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36如此真相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17 2014-12-13 17:04:03

  她很烦,她想离开,她一眼都不想看到这两个让她虚伪恶心的人。

她一言不发,绕过沐永福想走,沐永福却锲而不舍的挪动身子拦住她的去路,“暖晴,你听爷爷的话,你别痴心妄想把莫君清当成你的靠山,他不过是在骗你,利用你,他……”

“是谁在说我的坏话,在我老婆面前诽谤我?”包房的门倏然被推开,莫君清单手插兜站在门口,似笑非笑,温润的目光将屋内众人笼罩,明明眉目清雅,却偏偏带着质的威压,如一片片钢刀刮在人的骨头上,生生泛着疼。

沐永福呆住,“莫……莫总?”

他比莫君清大上两辈,但商场上从不以年岁论英雄,论财富,论地位,他比莫君清都要逊上几分,背地里说人家坏话被人家撞到,自然心虚,一张老脸都红了。

莫君清扫他一眼,没有答话,径自走到沐暖晴身边,环住她的纤腰,“老婆,你可千万别听一些没品的人背后嚼舌根,老公我对你的心天地共鉴,可昭日月。”

刚刚还烦躁不已的心忽然沉静下来,她抬眸看他,“你怎么来了?”

他亲昵的捏捏沐暖晴的脸蛋儿,“我来看看是谁搅的我老婆这两天心神不宁,尽和我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沐暖晴抓住他胸口的衣服,抬着头小声问他:“你都知道了?”

莫君清紧了紧箍在她腰间的手,“自己老婆的事当然要上心,省的不管什么杂七杂八的人都来欺负我老婆。”

沐永福也是商场上有头有脸的人,被莫君清这样指桑骂槐,脸上挂不住,沉声说:“莫总,暖晴是我孙女,我没有欺负她,我是在维护她,你敢当着我们老夫妻俩的面说,你对我们孙女是认真的,你没有玩弄她欺骗她?”

“我当然敢说,”莫君清庸懒的目光扫过去,“我已经和暖暖登记结婚了,现在她的合法妻子,是要与我生儿育女,共度一生的人,我喜欢她爱她尊重她,对她的爱绝对比那些只在嘴上说说是她的亲人,其实是打着亲人的旗号伤害她的人多的多,怎么,你不服气?”

“好!很好!”沐永福点头,“既然你自称是暖晴的丈夫,那很好,我们是暖晴的亲爷爷亲奶奶,既然是你是暖晴的丈夫,那我们也就是你的爷爷奶奶,是你的长辈,难道你莫总裁家中的教养,允许你对长辈这种态度?”

莫君清微微一笑,“沐总,您老的脸皮也未免太厚了些,我老婆二十年前就被你赶出家门了,人人都知道她是无父无母无亲无故的孤儿,哪儿又冒出个爷爷奶奶?捡现成的便宜也不带您这样的,一粒米一粒饭都没付出过,就想骗个这么漂亮懂事的孙女回家,您太异想天开了!”

沐永福没料到沐暖晴和莫君清一个比一个嘴皮子利落,被挤兑着脸红脖子粗,张口结舌,哑口无言。

李代倩是典型欺软怕硬的人,怕得罪了莫君清给沐家带来不利,换上一脸亲切讨好的笑,往前走了几步,“莫总,你听我说,当年我们不是有意要遗弃她,是因为我们请高人为她算算过命,说她是天煞孤星,命里克父克母克亲克子,注定孤独终老的命格,莫总您是明白人,也是贵人,千万不要贪图美色,误了自己的终身,凭您的身份地位,要什么绝色佳丽没有,一定要离这丫头远一点,你真娶了她,万一将你克死怎么办?”

如果说,刚刚沐永福和李代倩的话,沐暖晴都可以付之一笑,不以为然,那么李代倩这一番话,重重的戳到了她的痛处。

她没来由的紧张,小脸泛白,抓着莫君清胸口的衣服越攥越紧。

她怕。

怕莫君清会信李代倩这番鬼话。

虽然她从不信这些,但她怕莫君清信,她怕李代倩今天这番话会在莫君清心中埋下不详的种子,以后不管莫家遇到什么事,都会认为是她这所谓的天煞孤星带来的厄运。

还有前些日子他们失去的那个孩子,莫君清会不会以为那个孩子被她克死?

还有许南月、沈芳怡,他们相继横死,流言如果传出去,人人都会以为她是不详之人,莫霆川会怎么想,他还会让她进莫家的门吗?

她越想越怕,越想越怕,纤弱的身子像掉进冰窟里,冷的哆嗦。

“没事,别听她胡说,”莫君清垂眸看她,怜惜的将她抱紧,轻轻吻了吻她,“没事没事,我让你见一个人,你就不怕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惊惶的盯着他的脸。

他安抚的拍她,扬声冲外面说了句:“进来!”

门应声而开,路宽推了一个人进来。

那人穿着一身唐装,大概六七十岁年纪,留着两撇山羊胡,身材瘦削,精神矍铄,保养极好,只是此刻面色惨白,浑身瑟缩,哆嗦成了一团。

莫君清目光清冷的看着沐永福,“你认识他吗?”

沐永福辨别了一会儿,“他是……孙道长?”

“没错,他就是你们口中的高人,当年为暖暖算命的人!”莫君清微微扬唇,揽紧沐暖晴的纤腰,看着孙友德,似笑非笑,“孙道长,这位是我夫人,沐暖晴,今天有幸能请得您的大驾,为我夫人算一命,请吧!”

“不敢不敢,雕虫小技,怎敢在莫总面前卖弄。”孙友德额上的冷汗唰唰往下流,整个人抖的像筛糠一样。

路宽狠狠推他一下,“让你算你就算,哪儿那么多废话!”

孙友德被路宽推的趔趄了几步,差点摔倒在沐暖晴脚下,撩起眼皮,抖抖索索看沐暖晴的脸。

看了一会儿,他才战战兢兢的开口:“莫夫人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命格,旺夫旺子,多福多寿,福禄永康,富贵常宁,若是古代,这是皇后的命格,才官双美,夫子俱贵,命格好的不得了,好的不得了啊!”

“哦?是吗?”莫君清淡淡挑眉,“我怎么听说,二十年前你也为我夫人算过命,当年你说她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克父克母克亲克子,怎么如今全都变了?”

孙友德抖的更厉害,苦着脸哆嗦,“莫总,你有所不知,当年我就看出您夫人是大富大贵福禄永康的命相,但是因为被人要挟,我不敢说实话而已。”

“哦?”莫君清勾唇,“是谁这么大胆,敢要挟您这位世外高人?”

“是……”孙友德擦着冷汗瞟了沐永福一眼,吞吞吐吐的说:“是……沐家的大公子沐千森……”

沐永福先是一愣,继而大怒:“你血口喷人,你胡说!”

“莫总、沐总明鉴,在您二位面前,我连老鼠蟑螂都不如,怎么敢信口雌黄,胡乱污蔑,”孙友德苦着脸低头哈腰的装孙子,“的确是沐家的大公子沐千森找到我,我听人讲,沐家的江山有一多半是沐家二公子打下来的,结果沐家的二公子死了,按照法律,沐家二公子的遗产,他的遗腹子是第一顺位继承人,沐家大公子不甘心把沐家二公子的财产拱手让人,才找到我,想出这个主意,污蔑那个还没出生的孩子是天煞孤星的命,说她爹是被她克死的,沐家二老最疼二公子,只要一听这话,肯定不会认那个孩子,这样沐家大公子就可以把沐家二公子的财产全都据为已有。”

沐永福听的呆若木鸡,捂住胸口,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气喘如牛,“你胡说,你胡说!”

孙友德的脸几乎皱成麻花,“沐总裁,当着您和莫总的面,我怎么敢胡说?当年你们大公子还给了五万块的封口费,是我这辈子赚的最大一笔横财,说实话,你家大公子就是太抠门,他吞了你们家二公子那么大一笔财产,要是能大手一挥分我几十万,我早就远走高飞了,今天也不会被莫总抓到,把他当年做的一切都抖出来,所以说做人不能太小气,太小气有报应,这是真的!”

沐永福捂住胸口,呼吸急促,耳边嗡嗡作响,再也听不到孙友德的碎碎念。

他对沐暖晴并没有感情,他如今有这么剧烈的反应并不是因为心疼沐暖晴的遭遇,而是痛心大儿子的所作所为。

在他眼中,他的两个儿子一直兄友弟恭,堪称名门兄弟中的楷模,从不因财产的事有过干戈口角。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引以为傲的儿子,会在自己亲弟弟尸骨未寒的时候,去算计弟弟唯一的遗腹子,这要心思恶毒到怎样的程度,才能做的如此狠绝?

他既然可以这样算计自己的亲兄弟,对他这做父亲的又能客气到哪里?

如今他手中还握着沐家大部分股份,他对他还客客气气,万一哪天他把大权全都交出去,他眼里可还能有他这个父亲?

万念俱灰也不过如此,他呼吸急促,脸色惨白,惊的李代倩扶着他的胳膊,用力揉他的胸口,“你别气别气!”

“怎么能不气?畜生!畜生啊!”沐永福跺脚,痛心疾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