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20无事献殷勤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0 2014-12-08 10:30:02

  “还是算了,”孟歌笑着摇头,“医生不是让你多卧床休息?我娶的是老婆,不是厨娘,我混的虽然比不上莫君清,请两个厨娘照顾你还是绰绰有余。”

“我才不在乎你混的好不好,请得起请不起厨娘,”沈傲雪瞟了他一眼,摸了摸小腹,“只要你对我们好,别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孟歌忽然停下车,很认真的看她,“傲雪,我发誓,我会是个负责任的好丈夫,好父亲,你曾经经历过的事,这辈子绝不会再在你身上重演。”

她和钟浩之间的事,没人比孟歌更清楚。

“甜言蜜语谁都会说,至于做得到做不到就不好说了,”沈傲雪撇撇嘴巴,“你怎么看也不像个好丈夫好父亲,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我做梦都没想过有天我会嫁给你,我上辈子肯定是得罪月老了,这辈子被月老恶整了才会有今天。”

孟歌摇头笑笑,发动汽车,“有天你会知道,嫁给我,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选择!”

沈傲雪和孟歌一起回到孟歌的公寓,徐雅娴做了一大桌子菜,吃过饭之后,她想洗碗,被徐雅娴给推出来,“去去去,回房间歇着,你什么都不用管,把身子养好就行了。”

等孟歌把她送回卧室,她才发现她这是进了狼窝。

孟歌的公寓是三室一厅,孟谦和徐雅娴住一间,田可欣住一间,这样三间卧室就只剩下孟歌的卧室,所以晚上沈傲雪必须和孟歌住同一个房间。

她脑袋有点懵,就在昨天之前,她和孟歌还只是学长学妹兼多年好友的关系,他们甚至没有拉手亲吻过,今天一下子成了新婚夫妻,还要同|床|共|枕!

沈傲雪的东西都还没拿过来,孟歌找了一件自己的睡衣递给她,“去洗澡吧。”

“好!”沈傲雪扯过睡衣,进了浴室,锁好门,使劲儿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唉唉唉!

她到现在还云山雾罩的,她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了呢?

她怎么突然就成了孟歌的老婆了呢?

她磨磨蹭蹭洗了好久,才擦干身子换好衣服出去,孟歌借了孟谦那边的浴室已经洗好澡,穿着睡衣倚在床边等她,见她出来,将手中的杂志放下,起身迎过去,揶揄的笑,“我还以为你被热气熏晕过去了,你再不出来我就撬门了。”

与她家的别墅不同,这间公寓面积很小,卧室更小的可怜,房间的门窗都关着,孟歌走到离她很近的地方,近的她可以嗅到他身上沐浴后的清香,她瞬间觉得压迫感十足,往后退了几步。

孟歌却逼过来,伸手揽住她的腰,“躲什么?”

沈傲雪脸色爆红,嘴上却不服气,“我哪有躲?”

孟歌笑了声,垂眸看她。

他一直知道,沈傲雪是个美艳到嚣张的女子,如今大概是怀着孕,少了几分往日的飞扬跋扈,多了几分柔弱的女人味儿。

以前从未在她心上动过心思,那日要了她的身体,却一发不可收拾。

时时能记起她柔软的腰肢,滑腻的触感,发丝拂在他脸上的酥麻,那种达到极致的巅峰的快感,每次不经意想起,他就会狠狠给自己一巴掌,骂上句“畜|生”。

直到沐暖晴告诉他,沈傲雪有了他的孩子,先是震惊,而后竟是窃喜。

他以前的确是不婚主义,但如果和他组成家庭的那个人是沈傲雪,他丝毫也不抵触,反而很欣喜,很向往。

人就是这样奇怪,人心是世上最难测的东西,一次居心叵测的算计,让他看清楚他的心意,成就了他和沈傲雪的婚姻。

揽着她纤细的腰肢,想起那次的疯狂,身体起了明显的变化,他忽然俯身吻下去,沈傲雪猛然睁大眼,抗拒的闭紧嘴巴。

他先是浅浅描画,趁沈傲雪不注意,舌尖撬开沈傲雪的牙齿,深深吻下去。

他修长有力的手臂、宽阔结实的胸膛、混着沐浴露清香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以及不断加深的热吻,让沈傲雪渐渐迷失沉|沦。

一通深吻结束,沈傲雪迷迷糊糊捂着自己酥麻的嘴唇,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此刻揽着她腰肢的这个男人,已经是她丈夫了!

无论她摸她、亲她或者是更亲密些的事情,都是顺理成章,名正言顺!

她忽然扑倒在床上,抄过抱枕压住脑袋。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在这样??!

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好吗,居然就成了孟歌的老婆……孟歌的老婆!!

这个世界实在太疯狂!

孟歌被她扑倒的动作吓了一跳,“你慢点,医生不是说你不能剧烈活动,尽量卧床休息!”

“医生的话哪儿能信?”沈傲雪的声音又羞恼又愤懑,“医生还说我子宫后位不容易受孕呢,结果呢?”

孟歌将抱枕从她脑袋上扯开,扳正她的身子,将双臂撑在她肩侧得意的笑,“那说明我儿子基因优良又强壮,尽管房子差点,我儿子也凑合着住了!”

“你怎么知道是儿子?”沈傲雪不服,“也许是女儿呢!”

“女儿就更好了,”孟歌痞笑,“人家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晴人,我孟歌上辈子的晴人肯定风华绝代,国色天香,你要是给我生个女儿,那更是我的心肝宝贝儿!”

“……”沈傲雪磨牙,抢过抱枕用力砸在他头上,“三个月我就去做B超,如果是女孩儿,我立马打掉!”

鬼才给他生他上辈子的晴人,去死!

他们两个在这儿打情骂俏,培养感情,玫瑰园的公寓里,莫君清正在心疼的查看沐暖晴的烫伤。

沐暖晴皮肤一向细腻娇嫩,稍微碰一下就会红很长时间,更别说让半开的咖啡烫了,到了晚上,红肿的越发厉害,皮肤肿的通红发亮,好像随时会破溃一般。

沐暖晴笑着把手从莫君清手中抽出来,“真的没事,都没有起泡,只是有点肿而已。”

“这叫有点肿而已吗?”莫君清睨她,“都肿成这样了,明天请假吧。”

“不行,我请假教导处还要调课,很麻烦。”

“调课就调课,肿成这样怎么上课?”

“上课又不用手,没关系。”

莫君清摇摇头,摸摸她的头发,“我知道劝你辞职你肯定不同意,但是如果哪天你觉得做够了,我很愿意养你,让你在家做我的全职太太,嗯?”

“知道了!”沐暖晴半跪在床上,圈着他的脖子轻轻吻了他一下,“等哪天我做够了,我就听你的,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做你的全职太太。”

“乖!”莫君清回吻她一下,身子前倾,将她压在身下。

“你别闹,”沐暖晴用没受伤的手推他,“我都受伤了你还闹。”

莫君清低笑声,学着她刚刚的口吻说:“亲热又不用手,没关系!”

“谁说不用手,唔……”

抗议的话被他堵在嘴巴里,莫君清伸手把灯关了,一下一下舔|舐她的唇,说出的话断断续续,模糊不清,“傲雪都要做妈妈了,你们是最好的姐妹,你自己不能落后,以后我一定会加倍努力……”

“……”借口啊借口,以前傲雪没怀孕时,他也很努力好吗?

第二天,她刚走进校园,红肿的手背和手腕很快引来熟识老师和学生的关切问候。

她不喜欢撒谎,又不想说实话,于是只有模棱两可的一遍又一遍的解释,不小心打翻咖啡杯,被热咖啡烫到。

大家下意识以为是她自己不小心打翻咖啡杯烫到,纷纷嘱咐她下次一定要小心一点。

她一遍又一遍的说谢谢,笑的脸都僵硬了,不过被这么多人关心,感觉蛮不错。

辞掉政教处副主任的职务后,她又从政教处副主任的单独办公室搬回了原来的办公室,走进办公室,又迎来新一轮的询问。

让她意外的事,一向视她如眼中钉肉中刺的李艾可,在下午她上完课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居然在她对面坐下,递给她一管药膏,“沐老师,这是专治烫伤的偏方,效果特别好,我上次吃火锅时被烫到,用了两天红肿就褪干净了,你拿去试试。”

“李老师,你找我有事?”看着手里的药膏,沐暖晴满脑子里只有一行大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李艾可一向拿她当死敌,这次怎么可能这么好心的关心她?

李艾可也有些不自在 ,撩了撩耳边的头发,假咳了声:“沐老师,我早就想问你了,你和莫总……真登记结婚了?”

“是啊,”沐暖晴将药膏放在桌上,看着她微笑,“我们已经登记半年多了,预备今年五月举行婚礼,李老师有事?”

前阵子她和莫君清的事情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但八卦就是这样,来得快去的也快,新鲜劲儿过去之后,她和莫君清的八卦很快被新的八卦取代,最近已经很少听人提起。

“呃……我是想说……”李艾可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目光游移,“我听说,莫总和简少爷是好朋友?”

“简少爷?”沐暖晴愣了下,很快回过神来,“你是说司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