?

他亲了她一下,低笑,“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乖乖的待在我身边,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力量。”

她抬眸看他,“就这么简单?”

他点头,“就这么简单!”

她的目光在他脸上梭巡,“你真是个怪人。”

“哪里怪了?”

“你明明可以要更好的。”

他凝眸看她,笑,“你就是最好的。”

“……”他眼中的深情让她头晕目眩,微张了小嘴不知道做何反应,他一笑,深深吻上。

将她吻到窒息,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修长的食指摩挲她微肿的唇瓣,性|感磁性的声音低的像呢喃,“老婆,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轻而易举夺走我的心,这种事,没什么道理。”

她眼中只有他绝美出尘的笑,迷得她大脑中之中空白一片,无法思考。

谁说只有美人误国,美男的魅力也不容小觑,她这样清冷自制的人也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只觉得为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了。

过了好一会儿,血管里沸腾的血液才渐渐平缓,想起自己刚刚的花痴想法,她不禁脸红,拉着他一起在餐桌旁坐下,“吃饭,不然一会儿凉了。”

他早餐一向吃的少,大概是不想辜负了她的心意,他难得多吃了些,吃过早餐,沐暖晴又帮他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他拎着行李箱到门边换鞋,“我先去简大哥那里,然后直接去机场,到了那边给你电话。”

“嗯,”她乖乖应了声,凑过去,踮脚在他唇上吻了下,“多喝开水,注意身体。”

“知道了!”他含笑捏捏她的脸颊,又在她唇上回吻了下,穿鞋出去,扶住门,“别出来了,我自己下楼就行了。”

不待她回答,他又从门缝中探头吻了她一下,径自将门合上。

厚厚的门板将他隔离在她的视线之外,她很没出息的眼睛发胀,鼻子发酸,想哭的感觉。

不见他的那一刻,心里立刻空荡荡的,像被人把五脏六腑掏空了一样。

她揉揉眼睛,将眼中的泪意忍回去,收拾房间准备去学校。

一上午都是心神不宁,脑中晃来晃去都是莫君清的影子。

几天离别之后的小聚,似乎将她对他的依恋推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峰,她忽然觉得她现在像鱼儿,而莫君清像她的水,离开久了,便会窒息。

在这段婚姻这段爱里,她已经彻底沦|落,无可救药了。

好容易捱到放学,心境也平和了许多,回到公寓简单吃了点,准备躺下休息会儿。

昨晚后半夜她根本没睡,今天乏的厉害,下午两点钟才上课,现在十二点,她还可以休息一个多小时。

脑袋一沾枕头就不行了,上眼皮和下眼皮黏在一起,立时便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过去,她正半睡半醒间,手机响了。

她迷迷糊糊睁眼,摸过手机看了下,许沫打来的。

“姐姐,我爸晕过去了,你能来吗?姐姐……”电话那边,许沫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凄惶无助。

“啊?沫沫?”沐暖晴噌的从床上坐起来,刚刚昏昏沉沉的脑袋瞬间清醒了,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利落的下床穿鞋换衣服,“沫沫,你在哪儿呢?叔叔怎么了?怎么昏过去了?”

“我在救护车上,”许沫哽咽着哭,“我爸来看我,我很开心,给他做了好多好吃的,我爸也很开心,喝了一些酒,喝着喝着他就昏过去了,暖暖姐,怎么办,我好怕……”

“冷毅呢?告诉冷毅了吗?”沐暖晴换好衣服,拿着车钥匙冲出家门。

“他不在,手机关机了,”许沫哭的更加伤心,“只有我一个人,我好怕……”

“没关系,我已经下楼了,很快就能到。”沐暖晴可以理解她的心情,一个女孩儿,在这里举目无亲,唯一的亲人生死未卜,就如同当年她听到许南月出事时的心情。

想到当初她听到许南月噩耗时的心情,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许沫身边。

红色的卡宴在马路上疾驰如飞,好在已经过了中午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车辆行人都不多,也因此,路边冷毅与楚沁雨并肩而行的身影格外清晰。

沐暖晴猛踩刹车,车速缓下来,她睁大眼睛看着那两个人的身影,心里骤然烧起一把火,烧的她五脏六腑都疼了。

想到此刻许沫正凄惶无助坐在救护车上守着她生死未卜的父亲,而她的丈夫正将手机关机陪着他的初恋情人逛街,不可遏制的愤怒从胸膛里涌出来,她猛的停车,不顾一切的冲到冷毅和楚沁雨的面前。

冷毅正拎着满手的东西和楚沁雨在街边漫步,眼前人影一闪,抬眼看时,沐暖晴满脸愤怒的挡在他们面前。

“沐老师?”冷毅冷峻的脸上闪过微微诧异的神色,“有事?”

沐暖晴看看他,又看看一脸清纯无辜的楚沁雨,气的胸膛剧烈起伏,满满一肚子话又不知道说哪句才好,瞪了他几秒,她唰的转身,冲回车边,钻进驾驶室,汽车风驰电掣般离开。

“她有病吧?”楚沁雨一脸的无辜加莫名其妙。

“大概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吧,”冷毅一脸清冷漠然。

在他看来,他只是陪不小心割伤了手的楚沁雨购置一些生活用品,堂堂正正,问心无愧。

“对不起啊,毅,”楚沁雨轻轻握住冷毅的手臂,一脸歉意,“如果不是我不小心割伤了手,你就不用陪我出来买东西,就不会被她撞见,希望她别去沫沫面前乱嚼舌根才好,万一让沫沫误会我们就麻烦了。”

冷毅垂眸看了她一眼。

她手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一脸愧疚的神色。

“没关系,”冷毅不动声色的甩掉她的手,淡淡说:“即使分手了,我们还是朋友,沐老师不是乱嚼舌根的人,沫沫也不会无理取闹,你放心。”

说完之后,他绕过她,继续往前走,高大的身躯修长笔挺,四周萦绕着一层虽然看不到却让人无法靠近的冰冷。

楚沁雨紧盯他的背影,咬住她的下唇。

曾经,背对着她的这个男人,将她宠的上天入地。

他们所有的朋友都知道冷毅冰冷倨傲,唯独对她柔情似水,是真正的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

也许是人的与生俱来的劣根性,得来太容易的东西,便不懂得珍惜,毕业时,她眼高于顶,总觉得她可以得到更好的,可以更辉煌更耀眼,于是她几乎没有太多挣扎的便和冷毅分手出国。

刚出国时,她觉得没了冷毅的束缚,她一身轻松。

以前她不管去到哪里,身上都贴着冷毅女友的标签,无形中,她把冷毅等成阻挡她更加耀眼辉煌的障碍物。

没了冷毅,她才可以选择更好的。

可是,时间久了她才发现,她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好。

是冷毅太宠她,对她太死心塌地,才让她自信心极度膨胀,认为她是男人眼中最好的,无论什么样的男人见到她,都会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而事实是,对她死心塌地的没有冷毅条件好,比冷毅条件好的,都是花花公子,同时玩|弄着许多女人的感情,她再怎么费尽心机,也不过是他们的女人之一。

哪比得上冷毅的一片真心?

而事业上,虽然依靠家族势力挣争来出国留学的机会,可以在世界最高学府学习,但因天资有限,她一直籍籍无名,没有闯出任何明堂。

国内的冷毅,却愈加优秀,混的风升云起,俨然成为年青一代中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她耐不住心中的后悔与煎熬,终于下定决心回国。

她当然知道冷毅已经结婚了,但她丝毫没将家世普通样貌普通才华亦普通的许沫看在眼里。

按她所想,以冷毅对她的痴心,她随便勾勾手指,冷毅便会与她重修旧好。

哪知道,她太高估了自己,也太低估了冷毅。

曾经被践踏过真心的男人变得那样冷漠,三番五次的拒绝与她见面,即使她用苦肉计,故意割伤了手,将他约了出来,他也是一身的冰冷漠然,除了绅士的帮她拎着东西之外,再也不见当初的温柔体贴……独属于她的温柔体贴。

她咬着下唇陷入悔恨之中,止步不前,而冷毅仿佛没有察觉一般,自顾自往前走着,看都不曾回头看她一眼。

她又气又怒,却无计可施,只能踩着高跟鞋小跑着跟上,奢望着有天他能回心转意,再如同以前那样将她捧在手心里。

而此刻,沐暖晴怒火中烧,将车开的飞快,脑海中晃来晃去都是冷毅与楚沁雨并肩而行的一幕。

在她心中,男人与前女友的关系,就如同莫君清与严雨柔一样,敬而远之,保持距离,尤其是当前女友旧情难忘,眼中写着叱裸觊觎时,更该如此。

而冷毅,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楚沁雨纠缠不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