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46废物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09 2014-12-17 10:32:02

  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更衬得他身姿挺拔,他脊背挺直,目光自信坚定,一股上位者的气势油然而生,任谁一打眼,便能看出这是一个事业成功的男人。

只可惜,这样英姿轩昂的男人,胸膛里跳动的是一颗卑鄙肮脏的心。

这种人,远比看上去变猥|亵|下|流的人要可怕的多。

看上去便猥|亵|下|流的人,让你情不自禁的就想远离。

而像沐千森这样的人,看上去就忍不住让你敬佩信服,然后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将你卖了,你还要对他信任敬佩感激涕零。

这种人,最可恶也最可怕,如果有可能,沐暖晴一辈子都不想与他有任何交集,可偏偏她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他们沐家人才这样阴魂不散的缠着她。

她静下心,用很坚定很沉静的目光看着沐千森,“沐先生,请你不要白费心机了,就算舌灿莲花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可能把你想要的东西给你,你就死心吧!”

莫千森微微一笑,“暖晴,既然你心意这样坚定,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妥协,那你还怕和我聊一会儿?”

沐暖晴抿了下唇,她不是怕,她是厌恶。

“暖晴,我只是找你聊一聊,并不想影响你的生活,可是如果你不同意,我势必要去你的学校一次一次找你,若这件事情在你学校里传开,想必你也会受到不必要的困扰,那是伯父不乐见的事,所以我们还是在校外谈一谈,不要影响你的工作。”

沐暖晴最受不了的事就是她的私事传到她那些学生们的耳中,如果被她的学生知道,她不肯捐出一颗肾救她的亲堂妹,她的学生们会怎么看她?

她总不能把她的隐|私全部说出来,挨个的向她的学生解释她与沐家的恩怨纠葛,去解释是当年沐家亏欠了她,才有今日她的绝情。

她不想她的形象在她的学生面前受损,不想她的身世成为别人茶余饭后消遣的话题,所以,她只能妥协。

十分钟后,一家茶社内,沐暖晴安静的坐在沐千森对面。

与沐暖晴寒暄了几句,沐千森微微叹息,“暖晴,伯父知道,你一直恨着你父亲,恨他在危急时刻,罔顾你们母女,救了其他的女人,其实他很爱你……”

沐暖晴静静看着他,不发一语。

其实有时候,她内心中汹涌的感情与沈芳怡临终前一样,她多么希望沐千林现在没死,她一定会冲到他面前狠狠骂他一顿,骂他在最危急的时候,为什么不顾尚在腹中的她,去救别的女人,问问他可会愧疚可会歉悔。

她多么想亲眼看看沐千林充满愧疚,无地自容的样子,可是,没有机会了,他死了,一了百了,她一腔愤怒委屈都不知道能发泄在谁的身上。

而沐千林爱她?

从何说起!

沐千森喊了高朝辉一声,高朝辉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包东西。

高朝辉把东西恭恭敬敬递进沐千森手中,又悄无声息的退出去,沐千森珍而重之的把东西打开,推到沐暖晴面前。

“这是你还没有出生时,你父亲亲手为你置办的,你父亲去世后,我一直替你收着,今天终于有机会亲手交到你手中,我很欣慰。”

沐暖晴翻弄了一下,是几件女婴的衣服,还有几个婴儿玩儿的小玩具,衣服面料舒适,玩具做工精致,一看便价值不菲。

手指摩挲着那些衣服和玩具,眼睛渐渐湿润了。

是不是,他其实也是有些喜欢她的?

不然他也不会为她准备这些衣服玩具。

她太渴望亲情了,太渴望有人喜欢她,属于她父亲的这些东西,让她内心激荡不已。

原来,她的父亲也是曾经爱过她的,这种认知让她格外激动。

手指在衣物玩具上一遍又一遍摩挲,想象着沐千林为她挑选这些衣服玩具时的心情,她眼中满是泪光的看沐千森,“伯父……”

听她叫出这声“伯父”,沐千森心里一喜,慈爱而热切的看着她,“暖晴,这些年大伯一直很惦记你,大伯家中还有很多你爸年轻时的照片,还有你没出生时,你爸爸写的日记,他在日记里多次提到了你,等你看到他的日记你就知道他有多喜欢你,多渴望你的出生!”

“真的?我爸他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是真的,女儿可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哪个做父亲的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呢?”他慈爱笑着,将手伸过去,抓住沐暖晴的手,“暖晴,和大伯回家吧,让大伯好好照顾你,大伯什么都不贪图,只想让自己弟弟这点唯一的骨血认祖归宗,可以生活在他自小生活的宅子里。”

他的目光慈爱恳切,他抓着她手的掌心一片火热,就在她的内心要被亲情填满的时候,忽然她的手指在一件婴儿外衫上的商标上停住。

在血管里燃烧沸腾的血液瞬间冷却了,水眸中温热氤氲的泪水化成了冰,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衣服上的商标,指尖一寸一寸凉下去。

她再次听到耳边响起沐千森的声音,他走到她的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声音慈爱和蔼的像个世界上最亲切的长辈,“暖晴,你看,你爸也是爱你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表达就离开了你而已,不管怎样说,你都是沐家的女儿,回家吧,让大伯代你父亲好好照顾你!”

他叱咤商场多年,最会玩儿心理战术,知道要做什么,能打动这个无父无母,无依无靠,漂泊如浮萍的女孩儿。

他带来这些衣服玩具交给沐暖晴,目不转睛的看着沐暖晴的反应。

亲眼看到沐暖晴脸上激动的神情,眼睛里浮起的泪光时,他知道,他成功了,只要他再动情的游说几句,她一定会跟他回到沐家。

于是,他站起身,以最亲切的姿态走到了沐暖晴的身边,也因此错过了沐暖晴眼中的泪水化为坚冰的过程。

如果他看到,此刻他一定不会走到沐暖晴身边,自取其辱。

“沐先生,”沐暖晴忽然嗤笑了声,静静的抬眸看他,“你说,这些衣物玩具是我爸爸为我准备的。”

“是啊!”沐千森惋惜的慨叹,“这些衣物玩具都是当时市面上最昂贵最少见的品牌,你爸爸挑选这些东西肯定花费了他不少的心思,可见他有多么喜欢你!”

“呵!”沐暖晴目不转睛盯着他,讥嘲的笑,将手中那件婴儿上衣举到他的眼前,“沐先生,你知道这件衣服是什么品牌吗?”

沐千森低头看了一眼婴儿服上的商标,“哦,这是艾儿牌,法国著名的婴儿服装品牌,别看这一小件衣服不大,它的价值可是不输一件女士晚礼的价格啊!”

沐暖晴又笑了一下,拿着衣服站起,“沐先生,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我爸去世多少年了?”

“二十多年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爸去世二十多年了,而艾儿这个品牌自创立到如今,也不过十八年的时间而已,”沐暖晴静静看着他,“沐先生,请问我已经去世了二十年的父亲,如何给我准备的这些问世才不过十八年的衣服?是他死而复生了,还是你跑到地下向他讨来的?”

”……”沐千森一张脸涨成青紫色,“暖晴,你弄错了吧?艾儿是法国最著名的婴儿服装品牌,怎么可能才问世十八年?”

沐暖晴勾起唇角笑了下,“你说的没错,艾儿是法国最著名的婴儿服装品牌,可你知道艾儿的成名史吗?它是一个华裔法人缔造的奇迹,不过短短十年时间,就将自己不满十人的小工厂,扩张为法国第一婴儿服装品牌,沐先生……”

她盯着沐千森的脸,目光沉静而讥嘲,“下次再做戏,拜托你做足了功课再来!”

给沐千森留下最后一抹讥讽的一瞥,她抓起手包往外走。

沐暖晴就要被他打动,可只是一个细节上的失误,便让情势急转直下。

眼看就要功亏一篑,他情绪激动的抓住沐暖晴的手腕,“暖晴,我承认这些衣服是我准备的,但是我向你发誓,当年你父亲确实为你准备了许多衣服玩具,只是时隔太久,已经找不到了而已,暖晴,我……”

“够了!”沐暖晴回过头冷冷看他,“沐先生,请你不要再白费心机了,以后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你们所有姓沐的人,都让我觉得恶心!”

甩掉他的手,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几分钟之后,高朝辉犹豫着敲门进来,“董事长?”

沐千森看了他一眼,暴怒的抓起桌上的衣服玩具狠狠扔在他的脸上,“艾儿这种国际知名的品牌,你居然不知道它问世还没有二十年,你白痴吗?”

高朝辉的脸被玩具上的棱角划破,鲜血滴滴嗒嗒的顺着下颌淌下去,却被沐千森的暴怒震慑住,僵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沐千森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狠狠骂了声废物,迈开腿大步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